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塵埃落定】──30.(完)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28  29

 @布喵Purinneko 

完結了> <
感謝各位一路看到這裡,晚上夜深人靜再來偷偷寫一些心得。

============================ 

劉皓並沒有逃的多遠,他試圖逃到最接近逢魔之地的區域,一次增強力量之後,再藉由自己的能力展開一個暫時的庇護所,但是可惜他的一切想法都太過天真,當他化形起的那一瞬間,來自孫翔的一招突刺就已經追擊到,然後下一秒杜明的冰渣同時衝進了戰圈內,呂泊遠也隔著一點距離補上了攻擊。

 

「吱吱……」天鏈完成了任務之後,就連忙跑回了江波濤的身邊。

 

只見天鏈蹭蹭江波濤之後,牠周邊顯現出帶著暗色的金鍊子。劉皓的周邊不斷地顯現出了冰與火的波動圈困住了對方,這個能力來自於天鏈從周澤楷身上借來的力量,本來就算嚮導自身擁有精神體,也不會顯現出除了本體的能力之外的精神型態,但是因為江波濤跟周澤楷兩個人是精神從屬關係,周澤楷可以掌控對方的力量,同時江波濤也可以從他的身上借取能力。即便互相從屬的精神關係,也不見得能做到這一層,絕對要兩人之間有著絕對信任才做得到。

 

「該死──該死!」

 

周澤楷不斷輪替著手裡的荒火跟碎霜,給予劉皓痛擊,但是因為他本身是嚮導為基礎異變的妖魔,所以精神領域恢復的相當快速,即便周澤楷跟孫翔兩個人加上江波濤利用天鏈的能力互相支援相差不到零點一秒也無法徹底根除這個目標。

 

「天鏈!」

 

江波濤突然心念一動,叫回了天鏈,只見那個小東西就這麼衝向了自己的本體,化為了一把略寬的短劍,握把處的鍊子鈴鈴作響。他也跟著衝進了戰區,他不需要直接殺傷到本體,只是比剛才更快的速度做出波動圈支援周澤楷跟孫翔,就在劉皓幾乎被接連不斷的波動圈壓制在一個特定範圍的同時。

 

「江!」

 

周澤楷喊了一聲,突然朝著有一段距離的江波濤衝過來。江波濤點點頭半蹲著身,由下往上揮舞著天鏈,就在這時周澤楷藉著天鏈寬厚的刀身往上一跳至半空中,雙手的荒火跟碎霜在一瞬間化成了一把長狙擊。

 

「最後……」

「退!」

 

當周澤楷按下板機前一秒,江波濤已經先行後退,而所有人早已在精神領域裡面知曉了即將發生的事情,都在這一刻急速地向四方逃竄,猶如核彈爆炸般的大爆炸一瞬間劉皓連個渣子都沒有留下的被轟得粉碎,而那半空中射擊的周澤楷在呂泊遠的精神體掩護下偏離了範圍逃開。而那頭還在轟聲不斷,好一陣子才結束火光跟爆炸。

 

 

 

「我操,這個超強的。」

「隊長你什麼時候有這招的?」

「真的好厲害。」

 

江波濤一群人躲在一起看著那頭兇殘的景象,這頭沒什麼生命危險之後,倒是聊得極度歡樂。都快把隊長的男神歌給做出來了,不,應該是快要完成了,至少當周澤楷一個人走過來的時候,似乎隱隱約約地聽到「周澤楷是我們的男神──偉大的──輪迴之神──」之類的聲音。輪迴部隊終於又開始恢復了日常的歡樂跟狀態,這點比任何事都還重要。

 

「江。」周澤楷不以為意的喊著江波濤,那個跟自家隊友玩得不亦樂乎的人。

「隊長叫我?」聽到叫喚,江波濤這才笑著丟下了隊友往周澤楷那湊近。「怎麼了嗎?」

「波濤……」

 

江波濤看著周澤楷的眼突然失去了聲音,雖然只是喊著自己的名字,他的聲音裡頭卻有著濃濃的思念,雖然他那張俊美無雙的臉因皺起的眉心打了一點小小的折扣,但西施捧心亦美的別有風情,意識到自己亂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是為了能穩住自己維持理性的這一刻,江波濤感覺到自己的胸膛上湧上了一股壓抑已久的思念,他原以為自己只是忙到沒有時間去想這些,沒想到只是自己藏太深連自己都騙得徹底。

 

「澤楷……我想你了。」江波濤笑著主動伸手抱住周澤楷。

「我想你。」

 

既然現在已經不需要再藏,江波濤從來也不是個被動的角色,但這一刻的主動讓周澤楷徹底有了他終於回來的感覺,也把對方緊緊的抱住,即便力量過大其實有點痛,但是對他們兩人來說卻一點也不在意。

四周的人看著兩個人緊緊的抱在了一起,時隔半年,確實是久別重逢。本來想揶揄個幾聲或是鬧個痛快的,看到他們如此的反應,在場的各個光棍即便很想舉火把喊燒,但想到他們家隊長那毀滅世界級的戰力,立刻感覺到一股不可侵犯、不可猥褻的神聖氣場,一個個紅著臉看天看地看身旁的人甚至看手環傳來的訊息。就是沒人敢試著把目光轉到那個明明只是擁抱,卻讓人看得都不好意思的兩人。

 

「對了,消息傳過來了,那一頭的陳夜輝也被霸圖的韓隊揍到連個影也沒有了。」杜明為了緩解一下他們幾個走不掉的電燈泡們的尷尬處境,於是講了一下其他戰區的消息。

 

 

 

這頭以嘉世根據地為中心的戰事也差不多落幕了,認真說起來身為變異者、身為驅魔師,他們的敵人從來就不該是自己人,不該是人類自己這邊。葉修獨自一人一步步地走進了義斬他們特地隔出來的一個小隔間,裡頭有個人是葉修必須要來見的人。

事實上嘉世部隊若只是劉皓跟陳夜輝幾個傢伙,說不定還成不了什麼大事,但是有了房間裡的這個人,或說他所擁有的相關人脈跟勢力,所有的情況都會顯得有些不同。葉修在被告知這個人是誰的時候,著實的詫異了十幾秒,如今卻是那個人主動要找葉修。葉修不自覺一個深呼吸後推開了那扇門,裡頭的那個人並非穿著任何驅魔師的制服,而是一件剪裁立體合身的西裝,而這個人顯然很適合這樣的穿著。

 

「我完全沒有想到你也會牽涉到其中。」葉修的感覺很矛盾,對這個人的情感跟對他所做的事記複雜也生氣。

「唉,我一開始也不知道事情會這樣發展的,臭哥哥。」

 

那個人轉過了身,有著一張跟葉修完全一模一樣的臉,只是葉修更不修邊幅,而這個人顯得打理得很好。他是葉秋,葉修的雙胞胎弟弟。但是跟葉修不同,他完全無法成為驅魔師,應該說他的體質連變異者都勾不上,是個再正常不過的正常人。

 

「葉秋,你老實說這件事父親有沒有牽扯在其中?」

「你事到如今問這個其實也沒什麼必要性的,反正你查不出什麼來的。」

「別耍嘴皮子,我只是想知道事實。」

「好好好,爸不知道實際的狀況,他只知道我是打算要做救你的事。」葉秋看著葉修那一整個有些煩躁的臉,反倒輕鬆的笑了笑。「看你煩惱的樣子其實挺有趣的,不過這是真的,畢竟嘉世部隊跟那一派有接觸,可以研究出解救你的方式。」

「用這種方式!」要是對方有點悔意也就罷了,但眼前的弟弟卻顯然一點也不感覺自己做錯了什麼,太清楚他的個性這時候葉修反而咬牙切齒地說道。「你有沒有腦袋?爸要是知道了你是用這麼多人的生命搞出這種東西,我知道你從小就叛逆……但是沒想到你思考這麼逆天膽大!」

「大哥,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精神力急速衰退,已經造成你的身體負擔不了的狀況,這樣的情況是很致命的?」葉秋擋下了葉修的話,接著說。「你信不信都無所謂,當我參與其中的時候,情況已經是這樣無法回頭了,但我並沒有參與到那些會讓你或是爸不能接受的部分,我所要的,只有這個東西而已。」

 

葉秋從桌子那頭推了一個手提的小保險箱到葉修面前,葉修挑了挑眉,打開了手提箱裡頭只有一管藍色的藥劑,還有注射的針筒等工具。葉修看了之後,抬頭看了葉秋一眼,然後蓋上了手提箱蓋,不得不說他對這東西此刻是排斥的。

 

「這個藥劑,是可以讓你的身體恢復正常,在你因為感染逢魔後對抗失控所急速消耗的精神力。」葉秋看著眼前閉上眼深思的葉修。「哥,你好好考慮吧。」

 

知這眼前的這個人不是自己想說服就能說服得了的對象,葉秋決定讓葉修好好想想其中的利害關係,自己走出門讓驅魔師將自己帶走,只留下他一個人還在房間裡。

葉修只覺得這一切的狀況實在讓自己難以置信,這些跟自己相關的人參與的一切,讓事情變得更加的複雜。就在這個時候,箱子裡突然有細微的震動聲,葉修愣了一下,隨即將箱子打開,箱蓋上有著一層絨布,葉修將它撕掉之後,下面是一個跟驅魔師手環類似的發信系統,葉修看著正在光的通訊系統,選擇了接通。

 

「你好,我該稱呼你……葉修吧?不用看著四周,我不在你可以追捕的範圍,請讓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個藥劑的主要研究者,你可以稱呼我『Eyck』。」

 

 

 

從塔那邊回返聯盟報告的張佳樂,就這麼巧也遇上了回返聯盟報告義斬相關事項的孫哲平,只見他一個箭步上前,抓住了那個似乎有些訝異的男人。

 

「喂!孫哲平你大爺的,你別以為當初那樣就兩清了,我會再去找你的。」

「你這個人怎麼總這麼放不開過去。」孫哲平失笑了,然後嘆了口氣說,「我知道了,我會在義斬那裡恭候大駕的。這樣可以嗎?」

 

孫哲平伸起了雙手擋住感覺立刻就會一拳揍上來的張佳樂,他並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好臂張佳樂這樣抓住的理由,但今日這一戰,他也不再有再見到這傢伙的顧慮,他們都過得很好,這一點無庸置疑。

 

 

 

所有與劉皓相關的事件都暫且收了尾,至少江波濤順利地回到輪迴部隊,而嘉世部隊並沒有因此完全消失,葉修當年帶出來的新一代驅魔師將會接任嘉世部隊的隊長,目前年齡最小的A級哨兵邱非。但這個紀錄很快就會被藍雨部隊的新人所取代,現在還是個實習哨兵就已經跟著藍雨部隊實戰學習。

江波濤回到輪迴之後,首先第一件事就是老實交代了所有的事情,從他進輪迴之前就跟葉修有接觸,一直到半年前自己的身邊開始出現了各種狀況,正好利用這件事成為臥底,方明華也想利用相關的事件一口氣拔除輪迴裡頭的渣子,藉此將輪迴部隊的成員做一次去蕪存菁。

 

「沒想到方前輩跟江副居然是串通好的。」

「而且還偽造隊長命令嚇我們!」

「還不肯跟我們聯絡,一失聯就是半年!」

「奸詐……」

「喂喂喂,你們等等,又不是只有我這麼決定的!」江波濤立刻就遭受眾隊員外加一個隊長的撻伐,他連忙求饒。

 

被大家嘮叨了三四天之後,終於決議讓江波濤帶著一群人上館子吃一頓好的當作了賠罪。當然這些東西安撫得了其他人,卻安撫不了已經憋了半年的惡狼──呃,他是說周澤楷。江波濤陪著周澤楷按上了好幾天的假單,兩個人一起從客廳滾到床上,再從床上滾到浴室裡,再從浴室裡回到床上的日子──江波濤可真是這一輩子就只想經歷過這麼一次就好。

 

 

 

「我這次本來想試著順便找找看跟小周相關的事。」

 

江波濤趴在周澤楷身上的時後突然想起了這件事,他們倆個明天就直接回返崗位上,所以兩個人早早就上床休息,但因為兩個人是胡亂廝混了幾天下來的,現在準時在規律時間床上躺著反而沒什麼睡意。

 

「嗯?」周澤楷聽著。

「有關你的父母或是你遺失的過去都好,想說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些本該屬於你的東西。」江波濤看著周澤楷那雙晶亮的眼睛說著,「我希望你不再被噩夢侵擾,也想你快樂。」

「有你在。」

「嗯?我知道嚮導的力量可以讓你安定,但是……」

「不是。有你在。」周澤楷抱著江波濤翻過身,將他壓在身下。「有你在。」

「我靠,你這人好肉麻,你到底跟誰學壞了!」江波濤愣了幾秒之後,滿臉通紅略有不甘的抱住周澤楷。「還我以前那個未開封的周澤楷。」

「嗯,拆封不退?」周澤楷笑著親上那總是掛著淺笑的唇。

 

 

 

這是一場夢,江波濤站在一個奇妙的位子上,他想著這應該是周澤楷的夢。

自己所看著的是第一次見到周澤楷的那一天的自己,那時他們還沒有見過面,至少是周澤楷從沒見過自己。在周澤楷的世界中,所有的一切都顯得如此的吵雜而又令人煩躁,他的精神力強大到對於四周過分的敏感,但只有這個走到自己面前來的「江波濤」,是安靜沉穩又發著光。柔和吸引目光到不可思議……周澤楷的目光追著、黏著,把每一個「江波濤」都記在了腦海裡。

他可以感覺到,周澤楷內心不斷迴盪的「我愛你。」

江波濤很少去思考為什麼周澤楷會喜歡自己,因為他可以感覺到來自周澤楷深切又熱情的注目跟感受,從他們相連的精神迴路中一點一滴地傳遞過來,沒有一刻中斷,也許對於他人會感覺顯得過於緊迫盯人,但對於江波濤,他是不可能有一絲厭惡的,因為自己也這樣的喜歡這個人。

 

 

 

江波濤睜開了眼睛,眼前是隊長房間的天花板,他轉頭過去看著身邊熟睡的戀人。

 

「我也愛你。」

 

 

 

『你是我宿世種下的花,即將在塵埃裡盛大綻放,開在我今生必經的路上。』

──出自《疑似風月集》。

 

 

 

── (正文完)


评论(14)
热度(93)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