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 04

前篇 濁流 01  濁流 02  濁流03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生日壓個更新來騙個生日祝福~

=======================================

04.

周氏本宅在一個商業大樓區中的一間大樓最上層,俯視著其他大樓的樓頂。他們底下分租給不少科技相關產業,說意外也不意外的是,周家的外部企業自然也是相關的產業,是家開發遊戲相關產業的公司,整個公司只有將近三十個人。而真正在運作公司業務跟工作的人,僅只有半數,而另外半數的人真正的工作是在服務言靈師家系的人。

江波濤知道這些事,也是他來到這裡將近五、六年後,周澤楷終於不再無法控制力量後,走出了那一層禁閉的生活空間,江波濤也才知道這棟大樓裡的其他事務,不過即便知道了,跟他本人也沒什麼關係。他只負責照護周澤楷,協助他引導並控制力量。


「──你知道的,其實現代社會並不需要太多的言靈師,不管是咒殺或是控制他人。」方明華帶著江波濤巡視了他們主要活動的兩層,「我們主要的業務,是與聯盟各國進行交易,將一些恐怖份子以外人看不出的方式殺死。當然要不要做額外的案子,則是由家主跟上層決定。」

「嗯。」江波濤沒有回話,他知道眼前的人話還沒有講完。

「周一族前兩代的家主,力量相當貧弱。」方明華似乎有些追憶起什麼的瞇起雙眼,但很快又恢復了常態,「前一代選擇了入贅的方式,引進了分家的孩子,但結果沒能讓周一族有所起色,不管怎麼說,她留下了這個孩子,一個承繼了周一族血脈並且能力相當卓越的繼承人。」

「小周確實是一個力量卓越的孩子。」江波濤衷心的說著,周澤楷的能力確實是他所見過成長最明顯的。

「從你嘴裡說出來真是令人心安。」人偶是最能直接感受言靈師能力的存在,方明華比任何人都清楚,江波濤在這件事上無須說謊。


方明華帶著江波濤在迴廊上漫步,這一層樓是周家為了幼年的周澤楷特別設計的生活區域,他們可以從玻璃窗看到裡頭,裡面的人卻看不到他們。跟江波濤一起看著已經醒過來的周澤楷,他沒有回應那份依戀與依存並存的呼喚,方明華跟江波濤就這麼停在門前。直至那把鎖再也不起作用的那一刻,他望著撲上江波濤的那個少年──他的家主──緊緊地抓著那人不放,對此他沒什麼想法,只默默的往後退開,留下江波濤跟周澤楷的空間。




周澤楷顯然是被嚇到了,用那小小的身軀抱著江波濤不撤手,咬著江波濤的唇試圖藉著這平時用來驅散痛楚的手段讓自己脹痛的心跳像平常那樣,但顯然是成效不彰。


「江,我身體,在痛。」周澤楷緊緊抓著江波濤,小小的身軀硬是往江波濤的懷裡蹭著,他還不能理解這些身體上的變化,其實是來自他的內心意識的急促跟慌亂,他淚汪汪的看著江波濤,「痛。」

「唔,小周,你,冷靜點──」


江波濤是抱著周澤楷進行接觸安撫的,但周澤楷一反平素的乖巧,身軀的動作很大,江波濤一邊要應對周澤楷胡亂地親吻,一方面還要保持兩個身體的平衡,基本上七、八歲的男孩子雖然個子還沒長開,但重量已經是幼兒時的好幾倍,一點也不算輕的。於是乎,江波濤一個踉蹌就摔坐地上,若是一般人往後摔肯定是危險的,但好險江波濤只是個人偶,而且這幅度並不大。


「小周,」江波濤伸手按住周澤楷拉開了一點距離,「我在。」


周澤楷像是被迷住一樣地看著江波濤的眼睛,他每次看著他的眼,都比前一次看起來的顏色更深一些,眼神也更活潑,就好像慢慢地被染上了什麼,周澤楷說不上來,先不提他本來就不是那種善於表達自我的熊孩子類型,另一方面他現在也才不過八歲,就算是腦袋裡想想也找不出可以用來的詞彙。江波濤一眨也不眨的直望著他,周澤楷倒是眼皮撐不住眨了幾下眼,不知怎麼的,周澤楷被安撫住了,心臟的疼痛舒緩下來了,江波濤伸出手,指尖滑過擦去了周澤楷眼角的淚滴。


「沒事了,我在。」


周澤楷本來就是很可愛的長相,若是穿的中性點,外頭指不住一直喊著哪家的女娃娃這麼可愛,就算解釋了是男孩子,也不過改口說一句這麼萌果然是男孩子。江波濤抽身其外的意識默默地想著,然後一個安撫的吻親在周澤楷的額上。


「唔,嗯。」


周澤楷被江波濤抱著,慢慢地喘過了這口氣,等到安心下來之後,突然有些彆扭起來了,他已經要八歲了,結果剛剛一下子居然就這麼哭了起來,他其實並不是想哭的,只是身體的熱氣就像是往眼睛衝一樣的,結果就還是──都這麼大了,還哭成這樣,周澤楷多少是難為情的。但這樣的情緒江波濤並不會刻意去戳開,只是溫柔的摸著對方的頭。


「還痛嗎?」

「──痛。」


明擺著是說謊。

周澤楷早就不痛了,但看著江波濤那溫柔的神情,他忍不住還是這麼說了,帶著連自己都沒發現的像是撒嬌或是期待的神情。江波濤並不覺得好笑,但還是因為那股可愛勁忍不住勾出了一抹笑。


「我幫你帶走痛。」


江波濤親了親周澤楷那可愛的唇,即便他坐在冰冷的走廊上,抱著懷裡的人,依然覺得好像有一股暖意竄上。




這事感覺就這麼撫平了,至少江波濤沒離得太遠,周澤楷的反應都不是太大。這個情況看似毫無傷害,但方明華卻注意到只有周澤楷跟江波濤的二人生活,對周澤楷來說,似乎太危險了。江波濤只是保護者,也許更可能是個監視者,但周澤楷卻對他如此深沉的依戀,就算說有可能是雛鳥對於家人的依賴情結,但也有一定的可能會變成更深沉的感情。

江波濤還不見得會留在輪迴的現在,方明華多少覺得還是需要一點分散周澤楷注意力的存在。


「總而言之,這些就是給小周選的老師……跟玩伴?」


江波濤看著眼前的三個人杜明、呂泊遠、吳啟,年齡介於青少年跟青年之間,不知道是不是擔心過於年長的人會讓周澤楷排斥,所以並沒有比方明華年紀更大的人。


「什麼玩伴!我也是老師!」明顯年紀最小的杜明忿忿不平的喊了起來,「不要歧視我年紀最小啊!」

「咳咳,杜明別這麼大動靜,你看家主都往江先生身後躲了,你就不要唯一的優勢最後變弱勢。」

「欸?對不起家主,我不是故意嚇你的,那個,我安靜點。」

「呵呵呵,杜老師很有意思啊,你說是不是啊,小周?」


江波濤不著痕跡地給周澤楷安撫了,順便給杜明緩了一下,有了江波濤的引導,周澤楷方才被杜明的反應那一點點的驚嚇,一下子就飛得無影無蹤了,帶著一雙好奇的眼望了過去。


「也,也不用喊我老師啦,叫我杜明就可以了,平常都不喊我老師的,突然一下這麼叫我了,我會不太習慣。」

「真是。」呂泊遠搖了搖頭,暗說了聲:不長進。

「知道了,杜明。」


周澤楷望著杜明,突然笑了一下,然後拉了拉江波濤。


──小明。

「嗯?」

「唔。」周澤楷指了指回過頭跟呂泊遠他們鬥起嘴的杜明,「小明。」然後又轉過身,指著站在門邊講電話的方明華,「大明。」

「噗哧!」理解了周澤楷在說什麼的江波濤忍不住笑了出來,「小周聰明。」


因為方明華跟杜明都有一個「明」字在名字裡,周澤楷一瞬間天真爛漫的用自己的方式給兩個人都起了他方便記憶的小名了,其實這也好,言靈師本身就是藉由姓名跟生辰八字在下咒術的,眼前的幾個人顯然身上都有咒術加持不會輕易的被控制跟下咒,但周澤楷畢竟不是一般人。一開始介紹的時候交出本名是表忠誠,即便現在的周澤楷是不會懂這層涵義,該有的尊重卻還是要有的。


「小周以後會有一群很好的夥伴。」江波濤伸手摸了摸周澤楷的頭,黑亮而柔韌的髮絲,摸起來並不是很順,但非常的好看。

「嗯?」

「沒事,小周要抱嗎?」


雖然私底下的時候,周澤楷總是喜歡給江波濤抱著,但是最近在外頭的時候,周澤楷有時候也會選擇牽著江波濤的手自己走,雖然次數比較少,江波濤看今天人多顧慮了周澤楷的想法於是便問了問。


「唔。」周澤楷看了看那幾個人,又看了眼站在門邊的方明華,然後伸出了雙手,「抱。」

「好。」


這時候的周澤楷對於江波濤僅只是一種過於親暱的依戀,但多多少少的,跟最初的親暱有所不同,他在江波濤身上所展現的獨佔慾,沒有人去阻止,但更精準地說,是沒有人敢阻止。即便這六七年的安寧,也無法讓人忘卻周澤楷出生時那股強大的破壞力。




相對於這頭的寧靜,遙遠的另一個城市的巷弄內,有一個青年被人追逐著,他的身邊滿布著人型的暗影,一步一步的像是侵蝕般的撲上那個驚慌逃命的人。


「不、不──」


反方向的月光跟街燈照不到的巷子裡,有個全身染滿鮮血的人困難的在地上爬行,他困難而詭異的爬著,直到他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月亮跟著地球運行,光芒一點點的投射到了那個人身上,不,那並不是個人,而是個穿著衣服,全身刻滿詭異印記的木偶。


「也不是這一個。」

「次級品。」

「它身上的咒術弱到只是個玩偶。」

「再找吧,總是能找到我們要找的那個,帶著『永生』咒術的人偶。」


一群暗影七嘴八舌的就像是沒有真正的聲音,詭異的令人懷疑它們到底是什麼東西,那個被圍繞的人偶悽慘而恐怖的趴在地上,而那些暗影就這麼慢慢地隨著月光而消失。


TBC...

评论(2)
热度(44)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