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塵埃落定】──29.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28


 @布喵Purinneko 

忘記放這周的,假日過得好快QWQ

開工之後很多事忙到現在。看到小夥伴說這禮拜都沒有更新,才突然意識到

全文網路放置,福利番外不公開。

========================== 

「嚇啊!」

 

葉修手上的千機傘簡直就是變化莫測,劉皓跟葉修打起來的時候,那些在後頭的屬於興欣的人馬也出現將那些礙事的低階人員打了起來,興欣的核心驅魔師還在遙遠的三塔之一對付那頭的高級妖魔跟嘉世的驅魔師,這裡只有接應葉修的C級哨兵幾人。

若是過去的葉修,此刻劉皓的戰鬥力他還不見得放在眼裡,可惜的是現在的葉修戰力大不如前,自從那次大戰結束之後,精神力時好時壞,此刻又沒有嚮導在旁,打起來雖還是行雲流水,但明顯力道不夠。

 

「哈哈哈哈,葉修,我看你還能撐多久!唔,義斬那些傢伙,怎麼還沒出現?」劉皓的精神領域相當的混亂,已經無法感知到外界的動態。嘖了一聲,他決定殺死眼前的葉修作為破壞這個世界的第一站。「不管了!這樣也罷!」

 

這麼決定之後,他毫無保留的開展自己的力量,如同妖魔一般混亂的精神力顏色壟罩著他,可以說現在的他已經一半不是正常人類的狀態了,就在他一掌揮開葉修綿密的攻擊,要給他致命一擊的瞬間,一道槍響從劉皓的背後響起,他連忙躲開的瞬間,就在同時金色的精神領域不斷地延伸出來,圈住了葉修──快速的連結成功,穩定了他的精神力,讓他快速的遠離劉皓。

 

「江波濤!」

 

這金色精神領域無比的特別,任誰都不可能錯認。一直被晾在一旁的江波濤此刻正展開自己的嚮導領域,但卻不是連結嘉世的驅魔師,而是幫助了身為敵人的葉修那一邊。

 

「趕上了?真是有夠慢的。」喘著氣的葉修看著一直默不作聲的江波濤,只見對方報以一個微笑。

「趕上了。」江波濤手裡舉著的驅魔槍,毫無遲疑的對著劉皓。

 

劉皓不可置信地看著江波濤,在他最得意最重要的一刻,卻突如其來的叛變了?劉皓的身軀因為憤怒而幾乎半融,幾乎看不出人類的型態了。那頭的江波濤卻笑的如同春日的陽光,他的周邊完全是清空的狀態,沒有任何一邊的人──不管是嘉世或是興欣。

 

「你是葉修的人!你竟敢!」

 

就在劉皓看準了江波濤是必須最先除掉的那一刻,他奮力地撲了上去,意圖將人撕裂成八塊十塊的,江波濤動也不動的站在那裡,就像是完全閃避不及,但劉皓的爪子卻先碰上了一支急閃而至的長槍,那東西對劉皓來說也是熟悉的難以錯認。

 

「卻邪?」

「哈囉!」

 

在他眼前的青年正是他之前的隊長,孫翔。只見那個青年藉著長槍的槍柄借力使力,彈開了劉皓之後,再用力地揮出兩個槍風將人逼退的遠離江波濤。劉皓回頭一看,葉修的身邊已經站著杜明跟呂泊遠。再看回來,江波濤的身前是孫翔,身邊是已經舉起槍的周澤楷,他一手把江波濤圈著,儼然一副保護者的模樣。江波濤對著周澤楷笑了笑,接著轉過頭跟著其他輪迴的人一起盯著劉皓。

 

「歡迎回來。」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還有謝謝。」

 

聞言,孫翔臉上掛了個大大的笑容,朝著杜明那頭揚揚下巴,杜明笑著聳聳肩、然後擺上了個壯士斷腕的表情,看起來是輪迴內部有什麼賭注了,江波濤雖然很想知道他們賭了什麼,不過這些可以晚一點再問。

 

「葉前輩,義斬的人應該已經前往嘉世進行前置作業了,你可能要趕快趕過去。」江波濤想了想時間,越過劉皓跟後頭的葉修說道。

「知道了,這裡就交給你們了。」葉修退開了幾步之後,就朝著外頭跑去。

 

劉皓接連著知道自己同盟的義斬跟一些散軍居然全都是臥底,只感覺到強烈的怒氣衍伸到四肢百骸,他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本來可以一口氣殺掉的人就這麼走了,而且以後未必有這個機會。他的腦裡突然閃過了一個聲音『劉皓,你在戰鬥中別想著太多無關緊要的事,不夠專心是會致命的』,劉皓搖了搖頭,他突然想不起來這是誰說的話。

 

「劉皓,你是個擅於說話的人,但是你說錯了很多事。」江波濤接著深吸了口氣,那總是帶笑的臉上難得莊嚴肅穆。「首先,我不是葉修的人,我是輪迴的人。這很重要,千萬不能搞錯了。」

 

 

 

孫哲平看著眼前已經來回反覆來了很多次的地方──嘉世部隊的總部。在他作為驅魔師──作為哨兵的生命終結之時,這裡所蘊含的力量,讓他有機會以嚮導的身分繼續作為驅魔師生活下去。對此他充滿了感激,但是同樣作為一個驅魔師,他無法承認那逐漸扭曲的精神領域會是整個榮耀之地未來的模樣。

 

「在想什麼?」樓冠寧扛起了一把厚重的劍槍。「莫非是捨不得?」

「你在說什麼笑話?」孫哲平回頭白了他一眼。

 

他全力展開自己的精神領域,就像是血脈也像是樹木,將義斬部隊的哨兵全部連接在一起。現在這就是他的身分,也是他所能做的事,而且他覺得自己做得很好。

 

「義斬部隊,讓我們名符其實的做我們該做的事吧!」樓冠寧周身精神力熱烈地揚起。

 

 

 

『我願意,為這個嚮導做擔保。』

『是的,因為嚮導過於稀少的緣故,所以在評選上也許有些漏洞,但我認為做為嚮導所具有的資格……』

『至少在我的眼裡看來,這個人完全符合做為嚮導的資格。』

 

江波濤閉上眼,那個站在自己面前為自己辯護的嚮導身影還清楚的映在眼前。他想著,也許在那一刻,他才算是真正的理解了嚮導做為一個驅魔師的意義。那個溫和的男聲有著一張清秀的臉、高挑的身材,如水一般的清澈透靜的精神領域。他再次睜開了眼,眼前是已經漸漸失去人形的劉皓。

 

「其次,你不配做為一個嚮導。」江波濤看著眼前勃然大怒的劉皓,卻因為跟輪迴的戰鬥人員纏鬥而無法衝上來。「你說過,你曾經看過我的檔案,那你絕對沒有看完全部的紀錄,因為我的不甘心,只有一開始。而且並不是為了這個驅魔師的制度裡對於嚮導的不公,我氣的是因為那些人試圖為了維持嚮導的柔弱可欺,而想要讓我放棄我的夥伴們,並且以此為例,將之後所有驅魔師的性命罔顧。」

 

孫翔、杜明跟吳啟交錯著將他壓制在一定的範圍裡頭,呂泊遠則負責抓漏將所有可能的空隙都填上,然後周澤楷用超絕的槍術對他持續造成大範圍的傷害。江波濤的精神領域則擴散到四周的戰區,指揮其他對付其他妖魔跟嘉世的驅魔師的戰鬥人員。

 

「我是氣得很,因為我覺得那一刻所有的一切都是錯誤的。即便我清楚,因為我曾經在精神領域裡殺死與自己連結的哨兵,這一件事情當時與我連結的所有哨兵都將會造成不可泯滅的傷害,當時我所做的事,跟你的完全不同。你只是想要粉飾太平而已,請不要把我與你相提並論。」

 

江波濤閉上眼,想到的是嘉世部隊深處那些幾乎已經化為妖魔的實驗品,想這樣泯滅人心的事,不管曾經發生過怎樣的事,身為一個嚮導都絕對不能做出這些事。

 

「做為一個嚮導,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可以創造出讓所有驅魔師的精神獲得安心平穩的領域,我們是嚮導,相似於世界,我們就是一切。雖然嚮導很稀少,所以在評選時難免有些寬鬆,但是一個真正的嚮導,更具有負責任跟承擔一切的準備,我們代表的是驅魔師的母性,而你做為一個嚮導,完全是不合格的。」

「你這個被哨兵圈養的狗!虎扯!」

 

劉皓突然一個大吼,一瞬間居然出現了聲波彈,江波濤雖然使用精神屏障想要後援,卻仍然沒來得及擋住全部,給了劉皓一個空隙趁機逃出封鎖範圍。此時的劉皓已經不是人的模樣了,下半身只剩下煙霧狀態,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糟了!讓他跑了!」

 

周澤楷第一時間放出碎霜在上空俯瞰卻一點也線索也沒,就在這時江波濤的周身圍繞著金色的光芒,一隻嬌小通身雪白的小狐狸甩動著尾巴跑了出來。看到大家都在關注牠,似乎有些害羞地躲了躲。

 

「沒事。他不會跑多遠的。」江波濤朝著劉皓消失的方向一指,雪白的小狐狸立刻全身毛豎起。「去吧,天鏈。」

 

天鏈得令之後,搖著尾巴以極端靈巧的動作快速的奔了出去,眾人看向半年不見突然進階的江波濤,突然感覺自家副隊長似乎是越來越厲害了。

 

「副隊你什麼時候練了這招我們怎麼都不知道。」

「靠,這小傢伙是搜尋用的嗎?」

「天啊天啊,我們輪迴感覺明年有望成為驅魔第一部隊了吧?」

「副隊,超強!」

 

突然從緊張的情緒裡回到了正常狀態,這回四周幾乎都是自己人,輪迴的大家開始七嘴八舌開始討論起來剛剛的驚喜,眼前的狀況讓江波濤不禁搖了搖頭,對於這幾個傢伙實在是哭笑不得,即便半年不見跟大夥也毫無距離感,這點讓他感覺到一點欣慰,當然大家貧嘴歸貧嘴,各自的精神體都已經追著天鏈去了。就在這時候于念的身影才遠遠趕了過來,才從外圍的戰區跑進來的他,手上捧著的是江波濤放在部隊房間裡的制服外套。

 

「副隊!歡迎歸隊!」于念跑得臉都紅了一片,就為了給江波濤送上這件輪迴制服。

 

江波濤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感動把眼眶染成了半紅,但現在不是時候。看著周遭的所有人,突然感覺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他接下了衣服,抖開之後往身上一披,套上了屬於自己的隊伍制服。這一刻輪迴這個大家族總算是全員到齊了,周澤楷可以感受得到江波濤柔軟而又溫熱的內在。

 

「出擊。」周澤楷這麼說著。

接著震耳欲聾的「是!」響徹這一片天。

 


评论(1)
热度(50)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