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ABO設定][黃喻]【不是意外,不是錯覺】(上)

※就是為了寫寫純肉打的文,邏輯什麼的,直接丟掉吧(撫額)

ABO設定,黃少天/A,喻文州/O

大概除了許景熙之外藍雨全員A吧,作者設定有點腦洞,不打算寫太多虐虐,所以單純寫溫柔一點的長~~肉,大家都知道喻文州是O,並且很理解喻文州的才能。中間唯一的虐大概是黃少強上了喻隊吧(掩面)

 

黃喻HE。

==========

01

 

「唔……」

「嗯嗯……」

 

嘖嘖的水聲在空曠的空間中跟呼吸一樣的響亮。濕潤的舌尖與另一個人的舌頭捲在一起,舔著吸著含著,四周滿是交纏著的信息素,刺激著雙方的感官跟本能,無論他們本來的意願是什麼,本能,就是難以抵抗。一次、兩次、三次的捲在一起被狠狠吻住的那個人幾乎漸漸喘不過氣來。

 

「唔停──嗯……」回過神來的那個人花了好大的手勁,才把已經把自己壓制在牆上的人推開。「少天,可以了。」

「呃……嗯。」舔著唇角,這時的黃少天一身Alpha的強勢氣息,跟平常的他相當不同。

「謝謝你,真的。」喻文州不自覺的感受到被Alpha的信息素緊追的壓迫感,可怕的不是被人追著,而是怕自己抵抗不住那瞬間的腿軟。

 

Omega的自制力就跟夏天裡的冰塊一樣,而一個Alpha就是那令人難以抵抗的炎熱。喻文州對自己的耐性跟毅力一直都這樣的自信,偏偏身體在這方面的本能反應跟自己一直以來的態度完全是兩個極端,在這種時候喻文州總會特別尷尬。

是,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接吻了。

不過說是接吻,或者該說是利用黃少天的Alpha身份為自己壓抑住Omega天生本能的發[ ]情衝動。抑制劑雖然仍然有持續服用,但是這種大型比賽,四周充滿著激動狀態的Alpha和Omega各種信息素半空中激蕩,即使是體制已經遲緩的偏向Beta的喻文州,也無法穩定的自控。

於是,自第一次剛好抓到黃少天這個Alpha接吻製造臨時標記,有效的抑制那排山倒海的發[ ]情期本能之後,就造成了他們一種微妙的定律。

 

「隊長隊長隊長……隊長……」黃少天不停的喃喃自語著。

 

黃少天身為Alpha還曾經有過一段很厭惡Omega的時候,訓練營的那回也沒少在大夥面前講過幾句壞話,以至於自己知道喻文州是Omega的那回,差點要被拱去訓練室門口跪上三天求原諒了。當然最後喻文州並沒有跟著大家起鬨,於是黃少天的膝蓋最終還是保住了。

他的厭惡認真說起來並不是歧視,而是因為自己身為Alpha不得不對著Omega的信息素做出本能的生理反應,榮耀這容易人心激昂的地方,黃少天好幾次不得不跟看到自己就發情的Omega粉絲近距離握手,那種巴不得自己就在看台上把對方給姦了的信息素暗示,讓黃少天極度的不舒服,不只因為對方發情,更因為自己的身體也不自覺的對那樣濃厚的信息素做出了反應。

 

──即便對面連是個什麼蔥什麼蒜的貨色都不算。

 

身為極度保守派Alpha的黃少天曾經就是個除了榮耀之外,對那種深陷未知本能的不能自控感到徹底排斥的類型。用黃少天自己的話來說就是……

你呀的,就只有被上的可憐,那天生就必須被當種馬的人不可憐嗎?種馬也有人權的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我也不想看到哪個蔥哪個蒜就撲上去播種,這種事情我難道不可排斥一下嗎?不行嗎不行嗎不行嗎?

 

「呃,少天。」喻文州腦袋裡還回響著N年前黃少天的抱怨,但是眼前的青年卻不是當年那可愛的模樣,雖然壓制了發情期徵狀,但是黃少天的Alpha信息素濃厚得就像是甜酸的檸檬,幾乎快逼著他有些想遵循本能想跪下舔對方性器的衝動了。不過他不是一般的Omega,他是藍雨的隊長喻文州。「少天,可以了,謝謝你。」

 

堅決的推拒自己的本能,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跟黃少天,都不是那種會任意沉溺在本能之中的個性,他們會是很棒的隊友,也會是很棒的夥伴……他們包容自己這個明明是最被人所輕賤的Omega為隊長。而且……喻文州並不希望,造成任何的錯覺。

叩叩,敲門的聲音及時插[ ]進了他們之間。

 

「……隊長、黃少,你們好了嗎?」李遠並不是特別遮掩的問著,「我們該出場了。」

「好了!我們走吧──少天?」喻文州不著痕跡的推了一下黃少天的身軀。

「噢噢──好的!」

 

黃少天這才收回了自己把對方困在牆上的雙臂,不知不覺中他對喻文州在這方面上越來越強勢,他知道自己有了變化,他本來就很喜歡喻

文州,但是他並沒有深切的明白自己到底是景仰還是單純的夥伴之間的情誼,直到他知道喻文州是自己最為厭惡的Omega那時,也沒有深切的感覺到改變。他不會也沒想過改變自己對喻文州的態度……但是一次、兩次、三次、四次,無數次的唇舌交纏之後,他知道自己現在其實感覺相當不對。

 

「對了,少天……每次都讓你來幫我,有點過意不去,之後看看如果別人有空的話。臨時標記這件事──」喻文州一邊拉開門,一邊說著。

「請繼續讓我做下去吧!我可以的可以的可以的!隊長必須讓我來守護啊!而且我們隊上我的Alpha信息素是最完整也是最強大的狀態吧,突然換其他人來做的話,會曝光的吧?」

「啊?是這樣……」喻文州不自覺的避開了黃少天的湊近,他現在雖然已經壓抑好了,但還是無法接受跟那像是在張顯Alpha已然成熟強大的氣息相匹敵。

「就是啊就是啊,就繼續讓我來吧?隊隊隊長……」無視喻文州那一瞬間的閃避,黃少天仍然撲了上去,像隻大型犬一樣的撒著嬌。

「那就……拜託你了。少天。」喻文州笑著,然後伸手摸了摸黃少天的頭髮。

 

黃少天跟著喻文州離開了房間,腦袋裡突然回響起了第六賽季冠軍賽那天,喻文州第一次迎來的發情期,無法單純用藥物克制的狀況下,衝回了休息室,而只有自己注意到,就在那時候喻文州第一次,真正的,展現了Omega本能那天崩地裂般的信息素,甜甜鹹鹹的混合著海水跟花的香氣,靠在櫃子上的喻文州發著抖幾乎站不住。

自己一伸手扶住他,他就纏了上來,痛苦又無奈的充滿了歉意。

 

『抱歉少天──為了勝利,讓我利用一次。』

 

喻文州把自己壓在了牆上,吸吮著自己的嘴唇,明明自己才是那強悍到不容置啄的Alpha,但一瞬間震驚的沒有注意到太多,他只覺得……那一瞬間,如果這一生一定要跟某個Omega接吻的話,那個對象是喻文州,也不錯。

 

「隊長──我不在意。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在意,所以不要找別人喔。」

「呃……」含糊了沒有答應,喻文州趕緊推開門出去,對著外頭的笑了一笑。

 

黃少天那話是靠在耳邊說的,想必外頭的人並沒有聽到什麼,這下是三個人的場合了,別人在至少能沖淡一下這種莫名的狀態,趁著黃少天走在身前,喻文州忍不住伸手捂住了黃少天剛剛跟他說話的那只耳朵,癢癢麻麻,他是想要壓抑住那種本能,而不是就這樣認定了一個Alpha,只可惜身體的反應不是這樣,雙腿之間開始微濕的反應實在太糟糕。不過抑制劑跟臨時標記雙重功效下,他幾乎看不出改變。

 

「快快快──我們上場吧!絕對不能讓那個葉不修出盡鋒頭,走吧走吧走吧走吧走吧!」

 

 

 

喻文州正在想辦法,黃少天也在想清楚。

只可惜事情的發展並不如他們預期的前進,榮耀的職業圈內,說真的幾乎都是Alpha毫不懷疑的,畢竟Omega本來就是極少數的存在,公開場合這樣隨時信息素滿天亂飛的景像,隨便一個Omega都會瞬間拜倒在場上的激情之下公開發情。在榮耀圈多得是A/A或是A/B的情侶黨不勝枚舉,就算真得有Omega的存在,多半早早就被標記了。

 

這一次,他們到客場比賽,對手是霸圖。據說為了給新賽季熱場,特定把才剛退役的韓文清等人找回來,跟張新傑他們重現當年『一如既往』的十年霸圖。氣氛高漲的信息素讓喻文州覺得身體都熱了起來……

 

「……竟然,在這種時候。」

 

好險真正的比賽時間是明天,喻文州藉著霸圖招開場前的記者會,以身體有些不舒服,先一個人閃進了休息室,門一關上幾乎就撐不住自己已然失力的雙腿,自多年前那一次之後,就沒有再遇過這樣的窘狀。喻文州很清楚Omega的發情期多麼的瘋狂,他也並不是永遠都在使用抑制劑抑制自己的本能,至少從自己房間床頭櫃的左邊深處擺放著什麼東西,那些撫慰自己身體的道具,已經是使用頻繁到過去的自己難以想像的地步。

乳[ ]尖跟衣服輕輕的磨擦都能產生快感,下半身癱軟如泥一樣,說不出口的地方流出汁液沾著褲子讓喻文州一陣羞赧。這種狀態,就算服用抑制劑都無法有效遏止住,只能藉由黃少天……喻文州覺得自己都快產生黃少天依存症了,頭在門板上用力的往後撞了幾下,讓自己保持清醒。

 

「……隊長?」

 

門外頭的聲音並不是那個自己以為的人。而是更為稚嫩的聲音,說稚嫩其實也不正確,現在的對方可是年滿十九的榮耀最顛峰的明星選手。

 

「隊長你怎麼了嗎?」

「……小盧,少天呃、呢?」

「黃少嗎?他好像被記者纏住了,還是該說是黃少把記者纏住了……」盧瀚文就這樣站在門外頭跟裡頭的喻文州說話,一直聞到香香的味道,身體都有些熱了起來。

「是這樣嗎?」

「隊長,你現在還好嗎?感覺聲音悶悶的?需要我幫忙嗎?」

 

喻文州其實已經伸手搓揉自己的雙腿間了,不自覺之中已經開始本能的行為,外頭各種的信息素夾雜在空氣中,刺激著喻文州壓抑著的神經……而外頭那個人,是個Alpha。

 

不行了。

撐不住了……

 

喻文州眼眸一瞇,他並不打算在這種地方,失控的出醜。他不知道等到黃少天出現,自己已經是個什麼模樣了,把心一橫,他是藍雨戰隊的隊長,不是任人看笑話的發情騷[ ]貨。誰都不可以看到自己那種模樣,包括黃少天也一樣。

 

「……小盧,我需要你幫忙。」咬著牙,他抖著雙腿將身體移開門板,讓盧瀚文可以推開門進來。

「好?需要我幫什麼忙?喝水嗎?還是拿冰枕?」盧瀚文看到滿臉通紅的喻文州,一瞬間並沒有意識到現在是什麼處境。「隊長你出了好多汗……」

「小盧……我需要你的信息素幫忙。」

「欸?可是黃少──」

「我現在,等不到他來了!」喻文州喘著氣,抓住盧瀚文冰涼的手,「就這麼做。」

 

一切就像是戰術指揮,盧瀚文不是過去那個還天真的分辨不出場合,需要人手把手的帶上來的孩子,雖然依然朝氣活潑陽光……但是他也知道事態的嚴重性,喻文州的事,全隊核心成員上下都知道,他們是劍,喻文州是王。兩唇相貼的瞬間,喻文州聞到了太陽的香氣,比起黃少天濃烈的又甜又酸的檸檬味,盧瀚文就是太陽下的青草,清新爽朗。

 

「謝謝你,小盧。」沒有貼在一起太長的時間,喻文州跟盧瀚文都各自退開。

「不會!不過……我還以為黃少很喜歡隊長?」盧瀚文拍拍膝蓋站起身,喻文州身上的Omega信息素雖然濃郁的讓身體不自覺的燥熱起來,但是很快的又回到了平時那樣穩定的狀態,只是氣味有變。「原來不是這樣嗎?」

「……少天他,適合他喜歡的人。」喻文州輕輕的笑了笑,「而不是因為受到Omega的信息素影響的本能,還好再過一段時間,我也該準備退休了。」

 

 

 

「──!」

 

黃少天大概這一輩子,從來沒有感受過自己這麼強烈的憤怒,就算被葉修那個渾蛋在場上壓著打這等丟臉的事,也是下一場再打回來的心情,那是不甘、自責……而不是現在這種背脊都要燃燒起來的憤怒。

 

原因,正是來自於喻文州身上的信息素氣味的變化。

 

一直以來,洋溢著花香跟海水氣味的信息素,都是用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混合成一種特殊的味道,雖然是臨時標記,但黃少天不是普通的Alpha,他是榮耀的劍聖,一個強大而又突出於其他人的Alpha,在這點上面,他甚至能超越葉修跟韓文清。

 

「黃少……你還好嗎?」旁邊的隊友不自覺的感受到很難忍受的威壓,出聲詢問。

「不好。」黃少天在記者會上一直都是被避開詢問的,自然也沒有人會多注意他的不自然。

 

但是,我的Omega身上融合的卻是別人的信息素……

是的,我的。

喻文州是屬於黃少天的,從六年前開始就應該是如此。

 

黃少天對自己萌生的想法,只愣不到一秒就全盤接受了這個事實。

黃少天看了一眼走到自己身邊的喻文州,對方對自己的威壓毫無反應,他想問對方這個味道是怎麼回事,比任何人都想問清楚這點。明明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的信息素包裹著……不讓他人聞到那好聞的氣息。

 

「隊長,你身上的氣味……」

「少天……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喻文州一邊笑著開著記者會,一邊感受到身旁莫大的壓力,那不是表情上或是肢體上的,而是一種情緒、神經上的威壓,喻文州想著……他不該,放任自己的私心,讓黃少天成為自己六年來的唯一臨時標記的對象。這個關係,早該在自己過份影響對方的時候,就該結束的……

所以,喻文州決定了,他不會向黃少天解釋這件事。


TBC


评论(12)
热度(283)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