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塵埃落定】──27.+28.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艾特 @布喵Purinneko  @呵呵,不過是小M6

大過年的,就一次上雙份啦~

微樂平(雙花?)劇情,其實我還沒設計他們的戀愛劇情,所以基本上應該是無CP,但是想說就打著吧,免得有人覺得感覺有CP(其實這一對好隊友怎麼寫都跟黃喻周江一樣CP味很重XD)

恭祝各位新年快樂~

===============================

『你想不想成為完整的驅魔師。』

 

這是在他拒絕了周澤楷之後的某天,在義斬部隊訓練完孫哲平後,突然有個哨兵叫住了他,告知他可以『像孫哲平一樣』開發自己身體的另外一部份的精神力。同時獲得哨兵及嚮導的能力,成為超脫所有變異者的一個完美的驅魔師。

江波濤問他『你是誰』。

他只笑著說,我來自嘉世。

 

「我不知道,原來義斬跟嘉世居然有來往?」江波濤不自覺的語氣中帶著嘲諷,他看著眼前的樓冠寧跟那個哨兵──應該要叫陳夜輝。「你們在明面上可是看起來完全理念不合、互相抨擊的狀態。」

「這個嘛,我只能說,畢竟是不會有永遠的敵人,況且講白了就是各取所需而已。」樓冠寧聳聳肩笑著說,「畢竟我們需要足夠的人手,而嘉世需要足夠的金錢。」

 

在場的並不只有陳夜輝跟樓冠寧,孫哲平也坐在一旁,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做劉皓的嚮導,但他現在的氣息,已經完全不像是個嚮導了。

 

「我們有著聯盟也無法超越的那些人的幫助跟技術,讓我們可以去研究怎麼做對驅魔師的未來更好。」劉皓朝著江波濤伸出了手。「不用再分哨兵或是嚮導,不用再依附著哨兵們所制定的規則,只看能力跟力量說話,這樣不是很好?我們觀察你很久了,受到哨兵各種壓迫跟強迫的你,應該可以理解的吧。」

 

眾人看著江波濤閉上眼沉默了數刻,等他再睜開眼時只對看著他的人們笑了笑。

 

「確實是很吸引人的提案。」

 

 

 

周澤楷去找過江波濤最後無功而返的事,不知道什麼時候傳遍了輪迴部隊,雖然一軍的幾個核心人物都不曾對這些謠言發表任何回應,不承認,也不否認。但是這樣的反應卻被有心人士當作是一種默認。新嚮導于念各種可圈可點,但是隊長跟方前輩始終都沒有鬆口接任副隊長,大多數的人都覺得,這是因為一朝被蛇咬的效應所致。

 

「我不信。」

 

也倒是有些人對這些謠言一律放作放狗屁,這些人裡面多半是跟江波濤來往比較頻繁的或是受到江波濤幫助過的人,當然這些人都是部隊裡面相對性格比較衝動的一根筋還佔了大多數,譬如說那個為了江波濤曾經揍過人的孫翔。即便杜明跟呂泊遠都已經有些猶豫,也沒能動搖他的想法,也許是好奇、也許是為了堅定自己,他們問了他原因,孫翔大概沒想過這些太多的枝微末節,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說。

 

「因為這裡是輪迴,江副會回來的。」

 

 

 

這時候的江波濤正在陳夜輝的帶領下適應現在的『嘉世』,來到這裡前大概在義斬部隊待上了兩三個月,然後來到這裡之後,也被觀察了好一段時間,不知不覺一季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看著眼前四周的各種詭異的景象,與其說這裡是驅魔師的部隊,不如說是一個巨大的培養皿,說不清自己現在是什麼樣的感受,但拿他們的說法來講,這裡會是新世代驅魔師的起源地。但此刻的江波濤的嚮導力只感覺到各種特殊的精神領域,混亂而又迷惘。

 

「這還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啊。」江波濤注意到陳夜輝正在注意他,眨眨眼笑著回看了過去。

「哈哈,不用這麼拘謹,是嚇到了吧?」陳夜輝笑了笑,也許只以為江波濤是被嚇到了,出言安撫了他。「這也沒什麼,我一開始的時候也是會害怕的。」

 

陳夜輝本來只是個C級哨兵,C級,基本上是哨兵的職階裡面特別不上不下的存在,若是D級,那大概就只是完全的小人物,變異的能力多半只體現在增強的一部份能力上,在驅魔師的隊伍裡大概就是作為清小怪的類型,但是C級的話,他們的五感比起D級強上很多,但是比起可以化出精神體的B級又顯得沒什麼實質的作用。

 

「害怕只有一開始而已,後來我得到了這些力量之後,打敗了很多過往完全不可能戰勝的A級哨兵,將他們戲耍得團團轉,你真該看看我們是怎麼在邊境跟霸圖那些傢伙是怎麼被我們整成甚麼樣。哈哈哈!」

「邊境?」江波濤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將腦子裡的意圖藏在笑彎的眼底。「是最近在某國邊境三番四次讓霸圖去征討的驅魔任務嗎?」

「就是就是,雖然一開始的夥伴都死了,但是作為數據資料倒是夠用了,之前輪迴的幾個任務也是,那些人實在太不中用了,才提升了一點力量就失控了。完全維持不了自己的意識,虧這些人還是B級的,一點用都沒有。」

「所以那些妖魔其實都是嘉世的驅魔師嗎?」

「啊?基本上不是,登錄在案的哨兵或是嚮導死亡是很麻煩的,讓聯盟幫我們處理的,大多是一些還不算是驅魔師的變異者。」陳夜輝笑著揮揮手,一副如果可以的話,這樣也比較簡單。

「原來如此。」

 

陳夜輝轉過頭繼續跟江波濤介紹眼前的一切,也許他們是真心深信這一切將會給予所有人一個不一樣的未來,因此完全沒有感受到任何一絲的異常,也覺得所有人都應該對這一切感到無比的認同與肯定,正因為這樣他沒有注意到江波濤眼底那抹混亂而複雜的眼神。

 

 

 

即便沒有江波濤,輪迴也已經上了軌道。某種程度,聯盟最初的盤算已經達到了,但就算如此周澤楷也一直沒有提出更換輪迴一軍的副隊長跟主嚮導,雖然大家都默認是因為江波濤的事太複雜無法短暫決定這樣重要的事,但是幾近半年的時間過去了,周澤楷依然無聲無息,而聯盟一直冀望著周澤楷成為葉修之後的第一哨兵,周澤楷的毫無動作讓他們傷痛了腦筋,這超脫了他們的盤算。

 

「周哨兵,新的嚮導做得如何?」

 

問話的那個是聯盟主席馮憲君。他三番五次的託人探問都得不到好結果,最終只好自己傳令讓周澤楷來聯盟由自己來親自詢問,作為一個B級哨兵,若不是因為做為一個管理階層的職位,不然也無法向A級哨兵傳令或是詢問,周澤楷因為是在聯盟長大的,多少還溫和乖巧些,前一位第一哨兵葉修就真的是桀傲不遜的代名詞。

 

「……好。」

「聽聞輪迴最近出的任務越來越順遂,那很好。」

「嗯。」

「不過你們隊伍裡還沒有副隊長,這個情況是不是要好好想一下?」

「有想。」

「有想嗎!那就太好了,好好想清楚。要知道正規部隊就算沒有硬性規定,還是要有個符合門面的副隊長,之前──」

「那個……」周澤楷擰起了眉,看了一眼標示的時間。「時間到了,該回去。」

「啊?好好好,你先回去吧。」

 

周澤楷一離開了聯盟主席的面見室,就靠在牆上大大嘆了口氣。他不擅長去應付這些需要說話的場合,這些不能合他心意的語言來回不像簡單又直接的戰鬥,他這種時候就分外的想念那個在這上頭為自己分擔很多的人,腦中浮起的是那個人一開始擔任副隊長還有些生澀的模樣,不小心講錯的時候會不自覺地眨眨眼,那時候外表鎮靜但各種慌亂的那傢伙,朝著自己丟來一個求救的眼神,那是特別的可愛。

 

「唉……」

「唷,這不是小周嗎?怎麼會在這裡。被馮主席叫過來的啊?」

 

一個並不太陌生的聲音突然叫住了周澤楷,他轉過身看過去,聲音的主人咬著沒有點燃的菸就站在那,那人看起來就是來哨兵大樓辦點事,剛好遇到了他。而這個人,可以說是驅魔師這個世界裡最為人所知的傳奇人物。前第一哨兵──葉修。

 

「葉前輩。」周澤楷站直了身軀給葉修行了垂首禮。

「欸,乖。」葉修也不是個會害臊的傢伙,大大方方地就接受了後輩的禮節。

「前輩有事?」

「嗯?有點事想找你談談來著。」葉修也不囉嗦,直接挑明了說。「想跟你談談最近的任務跟之前你告訴方銳的那些事情。」

 

周澤楷眨眨眼,他想著當初方銳那麼費盡心思地瞞著,為什麼事到如今又打算跟自己說了?周澤楷有自知之明,他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變化,才會突然又準備告訴自己了。他想著,到底這麼做值不值得。跟他外表給人的形象不同,周澤楷其實是個很精細的人,他可以為了一件事奮不顧身,但同時他也會評量這一切的價值。

 

「嗯,談。」周澤楷沒有考慮的太久,他的腦中閃過了一個可能性,他想他知道這些變化的原因。

「走吧,我們換個地方。」

 

葉修一身紅底白紋的興欣部隊的哨兵制服,看起來平添了幾分瀟灑跟帥氣。雖然跟周澤楷站在一起,還是多少遜色了幾分,加上過去事件中造成他現在的精神威壓大不如前,但也還足夠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


『無浪,隊長發狂了!』

『我操,我們怎麼打的過A級!』

『就不能誰想想辦法嗎!』

 

檔案代碼K653901。

賀武對上B級感染性妖魔的那一次任務的戰鬥記錄編號。當時的賀武隊長為林河,戰鬥代號怒濤奔流。嚮導為江波濤,戰鬥代號無浪。在處理目標妖魔的過程中,對方因為逢魔之地的擴張而在戰鬥中升級為A級,事實上已經超過了當時賀武可以處理的狀況,但怒濤奔流不知道為何不願意進行撤退,並且試圖將整隊人馬往深處繼續推進,並且殺傷周遭的隊友,造成混亂,身為嚮導的無浪在自己的精神領域內,對怒濤奔流進行了精神力的牽制未果,隨即在精神領域的範圍內利用精神力引導其精神混亂致死。

根據無浪的供詞表示當時的怒濤奔流已經被感染了逢魔狀態,精神力非常不穩定,而且處境相當的危險,無法照正常程序解除精神領域後,由哨兵自行處置,再重新展開精神連結。

 

『死人是無法偵測精神力量異變的,這樣的供詞也可能只是你的一面之詞。』

『你的所作所為,會造成哨兵對嚮導毫無必要的恐懼。』

『驅魔師之間的關係,是一種哨兵對嚮導的絕對信任,更準確地說,是來自嚮導對於哨兵的絕對無害,即便那對嚮導來說也許有些受辱,但這是必要的。』

 

江波濤在那一刻,確實深切感覺到了身為嚮導的無力感,身為一個驅魔師,身為一個嚮導,他很堅持自己當下的想法絕對沒有任何的錯判,他一直以來都是溫和如水的嚮導,只有這一刻卻如此的激進。

只因他確實不甘心。

 

 

 

「你決定好了嗎?」

 

孫哲平看了一眼江波濤,沒想到走到這一步居然如此的漫長,江波濤此刻並不是穿著輪迴的驅魔師制服,也不是穿著嘉世的驅魔師制服。只是單純穿著方便活動的服裝,看起來更像是個來某個部隊參觀的一般青年。

 

「最後一步了,沒什麼好猶豫的吧。」江波濤回給對方一個微笑。

「說的好。」劉皓在這個時候走近了他們,堆起了滿臉的笑容。「歡迎你加入我們。」

「要麻煩你多幫助我了,我也不知道我能做到什麼。」江波濤笑著與劉皓握了握手。

「別這麼說,比起哨兵,還是嚮導更加的好溝通,至少我們的處境都是一樣的,那些執迷不悟受哨兵圈養的嚮導才是什麼都不懂。哼,雖然我也曾經期待過,在我看清一切前。」劉皓握了握江波濤的手之後,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然後露出了嫌惡神情一閃而過,但馬上又笑意盈盈。「那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所有的一切都會改變,讓誰也不能小瞧我們!你也是這樣吧,之前在賀武的時候也是如此,明明你做的並沒有錯,只是因為你是嚮導,就遭受那樣的待遇,若是哨兵可能就一點事都沒有,這一切都如此的不公平。」

 

劉皓很是興奮的模樣,覺得同為嚮導又受到哨兵不公平待遇的江波濤,毫無疑問的是跟自己同一類的。像這樣的夥伴,他們才會有共同的目標,才會了解這一切的苦心。

 

「輪迴也是如此的糟糕,聯盟都發話讓他們選新的副隊長,看來你真的一點回去的機會都沒有了,周澤楷無法跟嚮導聯結,明明是你引導的緣故,一群忘恩負義的狗東西。」

江波濤閉上了眼,再睜開眼笑著說:「過去都過去了,現在是新的開始。」

「你說的對,現在才是開始。」劉皓一瞬間愣住了,在他還想講什麼的時候,江波濤已經結束了這個話題,但同時,卻也抓不出任何的違和感。他看著江波濤,然後轉過頭說:「我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已經在聯盟所設下的『塔』的周邊,安插了相應的人手部屬,最終目的是要破壞聯盟大樓,那三位一體的建築物,本身就是一個發信台,從這個磁場裡所發散出來的力量,可以壓制逢魔之地的產生,相反的,破壞了這個建築物,我們就可以增強屬於我們的精神氣場,藉此引導更多人成為完美的驅魔師。」

 

劉皓是一個擅長安撫人心的類型,雖然幾乎所有的嚮導都具有這樣的特質,但是劉皓的精神氣場更為明顯,明明這些個計畫一開始總覺得似乎不太可能,但是他總是能一點一滴的說服他人這些會有用途的,這一切都會變得更美好。加上他整體異變之後,那種感染力完全被無限的擴大了起來,就跟陳夜輝的能力增幅的難以置信一樣的狀態。

他所覬覦的「聯盟」,是這片榮耀之地的正中心都市裡的最高處,只要身為驅魔師對那裡都不會太陌生,只是平常那裡還算是個非常繁榮的地方,因為他也是這個沒有任何國籍的榮耀之地的首都位置。跟一般的國家都市唯一不同的,就是名為「塔」的建築物,與聯盟大樓的三個建築物相對應,一共三個巨大的驅魔塔佇立在城市的邊緣。

 

「當適當的時機的時候,那些部屬好的妖魔會在同一時間,出現在這三個塔的周圍,陳夜輝會做為主力部隊攻擊這些礙事的東西,然後其他大部隊都派遣出去之後,聯盟這裡只要有些小狀況,義斬還有嘉世必定會接到指令回返聯盟處理這些小狀況,趁這個時機我們就能簡單的從內部進行聯盟大樓的破壞。」

 

這個指令簡單到不可思議。但卻不是天方夜譚,比起攻佔跟取代。破壞,永遠比想像中的還要簡單,尤其聯盟這個已經幾百年沒有被人重視的建築物,首先各個部隊各有自己的基地,其次誰都不會想到,原來這棟建築物本來就具有穩定逢魔之地將它的魔力鎮靜下來的磁場。

 

「時機到了,我會通知你們,大家隨時準備好。」

 

劉皓將大部分的事項都告知了現場參與的人之後,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也是所有人要回返自己的部隊進行事前作業的時候,現場的人並不多,但是規模卻很龐大,江波濤想著依劉皓的個性不可能做得如此的精密,肯定是有人更清楚、更擅長讓每一個分工都很緊密卻幾乎不需要太多交流跟環節。樓冠寧跟劉皓那頭還在談一些事,這頭江波濤注意到另一個跟自己一樣靠在牆邊的中年男人,但突兀的是,這個人一點也沒有變異者的精神波長,更像是個一般人。也許是因為江波濤的視線太過直白,那個人突然轉過頭也望向這邊。

 

「你是嘉世的人?」

「嗯,我屬於嘉世。」那人淺淺的一笑,但是笑容裡掩藏著混亂跟無奈。

 

最終他們並沒有深談下去,江波濤一直小心的不去過多探問其他人的事,若不是因為這樣,要是他們再多聊個幾句,也許就會發現那個男人,其實就是嘉世部隊的幕後贊助人──陶軒。不過即便如此,也改變不了那之後的命運,畢竟這時候的嘉世,已經沒有回頭路了。這次的行動,只怕就在這半個、一個月內。

江波濤只怕也沒這些時間去認識這些人,劉皓這邊的變異者為了讓他們保持同時具有哨兵跟嚮導的能力,使用了比較特殊的催化劑,但是在這些變化的時間內,他們精神極其脆弱,這段時間內需要有能力完全且夠強大的嚮導進行引導跟安撫,劉皓雖然曾經自己試過,但他本身的精神領域就已經相當不穩定,根本無法勝任。於是這些人的性命,就靠著江波濤的精神領域吊著,因為劉皓需要大量的戰鬥人員。

 

「目前這樣,應該夠穩定了。」江波濤擦去了額頭的汗,看起來一臉疲憊。

「辛苦你了。」

「嗯。我得去休息一下……暫時誰都不要來吵我。」

「好的。」

 

江波濤一路走回了自己的房間內,關上門的那一刻,他深深地吐出了口氣,然後手指輕輕彈了一下自己的嚮導手環,看著它呈現通信的顏色。

 

「就在最近了。」

 

 

 

這一天,榮耀之地陷入了一片群魔亂舞的狀態,三個塔被大量且高階的妖魔佔據,就像是有著人的智慧一般的難以對付,一般的部隊根本應付不來,九隊高階正軌部隊與十八隊非正規部隊全數出動,就在半天後,狀況並沒有被壓制下來,聯盟本部反而出現了妖魔的蹤跡,但是比起塔的狀況,聯盟這裡狀況輕微的多,於是他們選擇召回義斬跟嘉世聯手進行驅魔。

所有的狀況就與劉皓當時的計畫分毫不差,順利的難以置信,在江波濤跟著劉皓等人衝進聯盟的那一刻,卻發現有一個人就等在那裡。因為聯盟不能吸菸,所以他只咬著一根沒有點燃的香菸就這麼站在那等。

 

「葉修!」劉皓咬牙切齒的看著眼前的人。

 

眾所周知的,在孫翔接任隊長之前,嘉世部隊的隊長一直是由葉修所擔任。而在葉修待在嘉世的那段日子裡,劉皓一直是做為他的嚮導而存在。

 

「劉皓,沒想到你會變成這樣。」葉修顯然是被劉皓此刻的模樣驚訝到,一瞬間有些發愣,但隨即被他身上那強悍的精神力拉回了注意力。

「哼,現在我可不是過去的我了!」劉皓像是注意到了葉修的忌憚,頗為得意笑了起來。「曾經的那個『不需要嚮導的第一哨兵』,葉修,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而我現在是多麼的完美,不管是哨兵或是嚮導的力量,我都擁有!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弱小的存在。」

「你……」葉修皺起了眉心,將嘴裡的菸收進了口袋裡。「這樣混亂的精神領域,就是你所謂的完美?」

「你什麼意思!」

「變異者本來就是因魔力之地的出現進而分化的存在,也許哨兵跟嚮導有一天終將合一,但也絕對不是你現在的模樣。」

 

葉修一邊說話,他的精神領導已經探頭出來,小小一個火蜥蜴拍動著雙翼搖動著尾巴,一個轉身化成數十倍大擋在偷襲葉修的人前,嘴裡的火焰噴出逼退那些傢伙。

 

「你現在的模樣比起人類,更像是妖魔啊。劉皓。」

 

 

 

聯盟大樓的下方,被分配在聯盟大樓待命的百花撩亂可說是無聊的無以復加,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一隊人馬出現在他的眼前,應該說某一個人,即便再遠、即便只有一個背影,他都能認得出來,絕不可能認錯。開什麼玩笑!

 

「你們在這邊等著!」

「等等,你──」

 

他毫不猶豫地從躲藏處跳了出去,就這麼一路追了上去,他突然一個轉身拔槍將左面撲上來的妖魔亂槍轟飛,但他腳一沾地立刻就發現情況不對,四周湧上了大量的妖魔,他一個旋身精神領導化出一隻藍色的巨鷹凌空飛起,雙翼飛舞之間撒下散亂的閃電像花一般的炸開,把湧上的妖魔硬是轟殺了一片。

 

「煩不煩人啊!」

 

就在他被這些個東西鬧到煩不勝煩的瞬間,一道厚重的劍光砸了下來,遊走在閃電間補上了空隙,劍風飛散之際,帶著火熱的腥氣,是血、是花瓣、是火焰──這個人毫無疑問的是……張佳樂這一刻回頭看去,只見那個無比熟悉的人就這麼跳入了戰圈之中。

 

「還是脾氣這麼差啊。」

 

兩個人的背碰上的瞬間,張佳樂想問「你這些年都去哪了」還是「你這個渾蛋到底都做了什麼」或是「去你大爺的」……他想了很久再見的時候要說些什麼,但最後他什麼都沒有說。千來萬去終歸一句──人沒事,比任何事情都還要來的重要。

 

「要上了,速戰速決,我可撐不了太久。」孫哲平看著手裡不太穩定的葬花,默數著自己的極限。

「獵尋。」張佳樂神情一凝,喚回空中盤旋精神領導。

 

只見那隻巨鷹化為點點藍光包圍住張佳樂,身上滿是各種彈藥裝置,張佳樂是個驅魔槍用的很好的高手之一,但是他最得意的技術,卻不只是用槍。只見他們不需要任何口號暗示,一個炸雷開始,瞬間雷光、子彈還有炸彈的火光交錯,在如花瓣飛散的劍風之中,一時轟聲雷動,響徹整個聯盟大樓,敲響了名為「瘋狂」的戰鬥交響樂。

一陣煙硝過去,他們各站在一邊。

張佳樂看著從自己來處追過來的霸圖夥伴,另外一邊則是孫哲平背著自己的景象。那把重劍在消散的紅光中褪去了武器的模樣,精神領導可以有各種模樣,大部分是動物。但孫哲平的葬花卻不是一般的動物,而是一個半透明的尖耳女性,這就是為什麼當年身為B級哨兵的他,卻穩坐著隊長的位子。

 

「葬花,謝謝妳。」孫哲平將曾握著那把劍的手湊在胸口。

 

閉上眼,再睜開眼。他沒有回頭直徑的朝著那些正等著他的人,後頭的張佳樂似乎這一瞬間才發現了他身上繁複而細緻的白制服,那是嚮導的顏色。他詫異的看著那個走的一派瀟灑自然的男人,他看著他展開他的精神領域,像血液的脈動,更像是枯枝。

 

『喂,你知道有一種開花的樹,因為它不常長葉子,所以要是它沒有花的時候,看起來就像是枯萎的死木。』


TBC

评论(2)
热度(36)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