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夜索]捉弄(FIN)

夜雨聲煩X索克薩爾──帳號卡CP不適者慎入

沿用【屬於榮耀】的外貌設定

索克薩爾(ver.魏琛)是白袍鑲金,索克薩爾(ver.喻文州)是黑袍帶銀

操作者更換之後,帳號卡人格也會變化設定。


懶得重新貼連結了,全文貼上看得比較快!

======

 

夜雨聲煩坐在副本地圖前,這裡是榮耀的內部世界。

自從操作者成為職業選手之後,夜雨聲煩就總是隱身在這個他比任何人都熟悉的世界裡,不過並不是只有自己,這件事讓夜雨聲煩倒是心理平衡了不少。某種程度他很喜歡現在的自己,也很喜歡自己的操作者,當然他很吵,所以有點煩──雖然自己也很吵──但是沒有那個叫做黃少天的操作者不會有自己,所以還是可以忍。

 

這幾天,黃少天的心情很低落。

 

從他錯誤操作了十幾次害自己不得不趴在地上死十幾次可以看的出來,不過後來夜雨聲煩自己也知道了原因,在他跟一葉之秋碰面的時候,黃少天跟葉秋的聊天裡知道的,魏琛──索克薩爾的操作者──要退役了。這是甚麼意思,夜雨聲煩不太懂,就算詢問身邊的人,那些同是帳號卡的夥伴們,也只是笑了笑,然後摸摸夜雨聲煩的頭──雖然是系統自帶動作就是了。

 

等他知道那是甚麼意思反應過來的時候,索克薩爾已經迎來了第三個操作者。

 

 

 

「你好,夜雨聲煩。我們好好相處吧,好嗎?」

 

新生的索克薩爾跟最初的索克薩爾完全不同,一身隱晦的黑袍,跟最初那張揚的白袍完全不同,夜雨聲煩看著那靦腆溫和的笑就是直直皺起了眉頭。夜雨聲煩沒有從大石上下來,非常沒有禮貌的蹲在石頭上看著眼前的索克薩爾。

 

「不、好。」

 

索克薩爾愣住。看著那個本來笑似陽光的劍客,嘟起了嘴,眼神寫滿了不耐煩。索克薩爾眨眨眼,就看到夜雨聲煩站起身快速的跳走跑掉,儼然完全不想跟自己待在一起的態度。索克薩爾長長的嘆了口氣。

不管夜雨聲煩如何討厭自己,現在兩個人的操作者都已經是職業選手,同一個隊裡必須一起操演戰術跟走位。夜雨聲煩在新戰術的編排下並不常跟索克薩爾有聯手的機會,但是私底下索克薩爾還是相當努力的去找夜雨聲煩,試圖拉近隊友感情。

 

──不過效果不彰就是了。

 

在夜雨聲煩再一次的在自己試圖搞好關係的談話中跑掉之後,索克薩爾四周望了望找到了一處可以坐下的草地上,就著樹蔭坐著。

 

「小朋友還在跟你鬧脾氣?」

「就現在來說,我才是小朋友的樣子。前輩。」

 

索克薩爾慢吞吞地回過身,一葉之秋正靠著他的長槍擺了戰鬥法師系統自帶的一個非常風騷的姿勢,毫無疑問的。

 

「……笑甚麼,這是系統規劃的姿勢。」

 

一葉之秋看著用黑袍擋著自己臉的索克薩爾,那抖著的模樣完全就是在憋笑,雖然承繼了索克薩爾之名,但是個性卻是原來的南轅北轍,操作者是魏琛的那段時間,白袍的索克薩爾可是一個會毫不留情大笑的豪爽青年,而現在的這個卻有些溫和靦腆,但是個性卻比最初的還要惡劣一些,該說是比較心機一點或是說比較腹黑一點?一葉之秋也說不準。

 

「夜雨聲煩那小子還在跟你鬧脾氣不想跟你說話來著?」

「不過,沒事的。我們是隊員,也是夥伴,沒事的。」

「有時候感覺你很有心機,有時候又感覺你太天真了,不過,夜雨聲煩這個叛逆期也太晚了吧,索克薩爾都已經換了三個操作者,前一個就不見他這麼大反應。」

 

一葉知秋摸著下巴看著遠處模糊的人影,戰鬥法師的視野為中距離,相對於槍系、暗夜系的遠距離視野多少有點吃力,至少索克薩爾此刻看著的景況,一葉之秋是看不到的。索克薩爾在黑袍下的臉抬了起來,看著遠遠的那頭,夜雨聲煩正在跟重劍客、狂戰士玩在一塊,索克薩爾那張精靈系的臉一臉平靜,然後歪頭思索了一下。

 

「……那是因為,前一個並沒有『改變』。」

「改變?」

「這也沒甚麼不好就是了。」索克薩爾微微一笑,帶著點滿不在乎的姿態。

「是嗎?」

 

一葉之秋一頭霧水的看著索克薩爾,從感覺這個不算新的後輩,似乎真的有些難以看懂的部份。自己的操作者對索克薩爾的新操作者似乎很有興趣,而在口耳相傳之間,也聽聞相關的傳聞,帳號卡的性格、心智會越來越像操作者,這個早已是定論了。一葉之秋卻有些好奇這個索克薩爾會成長成什麼模樣。

 

「明天,聽說會見到石不轉?」索克薩爾抬頭看了一葉之秋一眼。

「新生的石不轉。唔,明天你就知道那傢伙是什麼德行了,難怪大漠孤煙之前一直不放他出霸圖的區域。」

「這麼嚴格?」

「奉勸你一句,別玩他,大漠孤煙會揍你。」

 

 

 

若要問石不轉的新操作者──張新傑,那可是整個榮耀最規律作息跟生活的選手,而過去的石不轉給人的印象,你問十個人多半會有十個回答:「高冷」,或是跟冷漠高傲之類相關的形容詞。不過索克薩爾見到的新生石不轉倒完全感覺是個很天真單純的類型,甚至有點脫線,以至於時不時會講出些非常毒舌的話,比如說:你就是那個被自己隊員討厭的索克薩爾……之類的話都非常清楚的說出口了呢。不過雖然是這麼脫線的個性但是卻非常直率,很容易被騙,難怪大漠孤煙好像王不留行操作者上身──是像操作者,而不是帳號卡──一樣的護著。

 

完全看不出來還留有之前的角色個性啊,這位石不轉小朋友,你操作者知道你這麼不照規則來嗎?

 

只怕石不轉操作者知道之後會瞬間強迫症被喚醒,不過還好操作者什麼都不知道,不過基於帳號卡的性格跟操作者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只怕張新傑在不為人知的地方也是挺脫線的。想到這,索克薩爾忍不住在大漠孤煙跟石不轉的面前輕笑了出聲,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笑被遠遠地某個人看進了眼裡。

 

 

 

「夜雨,換你了喔。」

「啊?喔,好。你們roll來roll去也不過這麼點啊,看我秒殺你們,看我的!」

 

遠處這邊,一群帳號卡正圍成一圈聚賭中,雖然他們一群帳號卡也沒什麼好賭的,多半就是去榮耀地圖最高的地方跳下去,或是在人群中玩一些亂七八糟的梗。帳號卡之間的roll點可是公平的很,就拿操作者roll點超強的一葉之秋來說吧,他的運氣可說是背到不行,輸到連著十次跟同一個人假告白到對方已經看到他就以為他又是來找他抵賭債。

夜雨聲煩的賭運可以說是贏多輸少,但也不算背。他很快的就躲過了第一輪的逞罰,心思不自覺的又飛去跟其他帳號卡特別有說有笑的索克薩爾,明明對著自己的時候就一臉苦瓜臉,為什麼每次別人就笑得那麼輕鬆呢?

 

「真是討厭討厭討厭──」

 

但未來的劍聖帳號卡的夜雨聲煩大大完全忘了是他自己不想跟人家好好相處的,而且至今沒給人家好臉色過。在一旁看著夜雨聲煩那點小心思的槍林彈雨搖了搖頭,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服夜雨聲煩別這麼耍性子,也不知道該怎麼去找索克薩爾說讓他多哄著夜雨聲煩。

 

「──唉,壓力山大。」

「槍林彈雨,你的點數這麼大還壓什麼力,欠扁嗎?」

 

順便說一下這群帳號卡裡面槍林彈雨的運氣最好,聚賭的仇恨值最高的那一個。

 

「欸?不小心又三個六,我剛剛真沒注意呢。」

「槍林彈雨給我開PK,是男人我們好好用拳頭談談。」

「才──不要,我是用槍的又不是拳頭的。」槍林彈雨立刻兩腿一伸就跑得老遠,「壓力山大我先走啦,不跟你們玩了。」

 

彈藥專家把速度屬性點的這麼滿的傢伙就是這麼混蛋。

 

 

 

新生的索克薩爾比想像中的更親和,這點就跟他的操作者很類似,很快的他就幾乎跟所有的帳號卡都是好朋友了,連虛空的鬼刻都會帶點心來找他玩,人緣好到不可思議。大概整個榮耀世界都是索克薩爾的朋友了,偏偏只有夜雨聲煩不是。

 

「哇哇哇──煩死了!」

 

夜雨聲煩看著跟王不留行──那個騷包要死的傢伙在天空上坐著掃帚飛過去的索克薩爾,夜雨聲煩拔劍轟的一聲把周邊的樹都給砍倒下了一整片。

 

「那個人才不是索克薩爾!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為什麼大家都不懂那個不是──」

 

──那又怎麼樣呢。

 

其實夜雨聲煩比任何人都知道這根本沒什麼,他記得這一次,新生的索克薩爾再次回到榮耀世界的那一天,他記得他張開眼睛的那一瞬間,他以為會是一個熟悉的,就跟以往一樣爽朗又帥氣的那個人,但是這一次卻不是這樣的。

 

但他卻覺得那張臉漂亮,第一次覺得那張臉漂亮──明明是一張系統自帶的臉,還是早期的臉模。

 

 

 

「夜雨聲煩,你在這裡嗎?」

 

索克薩爾得到了大家提供的情報,很自然地來到了夜雨聲煩一個人的時候最喜歡的地方。那是一塊大岩石的上頭,也是榮耀世界裡的某一個小支線的場景,武者之岩。

 

「……你來幹嘛,不是跟大家都很好嗎?」

 

夜雨聲煩抓著自己的劍正在揮舞著新連招,帥氣又完美無缺的快速發招。他沒有回頭看那個努力從底下爬上來的索克薩爾,身為暗夜系的術士,體力屬性點非常悲劇的狀況下,索克薩爾正在以非常笨拙的方式努力爬上來。

 

「雖然是這樣,但我也想跟夜雨好好相處啊。」

 

索克薩爾講完這句話之後,毫無意外的上頭一點聲音也沒有。

索克薩爾爬到一半就氣喘吁吁的靠在石頭上休息,大概這輩子第一次感覺自己身上的袍子居然這麼重,索克薩爾看著還要再爬上三顆石頭的距離,只感覺自己的魂都要飛了──好險自己只是張帳號卡。

 

「可以啊。」

「什──」

 

夜雨聲煩從最上面的大石頭上跳下來,牽著索克薩爾的手往上拉,最後乾脆扛起索克薩爾一口氣跳上了最上面的石頭。

 

「我說我可以跟你好。但是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索克薩爾來不及驚呼就穩穩地落在了地上,跟夜雨聲煩面對面。

「成我我的人,永遠的。」

 

……啊?索克薩爾的瞬間感覺到腦袋似乎當機了。

 

「夜雨──我說那個我是男性,而且我是,我們是帳號卡。」

「只有這個條件,要就要,不要就算!」

 

 

 

索克薩爾大概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幼稚的人──不對,是帳號卡。他看著那個死都不肯跟自己配合的劍客,如果以前只是不肯跟自己來往,但是操作者的指示還是相當順暢的,那僅只是索克薩爾跟夜雨聲煩之間的問題,但現在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夜雨聲煩的不願配合。

 

「那是操作者的問題吧,之前的索克薩爾都不會有這個問題。」夜雨聲煩對於那些來勸說的人只用這些話頂了回去。

「夜雨……」

 

這種狀況要是一直持續下去可是會影響操作者的,但是夜雨聲煩不管不顧,他就是不想配合,因為索克薩爾拒絕了他的條件。新生的索克薩爾覺得頭疼,他知道現實裡的那個自己的操作者是如此的承受著外界的重壓,每一次的練習都如此用心,而那頭夜雨聲煩的操作者因為這幾次的錯誤暫且休息了三天,這個狀況讓索克薩爾覺得著急、覺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夜雨聲煩。」

 

他找上了夜雨聲煩試圖跟他講道理,但是對方──只是抬起了頭,丟去了一眼,索克薩爾就知道對方一點也沒有意思要協商。

 

「我們是帳號卡,如果換了操作者,我們什麼也不是──」

「我沒問你之後的事,我只問你要不要永遠是我的。」

 

夜雨聲煩收起了劍,轉身走向索克薩爾的面前看著他。

 

「我……你!」

 

索克薩爾被夜雨聲煩的舉動嚇了一跳,那個帳號卡,居然手就這麼把他的袍子掀起來!

 

「如果你沒有退後,我會抓你的下面,然後揉下去。」

「夜雨聲煩!」索克薩爾滿臉通紅。

「我無所謂,要糟的是你跟你的操作者。」

「我……」

「休想敷衍我,你可以腦袋裡覺得我幼稚,但不要以為我好糊弄。索克薩爾,哼。」

 

這一次的對談,自然又是沒有結論的。

索克薩爾看著那個背對著自己,仍然一身閃耀的驚人的存在,到底是帳號卡成就了操作者,還是操作者賦予了帳號卡生命,索克薩爾對此還沒有深刻的感觸,但是他確實無法看著眼前的人還有自己的操作者,或最為根本的也就是自己的存在就這麼沒落下去。

他知道自己遲早會屈服的,這個毫無懸念,他其實沒有什麼選擇。徒勞無功的掙扎,也只持續到了第三天,那是黃少天要回來練習的日子。

 

 

 

「今天的練習超級順的啊,放馬過來,老子一個打十個!」黃少天就像是終於鬆了一口氣一樣的在自己的練習室裡嚎叫好幾聲,那頭其他的隊員有沒有掛著耳機都受害慘重。「快快快,下一場!」

「黃少你冷靜點!」那頭的有人傳了聲音到黃少天的耳機裡,不過聽沒聽到就是一回事了。

 

[密語]槍林彈雨:

喻文州,你還好嗎?

[密語]索克薩爾:

總算是搭起來了,算是鬆了口氣。

 

「那麼,切換成我們重點針對的隊伍,再練習一次團隊戰模式,覺得今天的狀況真的不錯。」喻文州對著耳麥說著,然後點開方才的練習視頻看了又看,雖然還有一些小的問題需要修正,但現在這個狀況顯然不適合多說什麼。

 

不可否認的,喻文州自己也暗暗鬆了口氣。

這個狀況相對來說是這幾次最成功的一次團體合作了,新的戰術之所以難,就是因為它是新的,畢竟成員配置的方式跟以前大體來說上是不同的。能成的話,新賽季能殺出新的局面,當然這只是自己的妄想。

 

「隊長,入組了!」

「嗯。」

 

 

 

夜雨聲煩一個待機動作,將手上的光劍甩了甩,然後收劍入鞘──帥的無法言語,確確實實的。索克薩爾一邊這麼想,一邊做出來的自己的待機動作──抖抖那身低調奢華路線的黑袍。

 

「索──」

 

濤落沙明才吐出了一個字就被旁邊瘋狂的文字泡擠到了邊邊,一旁的八音符伸手一扶才穩住了他們差點趴地的氣功師。

 

「索克薩爾,我們走吧!是說我今天帥不帥?特別帥對不?」

「嗯,很帥。」

 

索克薩爾被撲抱住的瞬間愣了一下,然後伸手在那金燦燦的髮上揉了揉。然後那隻手被劍客抓住了後咬了一口,有點疼但卻感覺熱氣都彙聚到了脊椎。

這奇異的畫面看在其他人眼底略感微妙,稍微知道他們之間貓膩的槍林彈雨甩著槍走近的時候,欲言又止又再次欲言又止,最後他終於組織了話語出來,卻是一句……

 

「是說你們感情什麼時候這麼好?」

「我……」

「我們現在是伴侶了!」夜雨聲煩伸手攬住索克薩爾的腰,「是吧。」

「嗯。」索克薩爾看著夜雨聲煩那雙碧藍的眼瞳不自覺的眨眨眼。

「呃,好吧。」

 

如果只是純粹的談談戀愛什麼的——雖然他們只是遊戲世界裡的兩個角色,但是索克薩爾也知道戀愛大概不會這麼多惡意滿滿的遊戲,比如說讓他把袍子下的衣服脫光一整天,雖然大概沒幾個人可以看出他有穿沒穿的差別。或是突然之間就把他推倒——沒有什麼意義,就只是絆倒他。……諸如此類的捉弄跟調戲。

 

 

 

「他也太幼稚了吧!」

 

因為兩個人沒有特別避諱的這些事情,很快就不只是藍雨區塊的帳號卡們知道了,一葉之秋來找索克薩爾的時候,夜雨聲煩正枕在索克薩爾的腿上呼呼大睡。

 

「真是的,你居然還慣著他。」

「他只是在宣洩而已,像個孩子一樣。」索克薩爾突然說起話來略世故了些,「一個熟悉的人突然變成了完全不熟悉的存在,他慌張起來,然後想找一個宣洩口窩進去,那只能是我的樣子。因為在他的眼中,我應該很特別吧。」

「你……?」

「他每次都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特別的可愛。」

「我突然發現你比我所想的個性更糟糕一點,之前的索克薩爾個性更爽朗些——啊,你是刻意的嗎?不想做『索克薩爾』的延續。」

「我只是想做個特別一些的存在。即便只是在一個人的眼裡,但也不是誰都好,最好那是個我喜歡的人。」

 

索克薩爾輕輕的摸著夜雨聲煩的頭,那手是夜雨聲煩有事沒事就愛抓著咬的,因為特別的漂亮,不管是平常還是在獨處,或是在做些比較特別的事時。

 

「術士就是心髒,大家都擔心你是個小白被人家欺負了呢,看來是白擔心了。誰欺負誰看來還不一定呢……」

 

丟下了最後一句話,一葉之秋搖著頭離開了。

 

 

 

「索爾。」

「嗯?」

「是我在欺負你的。」夜雨聲煩的手摸進了索克薩爾極其複雜的袍子裡。

「……嗯。」帽子下的索克薩爾紅透了一張白皙的臉。

「我現在想『欺負』你了。」

「好……」

「索爾。」

「……嗯?」索克薩爾喘著氣回應。

「我也覺得,你很特別。」

「嗯。」

 

 

FIN.


评论(12)
热度(133)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