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03

前篇 濁流 01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帶部份葉王劇情

=======================================

這些話看似隨口幾句不耐煩,卻已經下足了冷嘲熱諷的話語。
在唇槍舌戰這上面,葉修絕對不是省油的燈,江波濤一時間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才好,反駁或不反駁對他而言,竟都有些進退兩難。駁了,似乎顯得剛剛那樣給周澤楷操心多餘,不反駁,又似乎認了那句奴性,即便他們並不是人類也不是很能接受那樣的詞彙。他不甘心的咬了咬牙,然後卻突然想到什麼一樣鬆開了自己緊繃的肩膀,輕輕的呼了口氣。

「小周是個好孩子,雖然不太乖。」江波濤望了一眼關緊的房門,然後笑了笑接著說,「這樣說,前輩不知道能不能懂,周澤楷是我照顧出來的孩子,即便被說是奴性也無所謂,但是我的感覺僅只是想照顧他,如果不是我,也希望是更好的人。前輩沒有感受過這樣的心思嗎?」
「你,似乎有點蠢啊。」葉修直直看著江波濤,那臉上的溫和可以說讓自己有些發愣。

說真的,他還從沒有過這樣的想法,因為他就是最強的,最好的。葉修並不打算改變自己的決定,但他對江波濤的想法卻明顯得改變很大,如果能做為一個獨立思想的人偶個體,而不被消耗殆盡的話,倒是一個不錯的朋友選擇。

「會嗎?」江波濤眨眨眼露出了個不解的笑容,「我真心覺得自己挺聰明的。」
「你真有趣,不過你這份心思還是收起來吧,沒意外上頭的意向並不是讓我去跟你家的小周一組,嗯,雖然不管是誰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
「嗯?」

方才劍拔弩張的氣息一口氣消失,江波濤跟葉修說到底還是相似的,既然交易是談不成了,但多一個朋友還是好過於多一個敵人,更何況他們的身分上受制於言靈師家族,要異中求同總是簡單的。

「前輩?」
「小鬼沒事了,那我該離開了。」
「──好。前輩慢走。」

葉修確定周澤楷已經被安撫下來,他現在倒是沒打算繼續待下去,捏掉了手裡的菸,也不管江波濤還看著,就這麼轉過頭走了,明明是個很大的房子,卻充滿著各種走廊,最初似乎是有著各種防止外部入侵的設置,現在看來就只像是刻意讓人迷路般的設計。

「三個言靈師,三個──不,四個待選人偶,我倒是想知道上頭那些傢伙到底怎麼想的。」

就在他彎彎繞繞怎麼都沒能走出去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從他右邊往左邊跑的小孩,對方跑著沒注意路,他走得不耐煩沒有打算停下來,於是兩個人就這麼撞在一起了,但葉修人畢竟是個大人,所以兩邊對撞,那孩子就這麼要往後撞飛出去了!

「唔──」
「欸,小心!」

葉修就這麼把人給撈了回來,牢牢地按在了懷裡。小朋友已經準備要往後摔了,這一個變故讓他一瞬間失去了反應能力,就這麼僵在對方的手勁下,他一抬頭卻望近了一雙清澈雋朗的眼睛,驀地一楞,然後在對方勾起的嘴角掙扎了起來,卻沒掙脫開。氣紅了一張白皙的圓臉,一大一小的眼睛離得遠並不明顯,這麼近的話倒是清晰。

「可以放手了嗎?」
「嘖嘖,要不是我手快,你這細皮嫩肉的小少爺只怕就摔地上了喔。」
「你到底是放不放──」話還沒說完,那個按住的力道就突然鬆了,讓他猝不及防的跌坐到地上。
「放。」

多年後,葉修從窗櫺間灑落的光線看著那個側容嚴謹但唇線柔和的青年,他那沉穩的氣息完全想像不出方才還被自己按在懷裡偷香,泛紅的痕跡已去,唯一留下的只有那還能從眼角溢出的溫情。他想著,當年那倔強的小男孩應該怎麼都想不到吧。

江波濤跟葉修交談了一次,也不是全無所得。雖然不能促成他同意與周澤楷的合作確實可惜,但某種程度,他自己也是鬆了口氣,江波濤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並不能與葉修那樣的相提並論,他現在仍然只是「保護者」,雖然若周澤楷的能力夠強,帶著兩個咒術人偶也未嘗不可以,但自己終究不能算是適任者。

「江……」

江波濤幾乎是立刻轉向聲音的那處,在小床上睡著的小周澤楷連睡著的時候都可以喃喃地喊著人,他淺淺的一笑。然後轉回頭,端坐在椅子上,就像是個提線木偶一樣,沒有了操作者就放空在那,輕輕一推鍊結身軀的線就會被破壞,四肢身軀頭殼就會散亂一地。江波濤跟方才的葉修不同,他還是會有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人類的時候,而且那樣的一面還不少。
見過了「始祖」,周澤楷也不負眾望的鬧了一場,另外兩個言靈師新苗,江波濤見了其中一個,另外一個聽說也是個悍脾氣,而且極端排斥咒術人偶。江波濤對這個人很是好奇,但他好奇歸好奇,也沒有那個膽子去撞在風口上找死。這次定下了只有那個一臉沉穩地跳下車嚇壞了一票人的孩子,他搭配的咒術人偶年歲雖大,但個性相當活潑率真的,就不知道到底是誰照顧誰的成份大一些……?
葉修這次依然沒有跟任何言靈師搭配,如他自己所說。
叩叩,房門傳來了敲門聲,把還在思考的江波濤注意力一口氣抓了回來,他站起來走到了門前,轉動門把的聲音帶著門外的人退後了一步的腳步聲。

「已經備好車子了。」
「知道了。」

江波濤點了點頭,在對方退後一步後,很自然的將門給帶上,他看著那個還在床上熟睡的少年,醒著的時候帶著強大的危險性,但睡著的時候倒是安靜的像是一只精緻的瓷娃娃,尤其是現在這個年齡,多少有點男女莫辨。那句話怎麼說來著──「這麼可愛的天然賣萌生物絕對是男孩子啊」,江波濤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周澤楷那軟呼呼的臉頰,不得不說那像棉花糖的觸感,讓他以前總是玩到被周澤楷抗議。

——唔,不要戳。

周澤楷那句夢囈讓江波濤還想做壞事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做賊心虛的看了看還在睡的周澤楷,良心跟惡意在他的意識裡撕殺了一陣,最後江波濤重重的呼出了口氣。伸手把熟睡中的周澤楷抱了起來,這麼大動靜,周澤楷的眼皮睜開了一點點。

「要回去了。」江波濤只一眼就讀懂了周澤楷的表情,毫不遲疑的回答了他的疑問。
「嗯……」周澤楷應了一聲雙手環緊了江波濤就算是回應了。

畢竟還是個孩子,加上身邊跟著的人是從嬰兒時期就一直在身邊的江波濤,那份安全感讓周澤楷毫無防備,順從了身體的睏倦,任江波濤就這麼把他抱著走動也睡的四平八穩。

「真是的,這麼容易信任別人可不好。」
「江……」
──江。
──嗯?江波濤不自覺地回覆了那個呼喚。

周澤楷趴在他的懷裡,自然而然往那溫暖的身軀湊湊蹭蹭,喬了個更舒適的位子,就像個可愛的小動物,啟動後的車子裡略悶,坐在後座的江波濤調了一下溫度,之後就抱著周澤楷一路到家,手也沒多動一下,以免擾他安眠。

周澤楷睜開了眼,在一片黑暗中。
他下午睡得過多以至於他現在突然醒過來之後就再也睡不了,他坐在床上,這個天氣還很熱,身上輕薄的被子滑落到腹部,露出裡頭周澤楷端正的睡衣,他發了呆,平常醒過來江波濤一定會在旁邊,或是在不遠處的躺椅上看著自己,不過偶爾,比如說像現在這樣,他在不是正常的時間醒過來的時候,偶爾江波濤會不在。

──江?

從嬰兒時期的習慣讓他第一個反應都是在意識裡面喊人,一方面是不習慣使用喉嚨去喊人,另一方面他的聲音要是控制不住總是會造成破壞,他還沒有可以控制他力量的咒術人偶──江不能算,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但江波濤似乎並不具有輔助他的力量。

──江。
──江!

周澤楷有點著急了,在心裡連喊了幾次,然後拉開了被子下了床,腳底與冰涼的地板接觸的瞬間一股冰涼順著血液往上攀升,他朝著門那邊跑了去,伸出手拉扯門上的門把,但是門卻轉不開,被鎖起來了。

「江?」

周澤楷很驚慌,但是臉上卻沒什麼表情,只有那一雙像琉璃一樣的眼珠透露出了那稚嫩的不知所措,他只是個孩子,什麼都不會。周澤楷沒有放棄開門,但是那高過他頭的門把,他光是摸到都很吃力了,更何況的是鎖住了。

「打開,」周澤楷用力地扯著那個門把,雙眼紅光與藍光在流竄,「快打開!」

碰的一聲,周澤楷被往後彈飛了出去,撞在地上的背部跟臀部都很痛,但周澤楷抬頭看,眼前那關著自己的門把被熔掉了,連著卡住門的那個地方,他不用去拉門就開了,而後面他急於找尋的人就在那邊。

「江,」周澤楷看著那個帶著笑的男人,呆愣了幾秒,卻還是伸出了手,「抱。」
「……好。」

江波濤走過去抱起了周澤楷,看著他有一點犯疼紅腫的手舉到眼前,那是要人安慰的意思,周澤楷一臉委屈地看著眼前的青年。

「親。」
「好,我知道了。」

周澤楷臉湊上來,接著他們接了吻,江波濤在舌尖相觸的瞬間帶走了周澤楷的疼腫,除了很久之前的那一次,他們幾乎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吻」,僅只是一個療傷止疼的接觸。

──抱歉。

江波濤在心裡給周澤楷傳遞了這一句話,即便這時候的周澤楷並不了解。

TBC…

评论(8)
热度(34)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