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塵埃落定】──24.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布喵Purinneko  繼續圈圈~

手感太好一直爆字,手感不好一直卡稿,不管哪個都好極端,可以加起來除以二嗎?(倒下)

===================

輪迴部隊裡的某個沒什麼人經過的迴廊底部,周澤楷正把他家忙得幾乎找不到人的副隊長壓在牆上吻個不停,明明隊長的工作也不少,但是任性如他,也不願意損失自己身為戀人的權力。

 

「唔……等!」

 

江波濤不喜歡這種腳都沾不到地,只能靠著周澤楷的身軀穩住自己的姿勢,卻掙脫不開也沒有協商機會。周澤楷一隻手指卡進江波濤的嘴裡,讓他無法闔上嘴,另一手揉捏著江波濤的胸,隆起的胸肌跟女性的胸部不同,並不軟但相當的厚實彈性。而且在江波濤的眼前欺負他的身體,最能刺激他的感官。

 

「唔,嗯——」

 

江波濤一但意識到自己避不掉,就很乾脆的沈溺在裡頭,而一旦放任下去,就會交纏的難分難捨,他覺得自己是個不起波瀾的死水深潭,周澤楷則像火焰,帶來了震撼,帶來了改變。等到周澤楷終於放過他的副隊長時,江波濤已經只能抱著周澤楷喘著氣了。

 

「你這人……」江波濤靠著周澤楷喘著,帶著一點埋怨。

「嗯?」

「算了,隨你吧。」

「嗯!」

 

他們暫時在這無人之處,兩個人安靜的待上了好一陣子,然後才一起走出來。

 

 

 

不過當他們一踏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團混亂,看到他們的驅魔師連忙上前來報告發生了什麼。江波濤聽到那些話的瞬間瞪大了眼,然後轉身朝著混亂的起源跑過去,推開了在自己前頭的驅魔師們,就看到有人試圖想把孫翔拉開,但是卻完全架不住他。

 

「孫翔!」

 

江波濤的聲音跟周澤楷的阻止幾乎是同時到達,只見幾個人都抓不住的孫翔,周澤楷一拳再一個格擋就停下了他的攻勢。

 

「你是輪迴部隊的一軍核心,你不該做這種事。孫翔,你不可以這樣攻擊自己的隊友。」

「是他們先的!是他們先攻擊,他們講你,那個講你——」孫翔看了眼江波濤,看了眼周澤楷,然後發現現在的場合不管講哪個都不適合,「總之就是出言不遜攻擊一軍嚮導。」

「我知道你想講的是什麼。」江波濤的表情看起來既無奈又傷悲,但是馬上又嚴肅的望了一眼地上不敢看著自己的哨兵,還有四周的驅魔師,最後看著周澤楷,接著無比嚴肅的說。「有關我在賀武的過往,那個傳聞確實是真的。我曾經在與人精神連接的狀況,利用這一刻將不可能打贏的哨兵殺死,利用精神引導的方式。」

 

孫翔聽到這段話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置信的看向那個在一群哨兵之間看起來完全不具攻擊性的江波濤。

 

「但是,我問心無愧,所有案件經過在聯盟都有備案,任何B級的小隊長階級都可以去授權翻閱,檔案代碼K653901,真的想知道不如自己去看完全部的檔案再來下定論。我先回去辦公了。」

 

江波濤看向同樣有些震驚的周澤楷,他忍不住勾起了一抹笑,我就說了,你真的執意選我,就事後不要後悔。他轉過身體往外走去,路上的所有人很自然的讓出了一條道路,沒人敢在這個當頭與江波濤接觸。周澤楷看了江波濤離去的背影,然後放開了架住孫翔的手,他沒有選擇第一時間追上江波濤,因為他知道現在的江波濤並不希望他在身邊。

 

 

 

跟哨兵的訓練環境不同,嚮導最開始的訓練環境是人數相當少的,在空曠且封閉室內,是個由特別金屬建造而成的樓層裡,完全隔絕精神力干擾。嚮導跟嚮導一起生活並不會造成彼此的精神力衝突,但是他們的情緒跟精神卻會影響哨兵,尤其是精神力一點也不穩定的年輕哨兵來說。

 

「嚮導,我們是驅魔師,是一個驅魔師隊伍重要的成員,卻不是前線戰鬥人員。那麼,我們是什麼?」

 

嚮導相對哨兵來說,都是一些相對自閉的孩子,既親近又疏離,嚮導上課的方式也大多是讓這些未來的嚮導們盡可能的去思考自己的嚮導力定位。某種程度來說,嚮導因為智力發展的太早,大多並不是那種很討人喜愛的類型,而是一群小怪胎。

 

「啊!」

 

一股嚮導力展開,四周的孩子們手裡的東西都浮了起來。這股力量似乎終於引起了四周孩子們的注意力,他們眨眨眼後望了望四周,最後將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人身上。

 

「嚮導,就是一切。」被忽視很久的人也不生氣,溫和的笑了笑。「記住了嗎?」

 

這個嚮導是當時的第一嚮導,做為培養下一代嚮導的講師,回到了訓練室裡上課,課程一旦開始,就要維持一段很長的時間。這個男人的精神力柔和的不可思議,做為嚮導是否最後都會這樣?這樣的問題,那個人只是輕笑著說,每一個人的精神領域都不太一樣,也有相對來說比較強勢的存在。時間過去,每一個未來的嚮導都長大了不少,成長並不見得都是好事,至少做為驅魔師而言,嚮導跟哨兵的差距問題就這麼擺在眼前,終於有一天,還是有一個人問了出口,那是個從過去都一直存在,卻始終沒有人願意問出口的問題。

 

「老師,嚮導是否一定比哨兵弱?」

「你這個問題討論起來很複雜,如果是依照人的身體強度跟戰鬥相關的基準來說,是的,嚮導是打不過哨兵的。」

 

那是個很挫折的事,至少對於一個驅魔師來說,未來前進的路只有一條,但這條路上卻注定永遠會比別人差一截,而且還是佔了『驅魔師』這個群體絕大多數的人種──哨兵。嚮導們被接進聯盟教導的年紀大概都是十二到十四歲,這一梯次的孩子最大也不過是十五歲。這似乎是一個慣例,所有的嚮導都必須在這一刻受到這層打擊。但很快的,其中有些孩子的眼神變得有些不同,似乎想到了什麼,但又同時有些猶豫。

 

「當然並不是完全沒有其他方法。嚮導不是軟弱無能之輩,大自然不懂說話皆能反撲,而我們自然也可以。只是,你打倒另一個人是為了甚麼樣的理由?是什麼樣的理由值得你拿現有的一切交換?」

「──作為嚮導的一切。」


TBC

评论(2)
热度(32)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