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黃喻]Land of Plenty 10

※ 原作+私設背景可做為【屬於榮耀】後續觀看,也可單獨觀看。

※ 可能會設定黃少天跟喻文州的家人,OOC有


前篇傳送
Land of Plenty 09

=================================

喻文州緩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那個明明是始作俑者的那個傢伙已經沉沉的睡著了。

 

喻文州用纖長的手指捏住了黃少天的鼻子,然後搖搖頭,開始後頭的收拾,畢竟沾滿糟糕物的人,可是他這個洗好了澡的人,喻文州搖了搖頭頭看著自己雙腿間的狼藉。

不得不進浴室用黃少天的洗浴用品重新清洗過一次,然後再光著身子走到黃少天用來塞眾隊友的換洗衣服的櫃子,但他一拉開,就看見了一整團的衣物被捲在一起,一秒放棄了在衣物大海裡尋找的動作,轉而打開黃少天個人的櫃子,可不要看黃少天平常身體比腦快的傻樣,整理個人用品這件事上,他可是相當龜毛的,那精細的程度可比強迫症。

 

「這什麼——」

 

喻文州從黃少天的內褲櫃子裡拿出了一件上頭畫了一隻黃貓叼著藍魚的古怪圖案,然後沉默的回頭看了一眼那個睡得打呼的人。本來想做個好隊長、寵溺情人,但喻文州決定還是來做個惡作劇好了。

 

 

 

等到他全身穿好了走出來,剛好遇上了住在同一層的于鋒拿著手機正好就在打招呼的範圍內。

 

「隊長,來找黃少?」

「是啊,他今天辛苦了。本來想找他討論點事,但睡著了也好,一大早坐飛機也累。」

 

喻文州想起了他在黃少天身上弄得惡作劇,不自覺關上了後頭的門,那個動作雖然沒什麼,但于鋒的反應卻一瞬間閃過一點微妙。

 

「不然,我跟隊長討論吧,我也想知道今天我的狀況如何。」

「這個時間啊,其實有點晚了,明早還需要趕飛機,要不明天吃早餐的時候再一起覆盤?」喻文州看了一眼手錶笑著回道,「而且你今天打的很好,有你拉著對方,少天才能發動奇襲成功。」

「唔,嗯。」

「沒關係,如果你覺得很在意的話,那我們去我房間覆盤吧?」喻文州跟于鋒認識的很早,這小表情明顯是有些不情願了,他只怪自己剛剛為什麼要用隊上的事做掩護,只好順水推舟了。「于鋒?」

「沒事,我還是明天早上跟大家一起吧。」于鋒看了眼時間,作息規律的他很清楚刻意抓時間也沒有意義。看了一眼有些疲累的喻文州,他還不至於這麼不識相。

「那就,明天見。」

「晚安。」

 

 

 

第六賽季之後,電子競技圈陸續出現好幾個世界賽,加上資訊發達,訊息流通迅速,如果說榮耀在第六賽季為眾所周知的遊戲,那麼此時此刻絕對是它最發光發熱的時間。各家俱樂部紛紛前仆後繼的推廣自家選手爭取該地區的支持,參與各種廣告代言等活動。

電競業成為新舊時代銜接的一個很重要的一環,而榮耀則是你不可不知道的遊戲,即便可能你不知道實際上的選手有誰,但是這款遊戲你絕不可能叫不出來。

 

「有沒有這麼誇張,到處都是──不過就是一款遊戲。」

「聽說是滿火的。」

「是什麼樣的?」

 

 

 

隨著日新月異的數位技術的發達,當年被外頭的人稱作打『遊戲的小毛頭』的那幾個人,如今都是電競圈裡,更精確的說,那些還在榮耀圈裡發光發熱的選手們,都是這一個世代的大神。不僅是待著久的緣故,更重要的是技術好跟賽季的成熟度──即便只是一知半解,這些帳號卡角色跟他們的操作者在這個世代都活躍了起來,

 

「王隊好。」

「你好。」

「唷,王傑希好久不見,這身該不會就是新制服啊?穿著倒是人模人樣了起來,不過怎麼沒有順便給你配頂帽子啊,我剛剛在大街上看到微草的海報都覺得對你惡意滿滿啊,拍個照也不修個圖什麼的還把臉放的這麼大一張──」

「少天。」

「沒事,不過就是些垃圾話。現在這種就沉不住氣,之後怎麼贏嘉世的葉秋。」

 

兩個隊長,一個拉住自家的唇槍舌劍,另一個則是按住自家人,順帶機會教育一番,都是少年隊長,但王傑希的風格顯然更沉著了些,跟他場上的打法倒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場上見。」

「這邊也是。」

 

激烈的、精彩的留待場上。私底下的他們永遠只是幾個一般人,如何一般?會愛會痛會生氣會生病的一般人。

久居南方的一群人抓著比賽後十幾天的空檔在B市遊玩,不急著立刻投入新的訓練之中,至少藍雨的幾個選手對B市的美食多少有點嚮往,身為一個順應民情的好隊長,喻文州只得出面跟俱樂部協調了一下,留在B市玩三天再回去。眾人自然樂歪了。

 

 

 

「咳……」

 

一群人瘋玩了一天後,第二天早上起來,喻文州就覺得自己好像有些嗓子痛、鼻子癢的,但是想想昨天玩的瘋,等等喝點潤喉的參片茶可能會好些。他昏昏沉沉的看著床頭邊的瓶裝水,坐起來也都感覺搖搖晃晃的,轉開蓋子,喝了兩口水倒是舒服多了。

 

『……你這個人,什麼都給你了!你就中意那個什麼遊戲──』

『阿爺跟奶奶那麼疼你。怎麼這麼固執呢!』

『就不要你讀什麼書,只讓你想著以後繼承衣缽就這麼反感』

『打那個什麼遊戲的,看看哪個人能賺夠錢養自己的──』

 

叩叩叩──叩叩叩!

敲門的聲音一開始還挺和緩的,到了後面就越來越重了,除了敲門的聲音之外,還有手機一直不停的震動跟響著音樂,喻文州這才頭痛欲裂的轉醒過來。

 

「──就來。」聲音一開始發不太出來,得用了力才能出聲。

 

門那頭的叩門聲停了回,似乎是聽到了又不是很確定,喻文州抓起手機,上頭黃少的頭像在那邊閃著,他毫不猶豫的滑開了通話。

 

「欸?隊長、文州你在啊,想說集合時間都過了你還沒下來,那些人還以為你出去吃早飯了沒回來,我就想說隊長出去買早飯怎麼會不給我們帶,果然還在飯店呢。你睡過頭了這是──」

「少天,我給你開門。」

 

從電話傳過去的聲音沙啞的有些糟糕,那頭黃少天沒繼續說下去,乖乖地在門前等著開門,不過腦袋裡已經轉出了個結論。

 

「早,少天──」喻文州話還沒說完,黃少天的手已經摸上了他的額頭。

「欸,果然發燒了啊。隊長你先進去啊,我跟他們說讓他們自己玩去,你去坐著坐著。」

 

黃少天手推著喻文州進了房間,嘴巴上也沒怎麼停。進了房間把門關上之後,黃少天俐落的把人推上了床,讓他坐在床上靠著床頭休息,黃少天轉身手機撥給了底下的人,讓他們今天自己玩去,接著說了喻文州身體有些感冒什麼的,喻文州沒聽到後半截就睡著了,然後就是被涼涼觸感在臉上游移而醒了過來。

 

「對不起,吵醒你了?我看你全身發燙卻不出汗,於是就照著老家的作法給你用溫毛巾擦擦臉跟脖子,小時候是要擦全身的,但我怕弄醒你,就只給你擦擦臉、脖子什麼的,結果還是吵醒你了——」

「沒事……」

「你身體會痛嗎?」黃少天把已經有些涼的毛巾丟回了裝了溫水的水盆裡,搓揉了一下再擰乾後繼續擦著喻文州的脖頸跟雙手。「你剛才睡著的時候啊,眉頭都皺的緊了,嘴裡呢喃著有些痛苦的模樣,我就想著如果不行的話,抱著你去醫院總是要試試的──別笑呢,我還想著要怎麼公主抱把你帶過去呢。」

「沒事。」喻文州被黃少天逗笑了,聲音依然有點沙啞,但已經舒服多了。「只是做了個夢,夢到了跟以前就一直吵架的人又吵了起來。」

「唔哇,這麼麻煩的夢啊,那我把你吵醒了反而好事一件啊。」黃少天看著側著頭看著自己的喻文州,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那又黑又軟的頭髮。「有點出汗了呢,那很快就會退燒了。」

「少天……」

「嗯嗯?什麼事?」

「謝謝你。」喻文州腦袋轉了一下,收回了本來要出口的抱歉,改成了道謝。

 

別人也許適合安靜一些的養病環境,但喻文州偏偏喜歡黃少天陪著,而陪著得當然不只是黃少天人而已,還有那除了喝水那兩秒之外不間斷的談話,即便喻文州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雖然黃少天以話嘮成名,但他其實並不怎麼說廢話,每一個話題跟思考雖然跳躍卻都很明顯是挑選過的。

當然偶爾會暴露他最近纏著葉秋跟周澤楷之類的人半夜不睡在PK什麼的,但是喻文州今天還沒精神整治他,就讓他打哈哈帶了過去。直到下午,那些玩了一天的人才記得回來的時候,給他們打電話送飯回來。


TBC

评论(2)
热度(34)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