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 06

前篇 濁流 01  濁流 02  濁流03   濁流 04  濁流 05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總是是把基本的開頭劇情完成了,我已經放棄在五萬字解決這篇文章了,放飛自我吧。


============


06.

周氏大樓最高層,跟尋常的氣氛不同,今天的氣氛異常的歡快,不可否認大部份的人是為了掩飾緊張的氣氛,但有些人多少是真的打從心裡相當開心,畢竟周澤楷從最開始那個控制不住力量的狀態,到現在可以在一定的限制內出現人群眼前,確實是一件慶賀的事。

 

「哇,小周要上學了呢。」

「感覺好緊張。」

「制服好可愛啊,貴族學校就是不一樣。」

「照相機,照相機!」

 

周澤楷被一群大人們圍著七嘴八舌的,臉頰紅的都燒紅起來了,努力地想保持面無表情但看起來是努力未果,不得不向遠處的江波濤投去求救視線,但顯然被擠在最外圈的青年是什麼都做不到的,也看起來沒有要救人的意思。

 

「你們都冷靜點,為什麼搞得一副要送自己家小朋友第一次上學的家長啦。」孫翔望著眼前一排過於興奮的人們,忍不住出口吐槽了起來。

「小孫,沒事沒事。」

 

站在孫翔的後頭呵呵笑的那個江波濤雖然沒有擠進圍觀群裡面,但臉上顯然也是掛著可疑的紅暈。雖然他還是有點可惜不是自己帶周澤楷去學校報到,但畢竟警備是安排好的,他也不能因為自己的任性而多說什麼。

 

「好了,咳咳,放小周去學校上課吧,不要害人家第一天上課就遲到。」

「啊,快快快。」

「我們也趕快出門,免得大方要打來罵了!」

「小江掰掰!」

「掰掰掰掰掰,我們出門了。」

「小周等下學校見啊!」

 

終於一群人風風火火的離開了門,周澤楷不自覺的喘了口氣,多少有點逃過一劫的感覺,他看向了江波濤,默默不語的盯著那帶著淺淺微笑的人。

 

我出門了。

去吧,路上小心。

 

江波濤點了點頭,他們之間的對話只有他們能聽見,但是這也是只有在兩個人如此接近的狀況下,周澤楷一旦離開了這棟大樓,他跟這個孩子的連結就幾乎斷了。他很難形容這種感覺,惆然若失的……有時候,他也會這麼想著,如果最開始他就遇到小周有多好──江波濤眼中流轉了幾分黯淡,忍不住對自己的想法搖了搖頭。他發呆的幾秒間,周澤楷已經被送出了門,他轉身走到了看得到外頭街道的窗邊,然後靜靜地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

 

 

 

昏暗的室內空氣凝滯,各種寫滿了咒文的符長長的拉起了某種陣勢,團團的保護著中間的人,房間裡除了正中間的幾根蠟燭之外,沒有其他的光線來源,而造成了一股詭異的氣氛。

 

『……血液,越流越慢,越流越慢,慢到幾乎不會流動──』

 

四周的符咒隨著正在說話的聲音劇烈的搖動著,即便那個聲音還稍嫌稚嫩,他沒有說出最後的結果,但那些『話語』所造成的反傷在這個房間裡,還沒有到他身上就已經被靠在他後背的那個青年完全承受起,但才造成的損傷卻也在一瞬間恢復原狀。

 

「今天到此為止吧。」王杰希闔上了名冊,看了眼那個還在治癒自己的人偶,「你已經不行了。」

「真是失禮啊,我可是最強的治癒型啊。」

「是當年吧。」

「唔哇,說你失禮就真不給我留點面子啊。」

「……我說的是實話。」王杰希皺著眉,看著那個喘著氣的男人。

「是是,我家的小少爺超級誠實的,就是這點最可愛了。」

 

王杰希不知道要怎麼應付這些調戲般的話語,但是方士謙的狀況令人擔心,他沒辦法就這麼一走了之,只有就這麼靜靜地端坐著。

 

「別擔心,我應該還可以再陪你好一段時間。」

「嗯。」

 

即便是十四歲的王杰希,也聽出了他的話外之音,他只能再陪一段時間而已,有那麼一點傷感,但是王杰希不懂得怎麼表達出來,只能面無表情地繼續坐在那撐著背後的青年。

方士謙的狀況不行,他自己也很清楚,一個老人死撐著自己的極限是沒有意義的。王杰希有時候出門上課的時候,自己還是意識不清的狀態,說到底這樣是不行的。他起身退開了背後溫暖的體溫,然後摸著那個有些重心不平的王杰希的頭髮。

 

「小少爺,吃飯時間到了,您先去吧。」方士謙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小熊睡衣,「我整理好儀容就過去。」

 

王杰希平靜地看著看方士謙,即便面無表情,但穿著牛仔短褲跟小熊襯衫,讓他的沉默顯然減緩了些殺傷力。方士謙總覺得自家的小主人太過沉默寡言,冷靜自持又穩重過了頭,一點都不像小孩子那般可愛。於是獨排眾議的讓他穿上了一些比較不莊重的可愛服裝,當然動物睡衣是被駁回了就是。

 

「唉,我知道了。」

 

王杰希轉過身,離開了這個裝飾詭異的房間,外頭天才剛亮起,還帶著淺淺的薄霧,都市裡的空氣並不清新,即便這個房子周邊種滿了樹木也是清不掉空氣裡的沉重。

過了大概十五分鐘之後,穿著運動服就這麼從房間走出來的方士謙,先不思考小熊睡衣跟運動服之間誰比較正式的問題,那手臂上還掛著隻白鳥,就是感覺起來特別的詭異,只見他就這麼在木質走廊上順手放飛了出去。

 

 

 

對黃少天來說,得到力量這件事完全就是個災難。跟其他孩子不同,他並不是從小就具有著言靈的天賦,他最開始並不具有這樣的力量,即便他從小就被教育『不能說與死亡相關的話語』或是『不能說出任何會使人遭受不幸的話』,因為很有可能會『因此成真』。直到他真正擁有了力量的那一刻起,他才深切的感覺到,這個力量帶給他的,並不是美夢成真的快樂,而是壓抑跟限制。

 

『我的力量可以抑制住你的力量。』

 

黑袍青年在幫助他擺脫掉那些莫名其妙的攻擊者之後,伸手抱住了自己。漆黑的暗色光芒一點都不像是好人的感覺,但是黃少天卻對這個人沒有任何牴觸,相當難以置信的,他明明這樣的討厭非人的東西。

『其實沒有那麼糟的。』

黃少天想著,明明就糟透了。但他沒有說出來,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他如此厭惡自己的力量跟這些『非正常』,但是他無法討厭,無法打從心裡去厭惡眼前的人。

 

「這些東西有完沒完?」

 

黃少天一個低頭狂奔躲開了擦過上空的攻擊,在霧氣中滿是詭譎的暗影,同樣也是在奔跑的穿著黑色襯衫的青年一個伸手把黃少天抱了起來。

 

「少天,你試試將它們聚在一起。」

 

抱著黃少天旋身閃進左邊的巷道內,但是顯然閃躲並不是他的強項,右肩被利器貫穿而過,好險左手立刻反應,馬上補強了手的力道,否則就把黃少天給摔出去了。

 

「你的肩……喻!」他沒喊出後面的話。黃少天想要提醒的時候,眼前的狀況已經來不及了,他望著還帶著他奔跑的人,「我、我試試!」

 

黃少天抱住了喻文州向後看去,那些追逐的暗影就像是水氣般,黃少天看著它們,明明自己這麼的冷靜,但組織語言的情緒就像是炸開一樣的沸騰。

 

『凝聚。』

『不管你或是你們是什麼,順從我,順從我!凝聚在一起。』

『像是水,像是冰。』

 

從黃少天的話語裡,力量像是鼓聲般點點連連傾瀉出來,那些本來追擊的暗影就像是突然失去了對自己行動的掌控權,全部凝聚在一起,化成了水、凝聚成冰,然後抓到這一瞬間,原來抱著黃少天的青年在這一瞬間,急轉過身,指尖一道光閃過直直的射向那一瞬間「可攻擊的」暗影,冰塊散裂的聲音伴隨著煙霧消散。

 

「做的好,少天。」喻文州那應該被貫穿肩膀的手,衣服雖然破了,但裡頭的傷口已經不知所蹤,他摸了摸黃少天的頭,微微一笑道。「做的很好。」

「你……」黃少天掀開喻文州肩膀處破損相當厲害的衣服,那裡頭的傷口已經完全癒合,完全看不出曾經受傷過。

「已經遲到一節課了,我們請半天假?」喻文州看了看腕上的手錶,接著微歪著頭想著笑問。

 

 

 

周澤楷一個人在學校裡。雖然身邊很多人都混進了學校各個區域裡,但實際上能夠光明正大出現在他身邊的人卻沒有半個。周遭的氣息很亂很雜,跟在房間裡,待在結界裡的寂靜不同,每一處、每個人、每一道呼吸、每一粒細胞都發出了生命的聲音,很吵雜,但卻不會令人厭煩。周澤楷覺得自己還能忍耐,雖然多少有那麼一點不安,但是他並不討厭這個他彷彿第一次造訪的世界。周澤楷坐在窗邊的位子上,窗外倚著一株特別高大的樹,綠蔭正好給他擋住了炎熱的日頭,他看著那樹,粗糙而老邁的外貌,一點都不好看,卻非常的溫柔──即便那只是周澤楷自以為是的錯覺。

 

「那個,周同學,外頭有人找你。」一個性格上大膽一些的女同學在下課的時候,試著湊的近了些跟周澤楷搭話。

「……好,知道了。」

 

周澤楷愣了幾秒之後,才意識到對方是在喊自己,然後看向了門口那邊,站起身走了幾步才突然想起了什麼,又回過身,叫住那個女同學。

 

「那個,呃。」

「我嗎?我姓戴……」

「謝謝你。」

「啊,不客氣。」她笑了笑,然後紅著臉回到自己的小圈圈裡去了。

 

周澤卡沒有多的心力去注意到那些女孩子們嘰嘰喳喳地說了什麼,因為那個將他叫出外頭的人,他似乎是認識的,同為言靈師家系的三個同齡者之一,擁有強悍控制力足以開始穩定工作的人──王杰希。周澤楷眨眨眼,他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上他,當然,也許只是因為他現在還基本上是個孩子,尋常人想想也會覺得這是正常的。

 

「你好,本家那邊,要我來跟你說一聲,如果有任何狀況,我也在這個學校。」王杰希講話語氣嚴肅,但聲音還很幼稚,組合起來略為讓人覺得好笑。「可以互相幫忙。」

「好。」

「黃少天,也在你的班上……但他今天應該是不會來了。」王杰希中間斷了一下話,然後接著說道,「那麼,我先回教室了,我在對面走廊的五班。」

「好。」周澤楷點點頭,對著眼前的人所說的話沒有什麼特別的異議。

 

這個季節十分古怪,早上到中午時還十分炎熱,到了下午卻突然烏雲密布,不一回就下起了大雨,周澤楷在學校裡與周家的其他人若是沒有必要是不接觸的,即便到了回家的時刻,他也只能乖乖地等在走廊上,按照安排,應該是孫翔要來保護他回去的,但是眼前這個人卻顯然不是安排好的人。

 

「江!」

 

撐著雨傘的男人這不正是江波濤,他笑意盈盈的走向前,即便他不是一般人要抱起周澤楷並不困難,但是在外頭為了不顯出異於常人的感覺,加上周澤楷很早以前就不讓他在外頭將他抱起來了,他們僅僅只是牽起了對方的手。

 

「很抱歉,我改了既有的配置,第一天,果然還是我來帶您回去比較安心。」江波濤低垂著頭,周澤楷還是孩子體溫高了一些,他手心被那溫熱暖著,就像是順著血液直達心臟,流動著生機。「小周沒有生氣吧?」

「嗯。」

 

怎麼可能會生氣呢。但即便周澤楷不說出來,江波濤看著他的表情也能理解他的心情,於是他笑了笑,牽著周澤楷走了一段路,才坐上了周家的車子照著原來的預定踏上回「家」的路程。漫天大雨下,灰濛濛的天氣阻礙了一部份的視線,目送著接走周澤楷的車子,也跟著要離開學校的孫翔莫名地回頭看了一眼,二樓周澤楷的教室感覺起來有些什麼看過來,但他的探查術卻搜尋不到人氣……這一恍神,車子都已經離開了視線範圍,孫翔也只得放棄。

 

 

 

「挺機靈。可惜經驗不足……」

 

教室靠著窗戶邊,一個青年正不疾不徐的點菸抽了口。他看著那青年散去的探查術,就這麼化成了紅點光消失,完全沒有查探到他……還有另一個人。如果他們算是人的話。

 

「小朋友嘛。」教室尾端那頭,方士謙穿著小熊襯衫笑了笑。

「說吧,你想讓我做什麼?」


TBC...


评论(7)
热度(31)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