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 05

前篇 濁流 01  濁流 02  濁流03   濁流 04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本來過年前就要完結了,結果遇上了點事,手受了傷。

壞消息是,不能更新的時候,腦洞炸了,於是本來超展開的故事追加了新設定,這下得多跑個兩萬字左右吧(默默地捂上了眼)

好消息是,大概再兩章就可以上肉了吧(。

======================

05.

月光灑落在狹小的室內,應該在另外一頭的床舖上熟睡的少年卻沒有在他本來的位子上,他一臉鬱卒的摸到了這一頭的沙發上,上頭是一個側睡的青年,純黑的髮色、清秀俊朗的臉,平時總是一派的溫和成熟,不時帶了點狡猾,但這一刻卻相當的清純,不過這時候的神情倒是跟他的個性更像了些,執拗且任性。


「這樣子倒是可愛很多啊,像是個女生一樣。」盯著人看的人嘴巴喃喃有詞的唸個不停,但是有些出了聲有些卻只有動動嘴唇。他忽然深吸了口氣,百般無奈的細聲說:「麻煩。」


他們的相遇來自於幾天前,放學回家的途中他突然受到了攻擊,披著黑袍的青年突然出現就這麼幫助了自己,雖然也同時讓他使用了他最不喜歡的「那個力量」,但他確實保護了自己,並且幫助了自己──這讓他相當的動搖。




紙翻動的聲音在安靜的室內響起了回聲,相對於其他人的緊張,兩個主角倒是相當的溫馨和美,感覺起來就像是周澤楷在讀一本很平常的故事本,碰上了什麼不懂的字,江波濤會從旁給他正確的讀音。

只要那本小冊子不是「人偶契約說明書」的話。


「言靈主與從、從──」

「從屬的人偶。」

「從屬的人偶需要藉由──唔?」

「契約。」

「契約相伴,人偶可以主動或被動承受所有傷害。」周澤楷抬起頭看向江波濤,「就像你平常做的那樣嗎?」

「是的,只是我們締結契約之後,你也可以喊我的名字,把傷害轉給我。」


江波濤看著已經有自己一半高的周澤楷,以一個十二歲的孩子來說,成長的速度顯得有些緩慢,但身為周家家主的專任醫生兼總管事的方明華,他表示周澤楷的身體並沒有任何問題,既然方明華是這麼說的,江波濤自然也沒什麼好質疑的。


「江,這裡,什麼意思?」周澤楷皺起了眉心,指了指契約說明書上的一段文字。


江波濤看了一眼周澤楷指著的那段,幾乎無法被人察覺的滑過了一點不自在,但還是笑著翻過了幾頁,有著圖片的部分。其他的人很自覺地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但還是遠遠看到了就像是身體交疊在一起的圖片。


「我們的體內,有治療轉承的術法,平常藉由水媒──體液在傳導,但是如果小周受的傷會危害到你的性命,就是那種會讓死亡的傷,就利用性交,就像『這樣』的方式來直接觸動術法。」

「唔,同性別也可以嗎?」

「人偶通常是男性的生理特徵,因為女性的生理構造用咒術去仿造比較複雜,但是女人偶也是存在的。小周比較喜歡女性的身體嗎?」

「小江就好。」周澤楷不自覺的抿起了唇,「小江是小江就夠了。」

「嗯。」


周澤楷往方明華那邊看去了一眼,對方僅只點了點頭,江波濤雖然不明就裡,卻在這件事上意見並不多,他在這方面還是傾向尋找更好的咒術人偶,但方明華與周澤楷並不如他打算,已經向始祖反應選定江波濤這一事,因為江波濤反應出來的態度,在這件事在還沒有定論之前,他們並沒有告知他這件事。


「那麼這一方面的事,我之後再跟你說吧。」

「嗯。」


周澤楷從善如流的點點頭,對於江波濤說的話,他一向是毫無懷疑,江波濤把說明書蓋起來的瞬間,在邊上的杜明忍不住大大的喘了口氣,一旁的呂泊遠立刻瞪了他一眼。


「杜明!」

「我又沒做什麼?剛剛氣氛真的很悶嘛。」杜明忍不住吐吐舌。

「噗哧!」江波濤被杜明那反應逗笑了出來。

「剛剛,怎麼了嗎?」周澤楷這才注意眾人的氣氛比方才好了太多。

「因為說明咒術人偶的部份是很重要的事,所以他們這些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沒事。」


方明華一直看著江波濤,自然是注意到了他是因為房間裡的氣氛才暫且告一個段落,這個調節周圍氣氛的能力,對於周澤楷這樣相對性來說不擅言詞、不懂的去觀察周遭的人所缺乏的。方明華想留下江波濤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周澤楷的希望,另外一層原因,周澤楷做為家主年紀偏小,需要豎立起一定的威嚴,方明華覺得周澤楷沒必要跟其他人過多接觸,但又擔心若是他沒有適當掌控氣氛,眾人的凝聚力不夠。

正因為這樣江波濤的存在才顯得特別重要。有些事不能避過去,但是也不需要交代的太清楚。


「那麼開始今天的課程吧,今年也該讓小周準備外出上學了。」方明華出了聲,順便告知了新的事項,然後補了一句,「如果沒意外的話。」

「……知道了。」江波濤眨眨眼,幾不可見的皺了下眉心。

「唔,嗯。」周澤楷看了一眼江波濤然後點點頭。


呂泊遠幾個跟周澤楷開始進行今天的課程,方明華和江波濤先一步離開了房間,兩個人移動到了隔壁的房間說話。




「暗影的身份確認了嗎?這麼急著將小周脫離守護咒術的保護內——」

「這是家主的決定。」方明華沉默了三秒後說道。

「小周?」江波濤不可置信的瞪著眼,然後愣了不到一秒就閉起了眼。「是始祖的指示?」

「……是。」

「好吧。我明白了。」


江波濤不能過問周家跟本宅始祖之間的事,他很清楚這一點,只是沒想到自己會這麼介意,其實確實這些事也不甘他的事,江波濤來到這裡之後跟周澤楷一直很親密,是一種近似於契約主從般的──也許是真的過於親密了──他才會感覺有這樣不知道的事有一點奇妙。


「小周的契約人偶已經指定了嗎?」

「唔,嗯……但小周的意願是比較傾向──我是說,如果你願意的話。」

「我真的不是很適合小周,我,並不是討厭小周,如果──欸,算了,也沒什麼事,我們還是先討論小周的警備吧。」


言靈師的力量藉由聲音跟意願所控制。具有強大的強制力,有些家族傾向使用紙人作為承傷轉移,是因為紙人相較於其他的使役魔跟人偶來的容易跟方便使用,但他們這一脈傾向於使用本身可以攜帶強大咒術的咒術人偶與言靈師搭配,一般而言人偶是需要培育的,最好是可以跟著言靈師一起成長的類型,人偶的外貌從少年成長到青年後,載體會不再繼續成長。

青年型態的咒術人偶,會保持足夠的力量以用來保護主人──江波濤作為青年型態的咒術人偶,自然也擁有護衛的力量。


「暗影所攻擊的言靈師,幾乎可以確認是擁有了人偶的言靈師,現在小周暫且是安全的,我們只需要做好防禦結界之間的那些空隙的防備。」

「──安全的時間也僅剩幾個月而已。」江波濤忍不住提醒。

「嗯咳,往好的方面想,如果能一舉擒獲敵方本體也是很好的。」方明華笑了笑說。「畢竟我們這邊也不是省油的燈,雖然某種程度我們並不擅長防禦就是了。」

「……方總管,看不出來你挺幽默。」

「不是幽默啊,我是認真的。」


江波濤看著那個微微一笑的男人,他其實有時候是摸不太清的,方明華平常多半是沉穩持重的,甚至對自己偶有不信任感,這其實沒什麼,畢竟若是他之後要離開這裡,帶著太多周家的秘密也不太好,但要說真的防備什麼,方明華卻也沒有防他什麼。甚至有時可以說是輕鬆過了頭,江波濤自己反而會思慮太多,擔心的過多。


「那麼部屬的位置,我們這邊的配置是這樣的──」方明華只一下子,又恢復平時正經的模樣,「我們在學校裡的人手跟配置,小江嘛,就負責中間路的戒護吧。」

「好的。」


江波濤雖然很想問他身為人偶隨身配置不是更好,但他還是沒有選擇問出口,就這麼聽從了指派。隨後他退出了房間,看了看時間這時候應該是換杜明上課了,他準備回到周澤楷的身邊,輕敲房門進去,卻沒有其他的人,只有坐的端正的周澤楷在那,身上穿著今天早上自己給他選的毛呢西裝短褲跟波洛領帶,小紳士的樣子特別可愛。雙眼對了上,周澤楷漆黑的眼眸跟過去略有不同,即便是個孩子,也能感覺到一股冷冽。


「江。」


江波濤看著他喊著自己。

總覺得這人雖然是個孩子,但多少還是跟一般的孩子不同的。




隔壁的房間裡,江波濤離開之後,牆壁上與壁畫一體成形的暗門自己打開,一個高挑的青年從裏頭走了出來,一派張狂的模樣,特別的顯眼。方明華對於這突然出現的人似乎一點都不緊張,懶洋洋地坐在沙發椅裡。


「那個就是家主心心念念要到手的人偶?我怎麼覺得他看起來略嫌弱了些,氣息也很弱。」

「以咒術人偶來說,確實是沒有你的素質好啊。」方明華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但留下他是家主指令,那麼就要好好地達成才是好部下。孫翔。」




若不是親眼看過,周澤楷還以為眼前的人從不闔眼,也不會休息。只要自己不喚他,就絕對不會醒過來。


『江波濤,關閉你的感知。』

『封閉記憶。』


周澤楷第一次用自己的聲音封住江波濤的時候,還有些緊張。但是現在卻做的駕輕就熟了,即便才十二歲,他也不是一般的少年,也不是一般的能力者。他不喜歡說話,並不代表他不知道如何「說話」。有些東西,確實算的上是與生俱來的本能。

他看著『沉睡』在沙發床上的江波濤,伸手摸摸牠沉靜的臉頰,然後輕輕地走出了房間,雖然他完全不必這樣做,此時的江波濤是完全不會醒過來的。


「完美的『指示』之力呢。」


周澤楷一走出房門就聽到了一句語氣略帶諷刺的聲音。


「嗨,小主人。」

「嗯。」

「事情都安排好了,暗影的攻擊目標,會轉移到孫翔身上。」


對著方明華的安排,周澤楷並不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少年的模樣使他乍看起來威嚴少了些,反而有些青澀。


「至於江波濤的部分。」方明華似乎有些遲疑,但也只停頓了不到一秒,「根據資料顯示,他的本體受損的很嚴重。確實是並不適合成為您的咒術人偶,若要維持他的記憶跟力量的話,唯一的方法只能使用比較強制性的契約咒術。」

「聽不懂。」周澤楷皺起了眉心,可愛的臉上,那精緻的五官扭成了一團。

「呃,簡單的來說,這是一個代表婚約的咒術。」

「結婚?」

「是,若使用了這個咒術之後,等於就是一種類似伴侶般的依存,只是若你有任何跟他人產生的親密行為,江波濤跟你的連結就會斷掉,失去憑依……」

「什麼意思?」周澤楷眨眨眼望著方明華。

「要說的話,就是如果你背叛,他就會『死』──」方明華頓了頓話尾,然後補充說道,「類似那樣吧。」


孫翔抱著胸靠在牆壁上,事不關己的望著窗外的景色。他作為人偶跟江波濤的氣質天差地遠,張揚自信,甚至帶了點張狂。

人偶本體毀滅──死亡。即便結了更為強制的契約,若是周澤楷一時的念頭──依然也是死亡,說到底對人類而言,它們依然不過只是死物。


「江,我……」周澤楷其實摸不準說話的分寸,但是他的執念已然躍上了眸中,「希望他留下。」

「那麼,近期內就完成吧。」孫翔跟周澤楷對上了眼,「我會遵從始祖的指令,暫時留在此處待命。」


江波濤不知道,他被矇在鼓裡。他原來準備靜靜地等待意識消亡,作為自己最後的選擇,大體上也許可以是一種選擇尊嚴的死去的作法,可惜的是──對江波濤來說──也許是做不到了。


TBC

评论(1)
热度(41)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