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韓張]【天命】(完)

※ 劍三PARO
※ 韓文清丐幫,張新杰萬花
※ 不準跟作者討論邏輯問題(。)

※ 收入在灣家 ICE場的 韓張ABO [一樁相親發生的慘事] 限量20本無料


別問作者為什麼封面像是凶殺案現場XDDDDD

 @布喵Purinneko 

===


「我說你,就你。」
「這裡是我的地盤,你,滾去別的地方休息。」


若要問那萬花谷的張新杰第一次見到韓文清的感覺,那肯定是「好個脾氣沖天的乞丐」。
同樣都是少年,張新杰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著那髒兮兮的小乞丐一個霹靂啪啦的怒罵就把人給罵走的景象,無分男女老幼。而奇怪的是這個村子裡,沒有一個人對這個現象有什麼怨言,多數人就摸摸鼻子走了,要是有人想跟那個小乞丐的嗆聲,還會被人拉住。
甚是奇怪。


「老丈人,深吸口氣,好,停在這,再慢慢吐出來,慢……很好。」張新杰面無表情將金針順著呼吸快速抽出,然後將金針放入盛滿藥水的小盒裡。
「多、多謝大夫。呼呼……」
「您的肺腑脈象疲弱,我會開兩貼藥讓您回去服用,一天一包用一壺水溫火熬開後,分三次服用。兩天後改用食補,不能吃的東西我已經告知您的家人。」


他來到這個村子並不算長。半個月有餘,來到這裡之前,他還在遊歷天下去實踐並試煉自己的醫術,十四歲就能出谷遊歷的萬花弟子不多,而他張新杰正是其中之一。
他的生身父母是跟萬花谷有往來的附近村里的人,大約是六歲的時候,他身染了怪病,虛弱異常,被送入了萬花求醫。折騰了半年之後,病是終於好了,但難得是後頭的調養,那些個藥材在萬花並非貴重,但對一般老百姓來說一帖就要半個月的食糧,就在這不上不下的狀況裡,張新杰選擇了自己留在萬花自救。
正是這話透露了張新杰不同於常人的醫術資質,從此之後拜入萬花門下,不到五年,萬花谷內又多了一個鑽研醫術的精湛人才。


「張小大夫,今日似乎沒有病人了。」
「那就收攤。」


除了醫病跟看診,張新杰是個不多話的人,這個年紀的少年多半都還小孩天性、成天胡鬧,但張新杰許是從小就孤身一人,顯得安靜異常。只見他收了醫攤,將診療的器材丟進消毒用的藥草汁裡,然後就揹著自己的藥草籮筐往存子旁邊的山裡走去。


「嗯?」


離開之前,張新杰不自覺地往那氣焰逼人的小乞丐看去,就看到一個也是全身破爛的老人在跟那人說著什麼話。這個時候,張新杰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不過離知道也不是很久了。


那個氣焰囂張的小乞丐。
是這個小鎮上最有名的人,或許應該說,他就是這個鎮的守護人。他雖然年紀很小,但卻已經有象徵分舵主的六袋弟子身分,正是因為他曾經一路保護著這些流民,來到這個地方,落地生根,重整家園。這個小鎮還太小,還沒有大夫,那個正巧來到附近採草的小萬花弟子,變成了這個小鎮的小神醫,百利而無一害,他自然也是任其發展不做多管。


「……嘖!」


但就這麼一次的機緣,他看到了那個小萬花從高聳的山岩上摔下來,沒什麼多想一個四方遊就衝了上去將人給帶到了地上。即便被拉著的小萬花落到了地上之後,欲言又止的盯著看了他幾秒,然後才慢條斯理的說了聲謝。


「在下萬花弟子,張新杰。無論如何,多謝相助。」
「……韓文清,丐幫。」


他與他的緣,就是從這時候開始的。
韓文清覺得這個小萬花,呃,張新杰特別的固執也特別的蠢,比如說吧,你看他一個拿筆的文弱書生,除了給人家醫病、代寫寫字之外,還能做些什麼,偏偏老喜歡做些危險的事。
本來嘛,喝酒、打人、鬧事這些都是丐幫才做的事,這萬花弟子怎麼拿著根筆就站在第一線呢,而且救了他還會聽到嘆息聲。


「你是認真的覺得萬花的弟子都是純醫道嗎?」


張新杰看著把那些來他小醫攤鬧事的混混都打走的韓文清。在他打算出手之前……


「醫道什麼的?聽不懂你的意思……」


韓文清抓了抓身上的破爛衣服,然後拍拍手心走了幾步,就坐在張新杰醫攤不遠處拿著個斗笠睡在那了。好了,現在基本上還以保護者自居了……張新杰瞪著那個韓文清忍不住嘆息。


「好吧,隨你便。」


不管如何,張新杰還是習慣了韓文清,畢竟對方並沒有惡意,更何況他來習慣韓文清總是比讓韓文清理解自己也是能打的還要快些。


直到有天,韓文清沒有在自己身後跟上跟下的,張新杰想了想,他並不覺得解脫,因為人是有習性的,他不能來肯定是有什麼大事。但張新杰也沒有急著到處亂找人,說不準是因為兩人還沒有熟到會讓他方寸大亂,或又是這世上早就沒什麼能讓他失去冷靜,還是做著自己一直以來的診療。
……直到村子的那頭傳來了消息的那刻。


「那頭山裡的山賊原來是敵軍偽裝的!韓大俠已經先一步過去,這麼久沒回來,只怕他寡不敵眾……」
「今日收攤交給你們了。」


張新杰將手裡的筆掛回了腰上,抽出來另外一隻顯然有些特殊的筆,臨空揮舞之際,施展輕功踏墨而去!


韓文清跟一般的乞丐出身不同,他是某個忠臣之後,在戰亂時刻被託付給了丐幫的人,因此機緣成了丐幫弟子。
失去至親沒有讓他死,戰爭沒有讓他死,捱餓沒有讓他死,所有的一切都讓他一路活到了這一刻,他拍起一個笑醉狂,內力耗盡就在分寸之間。
罷了,那就戰到死為止!


「來!」韓文清大喝一聲,一口血氣含在嘴裡,一招亢龍就出去。


生死存亡之際,一根針從他毫無防備的地方飛來。熟悉的聲音在半空中響起……


「春泥護花、豪針……別這麼快就放棄了。」


張新杰飛身而入,給韓文清上了止血招,轉手敵軍手上的筆跟針交錯飛入敵群,雖然不如丐幫的招式勇猛,卻每下都擊在要點。


「就說了,這年頭純醫道的萬花弟子所剩無幾啦。」
「你……」


再後來,他們背對著背,一口氣剿滅了這一頭的敵軍,兩個人都累攤在地上,笑的難以自控。突然張新杰坐起了身,轉過身湊近了還仰躺著的韓文清。


「韓文清,我想我心悅你。」
「啊。」


張新杰落下了一個吻在韓文清的唇上,一雙眼睛盯著韓文清同時也盯著自己的眼。在他的眼眸裡倒映著自己……
就在這時,韓文清一個伸手把張新杰的頭抱住,就這姿勢亂七八糟的親吻著那個長相特別秀氣的萬花少年。待兩人分開,都已經氣喘吁吁。


「你要走了?」
「得再走走一些地方,然後得回師門一趟,一年之後,我就回來,不走了。」
「嗯,我在。」
「我一定回來。」


他們分別時並沒有多感傷,韓文清在村子口目送著他離去,就想著守著一年後之約。


隔年,狼牙軍攻入長安。
丐幫幫主召集所有丐幫弟子,隨義軍攻入長安。


「只可惜,約,終究是守不住了。」


韓文清坐在了兩人相約之處,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後隨著來接他一同前往長安的丐幫弟子,一起踏入了戰場。


END

(我逃~)

评论(13)
热度(33)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