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 02

前篇 濁流 01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可能會帶有其他CP,若出現會在文首告知


大眼小朋友從小就是個可愛的小東西(心)

=======================================

02.

周澤楷曾經覺得江波濤很可怕,可怕又令人難以控制的想靠近。

也不是曾經,一直到現在都是這麼覺得,是自幼兒時期以來長期相處下的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感,沒有人願意接近自己,只有他一直抱著自己、照顧自己、跟自己說話。

 

為什麼?……為什麼?

 

想知道他為什麼靠近自己,想知道他為什麼敢靠近自己。

無論如何周澤楷無心的、毫無意識的,覺得一直在自己身邊的江波濤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他像其他人一樣隨時可能離去。

 

「江。」

 

周澤楷圓圓的眼睛望著江波濤那雙黑的像是要滴出水一樣的眼眸,跟其他人對自己那莫名的距離感不同,江波濤不怕自己,即便受傷也不會後退,離所當然自己應該要怕的,但是周澤楷卻不想退,一點都不想。

 

「江!」

「嗯,小周怎麼了?」

 

慢一拍才回神過來的江波濤對著周澤楷走了過去,他家的小霸王正坐在床鋪上踢著腳,看到他走過來,便伸出了雙手要抱。江波濤順著周澤楷的意思將人給抱起來,

 

這麼多年的時間足夠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產生強烈的依戀心。

──即便周澤楷已經知道了江波濤並不是人。

 

「痛,小周你輕點。」

 

江波濤呼著聲痛,抱著周澤楷沒辦法躲開,來自周澤楷對自己揉揉扯扯的動作,一個孩子力道雖然不強,但是被扯頭髮還是挺疼的,江波濤笑著縮了縮脖子,但還是甩不開周澤楷那熊孩子硬要抓著自己髮絲的手。

 

──江、江。

「好好好,你要抓著就抓著吧,別扯。還是會痛的。」江波濤輕輕拍著周澤楷的背部,安撫地說著。

 

過去在言靈師的身邊,使役魔近似於無機質,而負責承傷的紙人只擁有虛假的五感,為得是那轉移傷口時並不會有多餘的感情,但很奇異的是江波濤這樣的咒術人偶,卻擁有極為相似於人類的五感迴路,周澤楷曾經打壞過類似「娃娃」班的東西,但它們沒有一次像江波濤這樣喊著痛,周澤楷畢竟還是個孩子,即便想做更多過分的事,卻還是放鬆了自己拉扯江波濤的力道。

 

「江、江。」

「嗯?」

 

江波濤抱著周澤楷下樓,這個時間差不多是準備用餐的時候了,往下走的時候,周澤楷像往常一樣圈著江波濤的脖子,看著底下略白的肌膚,眨眨那雙任何人看了都說美的眼睛,然後張嘴就啃了下去。

 

「唔!」

 

這次是真的咬得太大力,江波濤身軀整個震動了一下,傷口不大,皮下鮮紅的血液一滴滴的透了出來,周澤楷並沒有被甩出去,江波濤那一瞬間還是抱緊了周澤楷這個小熊孩子。

 

「小周,我知道你是對我很好奇。」江波濤就著樓梯坐了下來,然後無奈地笑了笑,「但是你要是太過頭的話,我也是會生氣的。」

「……生氣了?」

「還不至於,現在這個程度的話。不過──」

 

江波濤伸出手摸了摸周澤楷柔嫩的臉龐,然後趁其不備抓住他的手,湊到了嘴邊也狠咬了一口,周澤楷痛的眼邊都滲出了點淚滴,從他的嘴裡被放出來的手,雖然沒見血但也有了點皮肉傷。

 

「你──」

「這樣我們就扯平了。」

 

江波濤笑得頑皮了些,然後臉湊過去含住了周澤楷的唇,就像過往一樣的探入了他的口中,將傷害轉移到自己的身上,沒有過多的停留,就退了出來。周澤楷剛剛被咬傷的手恢復了,但是痛感還留在上頭。

 

「還很痛嗎?」

「嗯,痛。」

「我看看,還是有點紅呢。」江波濤輕輕地用舌頭舔了舔那曾經有傷口的地方。

 

周澤楷看著江波濤那輕柔舔著自己已然沒有傷口的痛處,突然心頭的騷亂都撫平了,他想起了剛剛自己鬧起來給江波濤咬的傷口。

 

——江。

 

周澤楷有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說話,還是只是在腦袋裡喊著對方,他明明是恐懼著的──害怕著江波濤,但凌駕其上的卻是更為混雜的依賴跟獨佔感。

 

「江。」

 

江波濤放開了那手,抬起頭迎上了周澤楷的眼,笑咪咪的眼裡沒有一絲生怒氣或是難受,似乎咬了那麼一口之後,就真的放下了情緒。

 

「……傷口,痛?」

「那小周你呢,現在傷口痛嗎?」江波濤笑著問。

 

周澤楷愣了一下,接著搖了搖頭,看著他搖頭的江波濤也隨即搖了搖頭。

 

「不痛了。」

 

 

 

即便現在的周澤楷已經不再像幼兒時時期那般,無法控制那股破壞力的溢出,但是這些年照顧周澤楷的工作仍然是江波濤單獨完成,在大量的咒術跟封條所環繞的世界裡──當然這個空間也不算小了,整整有一個山頭跟一棟大宅子那樣的空間。江波濤伸出手順了順還在睡覺中的周澤楷的頭髮,然後站起身暫且離開了房間,跟人類不同他雖然需要「休息」但卻並不需要進食跟睡覺,在走廊上等著他的是方明華。

 

「好久不見了,方先生。」

「現在這種時期,太常見面其實不見得是好事,雖然我們上個星期才見過面的。」

「那麼,『始祖』那邊有傳令下來了嗎?」

「再一個月,小周滿八歲的時候,要在保護者的陪同之下去見見上頭。」方明華講話後愣了一下,然後看著江波濤繼續說著,「另外,那個傳說中的人偶也被招回來了。」

 

 

 

高樓大廈、來往穿梭的車水馬龍,這是現代都市常見的景色,他平日也常見到這些,只是今天卻是坐在一台高級轎車裡面從車內向窗外看,多少有點感情上的不同。車內空間很大,足夠他的「保護者」坐在對面,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的需求。

 

「還要多久?」坐正回來的人發出了奶聲奶氣的聲音,這不是他刻意如此,只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個孩子。

「您是問,還有多久才到嗎?」

「嗯。」

「大概再一小時就到了,小少爺。」

 

是個沉穩的孩子。

即便年紀還很小,做為保護者這麼多年,他很少見過如此沉穩少話的孩子,即便長相上那一大一小的眼睛破壞了他本來滿精緻的面相。漫長的車程過去,車子過了一個長長的隧道,從大路下去,銜接的是這個城市最高的一棟別墅的前院,裡頭有著一大片的綠林造景,看得出來是刻意試圖讓人放鬆身心的設計。

 

「到了,這就是本家,見過始祖之後,就可以回去了。」

 

車進了院子,才知道裡頭有多寬廣,到可以下車差不多也隔了十五分鐘,他應該要被人攙扶著下車,但畢竟他還是個孩子,在一旁的人要上前來抱著他的那一刻,他選擇了自己跳下車門,然後在眾服侍他的人們有那麼一刻慌亂的瞬間,聞所未聞的伸出手再平靜自若的被牽著進去。

 

 

 

「小周你看,這孩子很有趣啊。」

 

站在另一棟樓窗邊的江波濤完整的看見了那頑皮的一幕,覺得特別有趣,倒是他旁邊那個越長越俊俏的周澤楷彆著張嘴坐在那背對著窗外,對其他人一點興趣也無。

 

「唉,小周這麼不開心啊?」

「伐開心。」

 

周澤楷㑹這麼悶是因為他直到今天才知道,江波濤還不算是他們周一族——或者該說是,他周澤楷的人偶。他滿十三歲那年,才會確定江波濤是否指派給自己,而他現在才八歲,離十三歲還有五年在那之前說不定江波濤就會被別人搶走。

 

「這也沒什麼,我身為人偶並不那麼特別,若是指派給小周的會是更特別更好的也說不定啊。比如說,葉前……好好好我不說了。」江波濤本來想勸慰一下周澤楷,卻被對方委屈的瞪著,他──也只好投降示好了。

「只要小江。」周澤楷朝著江波濤伸出了雙手示意要抱,「是我的。」

 

四周瀰漫起一股力量的漩渦,中心點來自眼前坐著的少年。

江波濤望著周澤楷的眼睛,向前去把人給抱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周澤楷的發育比一般正常值稍晚了一些,八歲了還是個頭小小的,江波濤將周澤楷抱在胸前,他的頭靠著自己的胸膛,只感覺對方把自己抓了個死緊。

 

我的。

唉──拿你沒輒。

 

言靈師家系雖然很複雜,但是真正有天賦力量的人卻很少,這一代與周澤楷差不多年歲的孩子也就兩個,除了方才那個王家從分支帶上來的那孩子之外,還有一個因為突然發現了天賦所以送回國內的黃家少年,這三個少年都還未滿十三,剛滿八歲,也該來見見本家「始祖」的年紀。

既然來到了本家,那見到的自然不只是「始祖」,這裡是江波濤的初始地,形形色色的人偶在旁伺候著,有些看起來還是保留著人偶的狀態,而有些極為神似一般人,但真正讓人駐留目光的,則是帶著那些特殊力量的人偶——就像江波濤那樣的,但又比江波濤更珍貴的存在。

 

譬如像葉修那樣子的存在,最特別、力量最為強大的人偶。

 

周澤楷作為還未定下人偶的言靈師家主,即便作為照顧者的江波濤在,也被領到了葉修跟前順個眼緣,可惜的是周澤楷這個小白眼狼──那些個大人們是這麼想著的──耳朵就聽到了這麼一句「江波濤比起來還是葉修更適合,好險還沒定下,讓他跟著別的言靈師……」就炸毛了起來,江波濤第一時間安撫下來沒毀了房間,但房間裡的玻璃製品可是大遭殃了。

有些受傷的周澤楷被江波濤帶回了客房,簡單的轉移了傷口跟傷害,兩人重新換了衣服,外頭的人還在忙著,就不出去了。

 

 

 

「怎麼,小朋友又鬧起來了?」

 

江波濤出了房門的時候,剛剛那個算是當事者之一的葉修正叼著根菸靠在走廊旁的窗戶,作為年資最久、清醒時間最長又能自由活動的人偶,葉修簡直就像個真正的人類,完全看不出任何一絲突兀。

 

「前輩,剛才小周失禮了。」

「小朋友鬧起來是正常的,況且我也沒覺得怎麼,別人的一廂情願顯然是沒什麼卵用,反而還刺激到人家了。」

「前輩,但是他們說的不錯,我不是特別適合的搭配。」江波濤的笑意並沒有從臉上褪下去,即便有些無奈。

「你是看得開,但我可不願意配合任何人。」

 

葉修說的直白。

這讓江波濤眨眨眼,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我並沒有打算從那三個小鬼頭裡面選一個,誰都一樣。」葉修呼出了口刺鼻的菸味。

「前輩是因為蘇家主嗎?」

「是不是都無所謂……我只是不想而已。」

 

咒術人偶的珍貴。

是因為它們同時具有使役魔的護衛力跟紙人轉承傷口的能力,比使役魔更忠誠靈性也比紙人更堅韌一些,但更重要的是它們身上所承載的咒術迴路,甚至具有更強大的力量。

 

「我並不打算易主。」葉修喃喃自語地看著煙灰隨著窗外的風飛散,「對我來說,不會有比那傢伙更好的人了。」

「但是,小周做為一個言靈師,並不比蘇沐秋差。」

「你覺得我是因為一個言靈師的強弱而選擇跟隨誰的嗎?」葉修一雙眸子如電投射到江波濤身上,然後又隱去了這份鋒芒,「你叫做江波濤吧……周澤楷還不是你的言靈師,你已經如此緊張後頭的事,難道也只是因為人偶對言靈師的奴性?」


TBC...

本來想在小江生日發文順便慶祝生日,結果覺得劇情太跳躍了,中間補一補就補了一千多字(按額) 其實我只是想要寫寫髒髒的,可惜結果還是沒髒到,決定以後都不想要髒了,結果都不髒髒QQQ

评论(8)
热度(43)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