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塵埃落定】──26.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艾特 @布喵Purinneko  @呵呵,不過是小M6 

文章送印啦~拿到了報價單有點對不起學生黨了

這次做黑白封面+彩色書皮不同特殊紙(雙封面)燙金,加上十萬字的文章+五千字番外。

大陸的印調目前數量很少,如果印量太少的話就是等到灣家場次結束,賣剩多少再考慮進行對岸通販了。


秀一下美麗的裡封,愛死布喵大大啦~實際的封面字會是燙金色XD

============================

「這真是,太令人驚訝了。」


江波濤看著眼前的人大大震驚了一下,這已經跟眼前的人能力如何沒關係了,而是他本身的存在跟他名字有具有的地位跟傳說,完全跟現在的一切搭不上線。他現在的戰鬥代號先不提,過往的代號可是赫赫有名的──做為一個哨兵。百花部隊的第一任隊長,A級哨兵代號落花狼藉,精神領導『葬花』跟他當年所出的任務都還讓人記憶猶新,當然還有他因為感染逢魔過深失去了哨兵的戰鬥能力,人在遞出了退役申請之後,人就等同於人間蒸發,再也找不到他人也是一個傳奇。 


「孫……隊長。久聞大名,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 
「隊長什麼的就算了吧,我成為嚮導也不過是這兩年的事,難道還要向你問好嗎?都免了這套吧。」孫哲平揮了揮手,他雖然這麼說,但舉手投足儼然一副大將風采,把一旁的樓冠寧都給壓了下去。「嗯?怎麼叫你比較好?」 
「啊,我叫江波濤,孫前輩叫我小江也可以。」江波濤從善如流的笑了笑回答,但還是掩不住吃驚的問道。「前輩剛才說,是這兩年才成為嚮導?從來沒有哨兵轉嚮導的經驗,這?」 


樓冠寧在旁邊咳了兩聲,只見孫哲平皺了皺眉。然後轉過頭看了江波濤一眼,不可置否的攤攤手。 


「嗯,詳細的事恕我暫時無可奉告,不過如你所見,我現在已經是嚮導了。」孫哲平就像是證明自己所說的話,閉上眼凝起精神力,四周就像是血液又像是樹枝一般的精神領域展開。「呼,大致上就像是這樣。」 


樓冠寧身為哨兵對那展開的精神領域下意識地被衝擊到,身上的精神力不自覺地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回應,他手摀著自己的口鼻退了一步。 


「看來孫前輩是水系。」江波濤笑了笑說。 
「嗯,我感覺也是。」 


孫哲平收回了自己的嚮導精神力,樓冠寧看著孫哲平跟江波濤的對話,眼波流轉之間似乎想到了什麼,但他也還沒有急著決定,想了想決定還是等到事情成熟一點再說。 


「孫前輩的嚮導力是自主型引導,非經過聯盟安排的訓練,應該在施展上會比較辛苦一些吧?」江波濤談笑間也不掩飾自己的探問,眼神相對的銳利。「真心不考慮將這個狀況上報聯盟來幫助您嗎?」 
「嘖,這個超麻煩的。而且我也不太想遇見那些傢伙……」 


雖然驅魔師在這個時代,多半都是由聯盟統一訓練出來的,但仍然有少部分的驅魔師是私人訓練出來,雖然將資料上報給聯盟,但是拒絕聯盟所提供的各種訓練,只單純進行人員登錄的作業。所以到現在聯盟所登記的部隊,才會有那麼多非正規部隊。 


「唉,好吧。」江波濤想了想,然後露出了一抹笑。「我就暫時幫助前輩適應嚮導的能力吧,至於報酬,我想知道你們找我來的原因。」 


孫哲平跟樓冠寧兩個人對看了一眼,令人意外的是,相對於樓冠寧,孫哲平說話倒是沒什麼禁忌,就好像是認定了眼前的自己之後,就毫不遲疑,當然過於深入的話他也不會多講。這個特性他之前在另一個人身上看過,他也確實對這樣的人很難沒有好感。 


「我們這裡,沒有什麼信任不信任的問題,一切只看你自己。」 


樓冠寧笑了笑,某種程度他人跟傳聞中很相似,比起做為一個戰鬥人員,他還是更像是一個紈褲子弟。孫哲平作為例子在他的身邊,毫無疑問是吸引人的。 


「好好考慮吧。」這是孫哲平送江波濤回來的時候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事情比想像中的複雜。江波濤回到自己宿舍的瞬間總覺得有點疲憊,可能是因為各種事項接踵而至,可以算是應接不暇,而他其實很清楚自己沒什麼選擇。他又落入了跟當初在賀武那時很類似的狀況,他沒有離開,卻被放置著。說來很淒涼的是,同為驅魔師,嚮導雖然可以為哨兵付出很多東西,但是卻也只是付出而已,不被需要的時候,就是零存在感。即便是陽光、即便是空氣、即便是水…… 
震震震──他手上的手環在不合時宜的時間劇烈的震動著,對方顯然是江波濤特別設置的,他幾乎不接通來自輪迴部隊的慰問跟關心,不管是什麼樣的原因,不管一軍的成員如何挽留,能不能再回去也是未定天數,他何必給自己真正關心的人造成麻煩呢。況且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所做的事,會出現怎樣的結果。 


「喂,我今天接觸到了義斬的人。等等、有個意外,你一定不會相信的,孫哲平在那裡,作為嚮導。」 


那頭的人靜默了幾秒之後,又再次的開始說話,江波濤邊聽著應著,然後提出了自己的意見,來回幾次之後。 


「我知道了,我會試著。」 


日子不知不覺就過了兩個星期過去,江波濤幫助從未受過嚮導訓練的孫哲平試圖去接受嚮導跟哨兵完全不同的精神力,曾經是衝鋒陷陣的存在,如今卻憋屈的必須學著做為一個後援,在訓練的過程中,孫哲平卻沒有喊過一聲怨。江波濤並不是個喜歡去戳人傷口的類型,但是他看著孫哲平的無所謂,忍不住還是問了一句。 


「從一個威風的A級哨兵成為援護他人的嚮導,你似乎沒有適應不良的問題,真是令人意外。」 
「很意外嗎?」孫哲平看了江波濤一眼,然後笑看著玻璃窗外的景象。 


江波濤在他的臉上看到了一抹苦笑,然後那閉起又睜開的眼眸裡滿是歲月留下的傷痕,但江波濤卻總覺得這一刻的孫哲平就像是個和命運女神肩併著肩的旅人。 


「其他人也許會很意外,但你的話,我認為你會了解我現在的感覺。」孫哲平閉起眼,再睜開眼說。 
「嗯?」 
「我曾經是個哨兵,其實是個B級,外界把我美化的太多,不過不管如何,我也不認為自己做得不好,直到那一天,嗯,當我後來知道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再做驅魔師的時候,我失去了方向,我顧不上別人,如果聯盟救不了我,我就自己去救自己,那些年過去卻一點鬼屁都沒有,你知道嗎?」孫哲平說起來一點也沒有訴苦感,感覺就像是說一個喝醉酒趴在地上睡一晚的笑話,但內容卻讓人一點都笑不出來,「一直做為一個驅魔師一路生存到那一刻,突然才讓我放棄一直努力著的前進方向,一般人大概都要跑去自殺了吧?沒想到我還這麼頑強,一直賴活著。」 


看著孫哲平閉上眼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再說話,但這時江波濤並沒有應話,他知道孫哲平還沒說完,他很平靜地等著。 


「直到前幾年有人告訴我,我的身上有嚮導的能力,可以試試看將它開發出來,如果我願意再次成為驅魔師的話。」孫哲平轉過頭直視著江波濤,兩個人的眼睛在空中完全銜接在一起,傳遞那屬於他們才明白的事物。然後他轉過頭,恢復那蠻不在乎的模樣。「大抵就是這麼回事了。」 
「你說得對,我確實可以理解。」江波濤閉上眼,笑得溫暖和煦。「雖然這實際上沒什麼準則,但是我覺得前輩你會是個很好的嚮導。」 


孫哲平聞言勾起了一抹微笑,舒展了一下脖頸的筋骨。江波濤想著像孫哲平這樣的人,不管是作為哨兵或是嚮導,都會是個閃閃發亮的人物吧。 


「孫前輩,我有件事要跟你說。」江波濤想了想,然後笑著說。「不,應該說有個人想讓我傳些話給你,在適當的時機。」 


江波濤花了很多時間在引導孫哲平,可以說是竭盡心力,但他始終沒有答應留在義斬部隊,過一段時間必定回到自己的宿舍裡,他不知道外頭是怎麼說自己的,他也不想知道,也不會去理會,無論那些謠言傳的再糟糕都跟自己無關,但這次他回來的時候,他的宿舍前站著一個意外的訪客。 


「江。」 
「……小周,你為什麼在這裡。」 


其實他更想知道周澤楷為什麼會知道這裡,但是他腦袋轉了一下,就知道周澤楷怎麼找到自己的,他已經一個星期沒有回到這裡了,能夠撞上也真的是很巧。江波濤為自己的運氣默默地點根蠟燭,不過運氣不好也不只是這一次了。 


「不,不管你有什麼事,請你回去吧。」江波濤繞過周澤楷往上走,他的宿舍在二樓。 
「江!」 


周澤楷想要說的話還沒出口就被江波濤截去,他還來不及說些什麼,江波濤就已經快步地往上走,周澤楷大概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強硬江波濤有些愣住了,等他想起要抓住對方的時候,江波濤已經距離自己差個三步遠了,他隨即轉身兩個跨步扣住江波濤的手腕。 


「江!你等等──」 
「放手!你!」 
「我們談談。」 
「我之前就說過了,沒什麼好談的,所有的事都是決定好的。」 


周澤楷一瞬間露出了慌張的神色,然後用力的扯著江波濤,想把對方往懷裡扯,但是江波濤畢竟是個成年男人,他掙扎的太厲害,以至於周澤楷不能如願,力量過了頭江波濤的表情會顯得很痛苦,但是輕了又抓不住奮力掙扎的他。 


「周澤楷!」 
「跟我走!」 
「不!你這個人……」 


周澤楷一股作氣的把江波濤壓在牆壁上,他的手就壓在江波濤的胸膛上,掌心平貼在那心臟上方,他試圖想說些什麼,但是卻說不出口,江波濤一手抓著那個在自己胸膛上的手,一手按在周澤楷的胸膛上。 


「周澤楷,你明白的,就這樣了。」 
「我可以──」 
「不!你不可以。」 
「相信我,事情只能是這樣。你做不了什麼。」 
「江……」 


他們眼神對峙許久,最後周澤楷苦悶地皺起眉心,他收回那壓制著江波濤的手,總是有些事情無法簡單的解決,他總是弄不懂這些,他不明白,而事實上他的人生太過順遂,以至於他永遠也不會碰上這些,也是事實。他就這麼站著,直到江波濤離開他的身邊,開門然後關門的聲音接連響起,明明並不大聲,卻震耳欲聾。 


TBC

评论(2)
热度(37)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