天上雲城

[全職高手│周江] 來自深夜的童話‧01

※ 周澤楷x江波濤

※ 血族+ABO私設

※ 小周大江寫過了,寫寫大周小江好不好?(被揍)

會先在[在水底寫字]更新

https://slashtw.space/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067&extra=

一個新坑,目標2萬字完結。

不准吐槽!


* * *

01.


那是個綴飾著大量黑蕾絲的聖堂,正前方最大的彩繪玻璃窗前掛著巨大的逆十字,中央的祭壇上放著一塊巨大的黑石,那大的足以在上面躺上三個人都嫌空,平坦光滑的石面上鋪著一張巨大的手工的黑蕾絲,只見一大群穿著黑禮服罩著黑頭紗的女性安靜的出現,她們手持著亮著藍色燭光的燭台以詭異而寂靜的步伐前進,圍繞著黑石錯落著步伐,就像是一場儀式,搖晃的燭光中門的那頭出現了與這個房間極為突兀的存在——一個包裹著純白麻布的少年。

一個比在場任何女子穿著的更為華貴的黑色盛裝的婦人出現,她伸手抱起這個熟睡的少年,她的動作就像是捧著一張紙般的輕盈,那些圍繞著黑石的女人們讓出了一條道路,讓那貴婦人通過,讓她將少年放在黑石上頭。


「——我們偉大的父親,這是獻給你的,純潔而珍貴的血液。」

「一個Omega。」

「鮮甜可口的羔羊。」


婦人伸手剝除了少年身上的白色衣物,講他赤裸的展開在祭壇上,然後四周的女人拋出了黑色的蕾絲將人覆蓋住,只若隱若現的透出底下少年粉嫩的皮膚。

就在這一刻,所有人的動作就像是凝結了般,被強力的氣場給壓迫的動彈不得,寂靜就像是病毒般的擴散開來,蝙蝠拍著蝠翼的聲音都如此清晰,藍色的燭火一瞬間全部熄滅,在這極度靜謐的時刻,每個人都依據這身份或跪或伏,那熄滅的蠟火,煙霧還幽幽的搖曳著,搖曳著,然後凝聚成一只白皙透亮的手,就像是珍珠般美麗,纖細而修長,並且,顯然是一個男人的手。


「⋯⋯」


那煙霧勾勒出了一個身型修長而俊美的男人,他的身體包裹在古典而奢華的黑色禮服之中,雖然那服飾的邊角有些褪色,顯現出了那件衣服真實的年齡,於此相反的是,男人有著張青年般的長相,就像是永遠的停留在他最美好的外貌般。

男人僅僅踏上了黑色的地毯,那匍伏在下的人們都自動的讓出了一條道路,男人的步伐鬼魅,就像是飄著般來到了黑石前,他撥開了那些黑蕾絲將底下的少年粉嫩的脖頸裸露了出來。


「唔⋯⋯嗯、」


整個漆黑的聖堂隨著少年低低的呻吟聲溢滿著香甜的氣味,那是Omega的信息素,每一個人都意識到了這股香味,但隨即,更強大的信息素像是將這股甜味全都吞噬殆盡般的覆蓋了整個聖堂,就像是玫瑰、又比那花香更加的濃郁,甚至帶著點讓人心癢難耐的血腥,然而卻刺骨而冰冷,在場所有人表情都在那信息素下顯得扭曲而痛苦。


「很好。」


沈默的男人像是極為滿意,伸手壓住那還閉著雙眼沒能醒過來的少年,他張開了那毫無血色的唇,底下兩根犬齒既長而尖,俯下身,朝著少年最柔嫩而氣味最強大的後頸腺體上咬了下去,鮮紅的血液在那瞬間流了出來,咬破的腺體中流出來的血液與信息素讓男人一向冰冷的身體,因為著溫熱的血液而發燙。他喉頭上下的動著,吞嚥著他美味的祭品,一口、兩口⋯⋯就在所有人以為男人會這樣將這個祭品徹底吃掉的時候,他鬆開了自己的口。


「⋯⋯」


他伸手抱起了顯然奄奄一息的少年,將他翻了過來,男人單手的力量都強大的驚人,也許是因為Omega向來就是身體過於輕盈,他割開了自己的手腕,明明是割開了皮膚,然而血卻沒有滴落出來,男人輕輕的吻了少年的眼皮,少年就像是被喚醒了般眨了眨眼,然後被虛弱的身體驅使著撲上了那有著美好氣味的創口之上,難以自拔的吸食著男人的血液。


「呵⋯⋯」


男人就像是被這一刻取悅了般溢出了一聲笑,然後一個揮手,男人與少年都同時消失在煙霧之中。



* * *

在一個種滿了似血半紅艷帶黑的玫瑰的花園之中,在那裡放著一副巨大的棺木,而這個花園在一座幽靜的古堡之中,而這個地方僅只有這個時節,才有些許的陽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將近兩個月的陽光,即便它微弱的都算不上金色。


「小周、小周⋯⋯」


砰砰砰、砰砰砰⋯⋯一雙小手拍著一個做工精緻的棺木,周邊的侍女全都退在最外圍,低著頭就像是沒看到這等失禮的動作,在那巨大棺木之中的,是她們的主人,在這過往的千年間,沒人敢如此冒犯還在熟睡的主人,然而她們也沒有這個膽子阻止那個還沒有她們高的少年,因為⋯⋯那是主人經過初擁儀式帶回來的「新娘」。


「小周、小周,你讓我進去嘛。」


吱啊,棺木的棺蓋鬆開了,裡頭伸出了一只手,少年就這麼拉著男人的手進了棺材裡,然後棺蓋就這麼掩上。他們血族的真祖陛下有著許許多多的名字,在這一千年間,他都稱作周澤楷。在他身上的Omega少年,是混血,畢竟血族在這一千年間已經沒有出生過一個Omega了,連Beta都微乎其微,少年的信息素就像清甜的水,將他獻上來的分支是這麼稱呼他的——江波濤。


「嗯?」

「想你了。」


江波濤趴在周澤楷身上的時候十分的安靜,他是個混血,而且體弱,一開始被周澤楷帶回來的時候,與其說是個人,更像是個寵物,只認周澤楷的氣味,「新娘」對真祖來說,是伴侶更是食物,初擁只是將Omega的信息素激發出來,讓純血的Alpha血族能夠享用的更加愉悅,然而周澤楷卻用自己的血一次又一次的不斷餵養他,不斷的為他淨血,不斷的進行著初擁,加強他的身體能力,直到如今他的腦袋已經發育完全充滿著各種想法。


「吻。」

「哎,現在嗎?」

「現在。」

「知道了。」


江波濤將自己的唇靠近了周澤楷冰冷的唇瓣,然而這並不是結束,僅只是開始,他舔著周澤楷的唇瓣將它們被自己的唾[   ]液濡[   ]濕,然後吸出周澤楷的舌頭含住,輕輕的,在自己的口腔裡用舌頭纏[   ]繞著舔著,然後順著舌身將自己的舌頭探進對方冰涼的口腔裡,一遍又一遍的溫暖對方的唇舌,他們的吻毫無疑問是帶著[  ]性[   ]含義的,江波濤是個Omega,周澤楷是他的Alpha,他們理所當然有過所有該經歷過的,真祖不見得將新娘做為伴侶,然而即便江波濤的身體做為Omega來說還小,發[   ]情期來的時候,周澤楷也沒有少做幾次——更別提初擁很容易引起發[   ]情期提前。


「淘氣。」

「⋯⋯好冰啊、」


與周澤楷的深[    ]吻之後,江波濤雙手捂著嘴呼著氣,然而即便是這樣,他也沒有從周澤楷的身體離開,仍然趴在他的胸膛上望著閉著眼正在休息的周澤楷。

這是他來到周澤楷身邊,有記憶有意識的第一年。



TBC...


评论(8)
热度(61)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