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韓張][ABO]一樁相親發生的慘案 05

※ 韓A、張O

※ 私設有

※ 小心避雷

※ 我家的樂哥特別帥,是個好A。求不殺(頂鍋蓋跑)

 @我就一個人  @瑞仔   @問花落處   @萌雨雨  @布喵Purinneko 

還有誰沒有矮特嗎?

我就是想燉鍋肉,為啥前文如此漫長......(揉臉)

前文

一樁相親發生的慘案 01

一樁相親發生的慘案 02

一樁相親發生的慘案 03

一樁相親發生的慘案 04

===============


不,韓文清真的生氣了。

 

張新杰要重新修正自己的評斷,躺在醫護床上看著韓文清丟下一句話之後,讓周遭的Beta醫護人員好好照顧自己就離開了。雖然韓文清看起來兇神惡煞,不是指長相,而是那種表情跟言行給人的感覺,但是他其實真心在生氣的時間不多也不長,多半是一時不耐煩或是「滾」而已。

 

雖然這樣對某些人來說已經夠可怕了就是──張新杰在內心偷偷的吐了個槽。

 

不過自從他們成為隊友的這幾年的時間以來,除了開會時的唇槍舌戰,就是最開始磨合時期的兩個人都同時被對方惹毛的時候。當時的自己可是完全發揮了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跟這個全世界公認最可怕的霸圖大神、霸圖隊長你來我往的廝殺──好吧,其實沒這麼嚴重。

 

張新杰一個人躺在床上東想西想。

然而寧靜結束在隊醫女士來到的那一刻……

 

「身為一個Omega──」

 

媽媽啊,張新杰默默的把韓文清前綴的「全世界公認最可怕」改放置在這個比自己年紀只大上了兩歲的女隊醫的前頭。當那特別妖嬈的美女一檢測出他的身體狀況的瞬間,馬上開始進行了一番有關於張新杰對自己的性別身體的各種深度探討,一邊做著相關的醫療檢測一邊開始沉痛的教誨著張新杰──教誨以五千字起。

 

「我……」

 

張新杰試圖想要回個嘴什麼的,但是眼前的女人抓著他的檢驗報告正在暴怒,以下萬字計──於是他只好乖乖的蔫在那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了張新杰住院之後的一連串的日子,來探病的張佳樂毫不猶豫地笑給他看。張新杰默默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然後靜靜地等這個前輩笑完。

 

「張新杰啊,我不得不說你這次真的處理的太差了。」張佳樂一點同情心都懶得給的笑了笑,不過看到張新杰已經必須在醫院待到醫師指示下來之後,他就打定主意不再多說什麼了。

「我……確實是思慮不周。」張新杰雖然還有些倔強,但是確實自己這麼做是不好的,他現在可以理解了。「我只想到如果這場比賽輸了,霸圖就要連比三場。隊長,這麼連續消耗對霸圖不好,但我……」

「新杰,老韓跟我們沒有那麼不濟,雖然老是有人嘲諷我們老將老將來著,但我們技術水平一點都不老,根本不用擔心我們,而且你還是搞錯了重點。」

 

張佳樂畢竟曾經身為百花的隊長,說起話來的嚴肅感並不比韓文清差,而說話的條理又比韓文情更加的清楚。張新杰靜靜的聽著張佳樂說,表情看起來很是嚴肅,但又看起來在思考些什麼。

 

「我們是Alpha……而你是Omega,這意味著你的立場相對性的必須更注意點。」張佳樂除了對於榮耀之外,一般做為朋友總是有些吊兒啷噹的,看他跟葉修兩個人平常那樣你來我往的小孩子脾性,鬥歸鬥感情可比跟韓文清比起來深厚。但是這一刻倒是顯得非常的深邃,講話意味特別深長。「老韓這次氣得不清也是正常的。小張啊,我跟韓文清那人都是從榮耀初期就一路奮鬥的選手,當時的聯盟還沒錢搞這些有的沒的建設,電競圈多得是那些狗屁倒糟的破事,例如有Omega在競技中發情期來了,所以還曾經有段時間想過要不要乾脆禁止Omega選手,有些隊伍還有Omega裝成Beta,結果差點被強姦的事。」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張新杰的臉上很平靜,但是眼底多少有些不服氣。

 

張佳樂定定的看著張新杰,嘆了口氣後搖了搖頭。

 

「跟你說件事,我從來沒跟別人說過的事。」張佳樂眨眨那雙漂亮的眼睛,接著說。「我剛剛說的那個Omega偽裝成Beta差點被強姦的那事,那個Omega是我以前隊上的隊員,而我就是那個差點把人給強了的Alpha。」

「!」

 

什麼?張新杰突然腦裡的機制全部斷線,非常驚訝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不能怪自己這麼驚訝,主要張佳樂看起來真的皮白肉嫩的,要不是愛染頭髮頂著個造型頭,看起來真心很年幼,周刊上還常常一而再再而三把他的性別抓出來質疑。(張佳樂表示有玩沒完,青筋。)

而這樣的人,竟然,差點也差點……把人強了?

 

「所以我說吧,Alpha是沒有理智的。那天韓文清還能把你扛著扔醫護室,我也覺得挺強的。我可不會在那時候靠近你,你懂得,這是為你好。」

「嗯。我明白了。」張新杰莫可奈何的點了點頭,感覺起來算是終於屈服了什麼。「隊長那邊我會親自去說的。」

「哈哈哈,那就交給你了。」張佳樂抓抓頭,說實在話他可以來找張新杰聊聊這事,卻不是那麼好跟韓文清談。

 

張新杰跟韓文清總有個人要服個軟,放個台階,但很明顯這個人不會是韓文清。張佳樂聰明,張新杰也不笨。

 

「張前輩,我就問一聲。」張新杰還是沒忍住,還是問了出口。「那個Omega呢?」

「啊?他啊,中間雖然有點波折,但,現在是情人。」張佳樂豪不在意的說出口,但表情還是有些平和,這對張佳樂來說,應該是最開心的表現了。「對了,你怎麼這麼快可以會客,身體狀況怎麼樣了?」

「雖然接下來會有點麻煩,不過不會影響半個月後的比賽。」張新杰目不斜視的說著,看上去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嗯。」

 

 

 

張新杰四五天後出了院,回到霸圖第一天沒有參加團體集訓,只做單人訓練,訓練結束之後找了韓文清打算道個歉也順便說聲謝謝。

 

「隊長,我進來了。」

「嗯。」

 

張新杰一進去,背對著他的韓文清還做著那個手速訓練,如今的韓文清仍然沒有改變多少,但是學會了多一點的保留,備著下一秒的爆發,這一次他過了上次沒有過的訓練,雖然沒有那麼漂亮,但也昭顯了他還能再撐一段時間。張新杰從來沒有什麼偶像崇拜的想法,但如果這個感覺算得上的話,那他肯定全心信仰著眼前的男人。

這是他們霸圖的信仰指標。

至少是現在,至少是他的心裡。

一如既往的存在,過去,現在……張新杰忍不住閉上了眼,是呢,包括未來。


TBC

评论(11)
热度(76)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