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黃喻]Land of Plenty 09

※ 原作+私設背景可做為【屬於榮耀】後續觀看,也可單獨觀看。

※ 可能會設定黃少天跟喻文州的家人,OOC有

※ 有互相鏡頭XD

前篇

Land of Plenty 08

=============

累了一天黃少天趴在床上,賽季開始之後,比賽的時程排的很緊,不過也只有越接近勝利的隊伍才會越忙碌。雙核心的打法並非永遠的萬靈丹,至少在這一賽季已經有很多隊伍已經改變了過去單一核心單一主力的打法,不過能夠運用自如的還是只有藍雨。黃少天的腦袋飛過了各種亂七八糟的想法,精神還在比賽後的餘韻裡脫不了身,這讓他雖然累垮了,卻還無法睡著。

敲門聲響起,但是黃少天完全不想起身開門。


「……直接進來吧。沒鎖。」


不管來人是誰,反正一定是戰隊的隊友,黃少天很清楚所以對於外頭是誰都不是太在意。於是就出現了喻文洲一進來就看見了趴在床上動也不動——累攤的他的劍聖。


「呵……咳咳,少天。」喻文洲伸出手揉了揉黃少天的頭。「今天辛苦了。」

「累!但是爽快!我今天的表現怎麼樣!我自己可是覺得特別的棒!有沒有獎勵啊?」 


黃少天本來埋在枕頭裡的頭轉了個側邊,讓自己視線可以看出來,他就這麼直直看向那明明只是個微笑,卻得特別開心的喻文州。當然這不是取笑他黃少天,而是被他黃少天逗樂的,喻文州的笑總是特別溫和,時不時還帶著壞心眼,但是卻很少看到他開懷大笑或是淘氣調皮的模樣。

許是這些在隊長的重責上被掩去不少,但是喻文州畢竟是喻文州,他用他的方式展現了屬於藍雨的特色。憑實力,讓他的光芒成為藍雨的新詛咒。

耀眼而隱晦,華麗而清新。


「少天確實辛苦了。」


但在黃少天的面前,喻文州還更多了一個面貌,溫柔而又勾引人——也許這輩子只有他才這麼覺得,但也只需要他知道就夠了。就看到那個笑著的喻文州湊近黃少天的臉,毫不猶豫的啄吻了一記。


「只有這樣?」黃少天撇了撇嘴,顯然是一點都不滿意的。

「因為我還沒要獎勵呢。」


喻文州側坐在床沿,挺拔高瘦帶著點柔韌的身體線條就在黃少天的視線範圍內,就算最後的形容詞只是自己這麼覺得,也無損於喻文州對自己的吸引力,應該說這種時候就是相對誠實的時刻,喜歡他,對他有慾望,腦內遐想,對他更有慾望,然後更喜歡他。

黃少天沒有等喻文州提出自己想要什麼獎勵,就這麼自然地起身追上了那帶笑的唇瓣,吞下他的話語跟吐息,扣著他的臉、他的身軀,喻文州今天穿的衣服很寬鬆也很柔軟,手感特別好,剛洗完澡衝鼻的是熟悉的肥皂香。


「嗯……」


兩個人分開之後,喻文州調整了一下自己被黃少天跩到床裡的姿勢,就任著那雙手在自己身上撩著、摸著,這些肌膚之親還不到讓慾望星火燎原,畢竟他們都真是累了,但是卻足夠甜蜜──一開始喻文州是這麼想的。


「不是說累了?」

「現在不了,趁機會補充一下。想到後面要出遠門比賽了,大家一起集訓生活是挺有趣的,只是就沒現在這麼方便了,搭飛機去北京這下沒有半個月又回不來,在外頭還是得顧忌一下,想想就是有點煩,躲躲藏藏是挺憋的,真想跟那些對著那些追著隊長不放的妹子們正大光明的說,欸!這男人早就歸我了!」

「少天……」

「欸,就是說說,你不要緊張啊。是我也覺得不公開好的,只是好說讓我吃個醋嘛!天氣熱了,吃糖醋魚最好了。找天去吃?」

「好。」


喻文州只是笑不作聲,其實跟在黃少天後頭的女粉絲才是藍雨俱樂部的世界奇蹟,只怕他們哪天開個什麼見面會或是藍雨一日遊甚麼的,幾乎大部分來的都是他黃少天的女狂熱粉。到時候誰吃醋可就難說了,喻文州看著那個把大半的身子都往自己身上壓的男人搖了搖頭。

男性的身體跟女性的不同,牽過手的多少知道──先不管這個對象是母親還是姊妹,男性的都相對來的──硬,而且沉,但是好在兩個都是宅男,體態雖然偏瘦但還是身軀多少圓潤些,沒那麼扎手。


「嗯……」

「少天。」

「嗯?」

「先去洗澡。」


喻文州手捏住那個越摸越沒節制的手,但是這樣的阻擋對於黃少天來說基本上是不痛不癢,毫無用處。他隔著那層柔軟的褲子布料按住了喻文州還安靜著的小隊長,然後咬上喻文州白皙的後頸,沒有很用力,淺淺的,像是隻小貓咬著另一隻小貓說著,嘿!不准動!但是又多了點曖昧混濁的思緒,黃少天忍住了自己下狠咬的衝動,連個牙印子也只是一下就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紅。


「你這是──」喻文州看不到背後頭黃少天的眼,卻被摸得起不了身。

「充電一下。文州你好香,聞得我都餓了。」


喻文州本來還想多說點什麼,但聲音在黃少天流氓的用那頂起來的部位在自己屁股上頂兩下的瞬間,他一時之間突然覺得有點好笑,別人做起那動作可能很猥褻,但黃少天的話……喻文州倒是覺得很可愛。

說起來他們兩個前‧直男兼現任‧處男一同朝著另一條路上前行,準備的時間說起來真的比一般人還要長得太多了,一方面是因為他們身為職業選手的一整天時間卡的太緊,加上他們並不打算公開,所以親熱的時間都是自己壓縮出來的。幾次都只是互相弄出來,就抱在一起睡著了,第二天多半還要回自己房間的,就算因為他們整隊的隊員都常常互相睡在別人的房間裡,但是這並不代表次數多了不會讓人懷疑。


「少、少天,你讓我轉過身。」


喻文州壓下自己凌亂的呼吸,他並不習慣只有自己一個人被撫摸的狀態。做為一個男人,他可以自己弄軟了後面,也可以用口用手,他喜歡看著自己的伴侶舒爽的模樣達到高潮。但是,純粹由黃少天摸著自己的事態,對他來說多少有些陌生,他不自覺地開始覺得有點混亂。


「嗯?這樣不舒服嗎?你明明感覺很棒啊──」


黃少天握著對方要害的手指精準的按下了喻文州的掙扎,另一手在對方的胸口跟腰腹來回,甚至摸進對方的嘴裡玩鬧,半側著的喻文州完全使不上力,他並不是不喜歡,只是有些窘迫覺得不習慣──他喘著氣,感受著黃少天努力的取悅自己,甚至將沾著汁水的指頭探入納自己已經在試著開拓的區域──總有天要承受黃少天的地方。


「你、慢點來。」

「好,好,我知道的。」


黃少天他想著,若是一年前的自己,多半都還沒思考過把自己的手指摸進別人屁眼這種骯髒的事,但是現在他卻覺得急不可耐,包裹住自己的地方是如此的柔軟,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腫脹插進去亂來消個火,舔舔下唇,黃少天想了一下,剛才他揉捏著喻文州的下體時,並沒有脫掉那層內褲,黃少天胡亂的想了一下,將手指抽了出來。


「欸?」


喻文州被撫慰得正在狀態裡,頭昏腦脹的沒注意到後面的變化,直到一根熱源從他的腿間擠進來的瞬間,才瞪大了眼。


「少天我還──」

「我知道,別擔心,我就在這裡,不會進去的,還太緊了──我知道。」黃少天安撫的落下了吻,略有些急躁的口氣,卻是溫柔的。「文州、隊長──文州,我喜歡你。」


喻文州聽著耳邊粗重的喘息聲,還有那讓人覺得打從心底被愛著的興奮感,讓他不自覺地顫抖著,腿間跟前面就在這樣的狀況下,一片濕潤。黃少天就著這個姿勢收緊了喻文州抱著,射過之後就顯得睡意一口氣衝上了腦門,眼皮就這麼重的覆蓋了眼睛,視線範圍只剩下一點點。


「少天、你呀──」喻文州緩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那個明明是始作俑者的那個傢伙已經沉沉的睡著了。


喻文州用纖長的手指捏住了黃少天的鼻子,然後笑了笑,開始後頭的收拾,畢竟沾滿糟糕物的人,可是他這個洗好了澡的人,喻文州搖了搖頭頭看著自己雙腿間的狼藉。


TBC

评论
热度(32)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