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 01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可能會帶有其他CP,若出現會在文首告知

====================================== 

[起] 

記憶是力量的容所,肉身則是那道閘門,言語是鑰匙。

言語將彙聚著的力量釋放,而這一股力量卻是一把雙刃劍,它攻擊的不只是你的敵人,也是你自身。


01.

 

無浪,無浪──該起來了。

來,起來吧。

 

黑暗中一雙純色的白瞳睜開了眼,伴隨著滴滴答答響起的水聲。那是光芒透不進的黑暗,你可以「看見」的,只有力量所展現的「顏色」。

 

 

 

周澤楷第一次見到江波濤的時候,他還是個孩子──正確的來說,是一個嬰兒,而江波濤是他的照顧者。

 

做為一個只會哭鬧的嬰兒,小周澤楷絕對是個讓人煞費苦心的存在,因為他是個力量提早了十三年顯現言靈能力的言靈師──利用語言來操控、攻擊他人存在的人類,派遣照顧他的使役魔都被他的哭聲損毀的連個渣都不剩。

在這不得不的狀況下,周家的管事方明華尋求了本家的幫助,提早讓比使役魔更珍貴的「人偶」來到周家照顧周澤楷。

 

於是江波濤才來到了這裡。

 

本來作為比使役魔更珍貴的存在,他本來是要等到家族中的某個重要的言靈師滿十三歲的時候,成為他的使役人偶,為他擋下災厄或承受詛傷直至生命散盡。

 

「就是這孩子嗎?」江波濤一身的黑衣,上頭滿是鑲繡著法術的金線,加上白到近乎沒有顏色的瞳孔,再和煦的笑容都擋不住那股詭譎感。

「那是我們周一族下任的家主。」方明華不愧是周家的中堅分子,即便是來人如此詭異的狀況下,依然可以勾出一抹笑容。

「我明白了。」

 

江波濤一個人,靜悄悄的走進房間內,雖然他其實沒有刻意的放輕自己的步伐跟動作,更正確地來說,他只是朝著房間裡力量最強的生命源頭走過去,那強烈波動讓他這個其實「看不到」的人偶都感覺目眩神移的美麗。

當他手一伸向那孩子,本來一直都是緊閉著的眼突然睜開,望著自己的視線就如同燃燒著一般,好像能穿透一個人,直直地望著自己。

 

你是誰?

不要過來!

我討厭你!

走開、走開!

 

江波濤忍不住笑了笑,雖然是個嬰兒──但對方似乎並不害怕自己的外貌,他手摸向那白皙粉嫩的臉頰,那嬰兒看見這個陌生人越靠越近就要摸上自己,就要開始大哭了起來,但卻聽到了。

 

──哈囉,周澤楷。

還是我叫你小周好?

 

本來要哭起來的小周澤楷突然安靜下來,瞪著雙晶亮的大眼睛。雖然他不確定,但那個小周應該是喊著自己的,這讓他突然感覺到了好奇。

 

不要害怕。

你不會把我弄壞的,不要害怕。

對,我可以聽到你的聲音。

我可以摸摸你嗎?

 

你已經摸了。

 

小周澤楷嘟嘟小嘴好奇的感覺著那手指滑在自己臉頰上觸感,他對江波濤的表情顯然非常的好奇,自他出生以來到現在,沒有這麼直接地看著某個人的表情。

 

喔,對,抱歉。

討厭嗎?

 

不。

但我餓。

 

好,我給你找食物來,你想吃什麼?

別哭,乖喔,我去問問好了,我知道你答不出來,等我?

 

餓──

 

江波濤轉身跟外頭的人說話,這個房間是三面透明的特殊的強化玻璃上隱隱約約可以看的出來咒文刻印,除此之外,外頭還隔著三重咒術封條以隔絕周澤楷的力量溢出,江波濤看見使役魔靠到了門邊,很自然地抽回了還摸著周澤楷的手。

 

嗚。

 

這時候的周澤楷畢竟只是一個嬰兒,肚子餓這件事是他完全無法忍耐的事,雖然江波濤的出現一時之間成為他所有注意力的中心,但這一瞬間,注視著自己的人卻轉頭望向了別處,「聲音」的波動如此的舒服,但是卻是對著別人,他難以忍受的躁動起來,眼眶也蓄滿了淚水。

 

餓!

我餓!

 

周澤楷很久之後才想通,這種飢餓並不僅只於生理上的需求,更多的是那種心理上的饑渴,只是當時的他僅只會這種表達方式,既蠢又難看。

他的哭聲帶著破壞性的從那還不會說話的嘴裡溢出,四周的造物開始崩壞崩裂,外頭給周澤楷送食物的使役魔瞬間被擊散,手裡的奶瓶也直接爆開。在各種破壞崩壞的空間內,只有一個人絲毫未損,江波濤身上的咒術迴路閃著光芒,在他的周身刻劃出了一個空間,當然這並不是永久性的,江波濤關上了門,再次回到周澤楷身邊。

 

「怎麼啦?」

 

江波濤抱起了嚎啕大哭的小嬰兒,那個動作讓他與周澤楷的隔絕變成了沒有效果,但即便如此,難以置信的是他也沒有受傷。江波濤俯下身嘴唇輕貼著周澤楷的唇,然後周邊閃過了一藍一紅的光芒。當他再抬起頭,瞳色變的已經從詭異的白色變成褐色,而周澤楷則安靜了下來。

方明華在封著咒術的封條外遠遠的看著這一幕,然後看著江波濤抱著周澤楷靠近了門邊,他在四周的人還在發楞的瞬間,先一步趕到門邊。

 

「小周,咳嗯──周澤楷有些發燒了,除了食物之外,請醫生來一下吧。」江波濤笑了笑,他的手指還在小周澤楷的嘴裡吸食著,「食物先吧,他是餓得狠了。」

「知道了。」

 

方明華立刻轉身交代了下去,有了明確的周澤楷的狀況,他們也才好開始準備工作,只是他在忙活的時候,聽到了一些細碎的聲音,就這麼的回頭看了一眼。

 

「欸?好好好──我陪著你。」

「嗯,我沒受傷,別擔心。」

 

方明華看見了江波濤似乎是自言自語的一幕,但對方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的視線,眨眨眼後朝著自己笑了笑。

 

自此之後,江波濤就留在了這裡,照顧起了小周澤楷。

可說是專職的保母,當周澤楷漸漸長大之後,江波濤為了配合出現,也換下了那身詭異的裝扮,石墨般的頭髮帶著一點藍色,特別的柔軟,若說人的個性會顯示在他的頭髮上的話,那麼江波濤給人的感覺就是特別的柔和。

 

「江──江!」

「嗯,小周什麼事?」

 

跟嬰兒時期愛哭愛鬧各種破壞的模樣完全不同,江波濤來到這裡之後,周澤楷相當的安靜,直到會說話的年紀都顯得有些沉默寡言。

 

「親!親!」

「好,我親。」

 

他不是一般的使役魔,雖然即便只要是轉承的物品都能承受傷害,但是若是周澤楷的話,由江波濤來承受他的難受是最好的,尤其是周澤楷太小就開啟了能力,控制跟調節都是他所不懂的事,也因此造成他不自覺的自傷狀態。

 

不要動喔。

嗯。

 

他們這種人偶的咒術迴路是藉由液體作為觸媒,當然血液也是可以,但那是非常特殊的狀況下,才會這麼選擇,一般來說還是使用唾液,而周澤楷跟江波濤免不了就做起了這個世界俗稱「接吻」一事,其實沒有汙的成分在裡面,但是條舌頭相互接觸,本來只是接觸的舌,來自江波濤的那邊卻開始動了起來,就像是鬧著他玩一般,吸住了他的舌含住,多少有些說不出口的奇怪感受。

 

夠了!

 

周澤楷推開了江波濤,他縮著身軀往後躲了一些。江波濤似乎這才回過神來,伸手了摸了摸在擦嘴的周澤楷,那神情儼然是被自己嚇到了。

 

「抱歉,讓小周討厭了?」江波濤陪著笑臉手伸去摸了摸周澤楷的頭。

 

周澤楷盯著江波濤的臉抿著嘴,然後搖搖頭。

 

「嚇人。」

「嗯?」

 

不是,討厭。

只是很奇怪。

 

「抱歉抱歉。」江波濤抱著小周澤楷討好的蹭了蹭,「下次不這樣鬧你了,我保證。好嗎?」

「嗯。」

 

這一年,周澤楷已經七歲了。

離他正式接手家主的位置,還有六年。


TBC...

==========

文風復健中XD

希望是帶著一點情[ ]色、煽[ ]情,但不會太肉的小黃文

沒意外會是12月CWT41 出小薄本

為什麼取消紙人設定,是因為劇情需求,減少纖弱感

人偶設定想來思去用了FSN的來改動,但同樣是大改

基本上我不太會直接使用他人原作的設定--即便是神作--,畢竟我還是擔心被設定搶走人物光彩

评论(13)
热度(81)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