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0211][百日黄喻][Day 73]和平與喜悅

我打了一個BE文

OOC有

告白失敗,失戀前提。

不能接受的不要往下,不接受千里追殺作者。

作者不上天台!不進廁所!不約!

驚覺百日快結束了我還沒有發出當初說好的悲文,只好來趁機發發(被揍

謹慎,有雷勿入!

================

──失戀了。

 

剛過完二十七歲生日的喻文州看著自己的手機上的時間想著,看著前天晚上給黃少天發的訊息嘆了口氣,昨天心心念念的預備著那個人出來跟自己慶祝自己生日的後半段,趁著昨天那個機會給對方表白了心意。接著就看友誼會不會順著走向了盡頭,結果黃少天也許是喝醉了,也許是故意迴避了。

昨天結果一點回應也沒有,想了想,也許今天就會收到回覆了。

喻文州給了自己最後一次的機會,讓自己做個美夢,也許這場夢會實現,也許不會實現,不過,他也只給自己這一天的時間,當那LED螢幕上顯示了二月十一日最後一秒已經過了之後,喻文州沉沉嘆了口氣。接著他想了一想,就這麼撥了一通電話給一直在等他回覆的同窗,關於那個輪著調派到美國一年的委託。

 

「喂,是我,文州。上次說的那個我這邊沒什麼問題了。」喻文州聽著對方的聲音順著笑了笑,即便他其實根本就已經聽不出對方到底說了些什麼。

 

喻文州跟黃少天認識是在大學時期,他們視同宿舍的舍友,而且一住就是六年過去的情誼,黃少天念的是建築系,要畢業少說都是五年,畢製完成不了必須延畢的大有人在,至少黃少天就是這樣,他的畢製是一個公共住宅區的規劃跟設計,還是附屬在一個國營單位的贊助計劃裡頭,顯得特別龐大跟複雜。喻文州是唸生物科技的,做的研究跟計劃偏向比較新藥開發,常常長時間就宅在實驗室裡不出門,但他剛好接上考了研究所,於是跟黃少天住的時間比想像中的長。

 

『房間隔音好不好啊?我怕我半夜擺弄那些模型會吵到你。天啊,我已經被幾個舍友掃地出門了,說什麼我的作業很吵就算了,我的人比作業還吵,文州文州你看他們過不過份?』

 

黃少天是個特別吵的人。

其實並不是指那些意味,他是個總給人陽光朝氣的存在,又特會照顧人,某種程度還滿老媽子的,看不慣你的習慣還會忍不住湊過來唸你兩句,但是這些都是跟他夠熟,或是他覺得你可以給他唸兩下,他才會忍不住破功管管你。

 

『唉唉!不能這樣的,你襪子跟內褲給我分開兩個籃子裝。我洗我洗我洗!滾一邊去!』

『不對不對不對,我的老天啊,文州你這十多年的人生到底是怎麼過過來的?』

『看你這笨樣──』

 

──嗯,真心挺吵的。

喻文州坐在自己的床上看著自己房間裡要收拾的東西,耳邊又響起了黃少天叨唸的收東西訣竅歌,還有不准自己每次一嫌麻煩就想扔掉的習性,『不行不行不行──』

 

『文州、文州』

「少天。」

 

他想著,他會很想念這些。

在他站在機場的時候,他看著眼前的景物,突然浮現了第一次跟黃少天一起挑戰說走就走的那次旅行,他記著那些時光,覺得當時的自己真是勇敢,一開始說不出口的愛戀,拖了長之後,每一日都是折磨,每一日。

真的到了結束的這一天,他反而突然感覺到了一股解脫,壓在心上的大石被移了開,那裡早已被石頭壓出了一個洞,深不見底,讓全身虛浮。

 

他在新的環境,日復一日的過著生活。

悲慘的是,人不會有誰失去了誰就失去了生命,於是他活著,而且活得很好。而一如他所想,從他們那群死黨的近況中,聽到了黃少天的喜訊,他結了婚對象是個美好的女子,生活美滿,小盧學弟還去拜訪了幾次,可惜喻文州不在。喻文州覺得自己好像習慣了這份日常,他的心跳動著,就和與黃少天相識之時同樣,一如既往。

 

不到一年,他配合著公司的調派回到了國內。

他二十八歲了,跟家裡的感情不好,只是定期匯錢過去,沒有結婚的困擾,相親倒是不少,但是總沒有遇到合意的女子。才回到自己空了很長一段時間的住宅,打掃了一天,這才注意到掛在牆上的電子鐘顯示了今天的日期。

二月十號。

轉眼間又到了這個日子,他想起了去年這個時候他向黃少天表白了心跡。

 

『少天,我喜歡你。』

 

他頑強的不肯承認自己的心在痛。不承認那至今沒有被補上的傷口,所有他所編織的世界只是一個美好的夢,他活得很好,很好,很好。

 

──在沒有黃少天的世界裡。

 

 

FIN



评论(5)
热度(11)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