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 09

前篇 濁流 01  濁流 02  濁流03   濁流 04  濁流 05   濁流 06  濁流 07  濁流 08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帶微葉王、黃喩劇情 (不見得每章都有,但就直接寫在前面,懶得一章章提醒了)


始祖上線。

工作總算到一個段落了,全力趕稿中


===================

09.

不同於一般人的眼睛所見,在某些人的眼裡比那滿天星河更為顯眼的,是那圍在王家外牆的參天咒術,若普通人什麼都不會感覺到,但對於他們這些以力量為五感的人來說,倒是難以忽視的清晰,那可是一不小心就會被劈得粉碎的攻擊性術式,非常的霸道強悍。


「走吧,看來方士謙也不是攜帶『永生』咒術的憑依。」


遠一些的高樓遮蔽處,等在此偵查王家狀況已久的兩人,在那些穿著暗紅色馬褂、來自本家的人從結界裡面跳出來之後,就立刻得到他們要的結論,方士謙──那個以兩種憑依的偶身改良出來的咒術人偶,也到了精疲力竭之時。


「怎麼了?」要離開的人發現身邊那個夥伴呆愣愣地看著方士謙被帶走的那個方向。

「我只是覺得。」黑暗中看不清面容,但那聲音是如此迷惘而稚嫩,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卻然而搖了搖頭,「不,沒什麼。我們走吧。主人在等我們。」

「嗯。」


他們俐落的消失在頂樓的遮蔽處,就這麼完全撤出這個地方。與靠近天空之地的寂靜不同,底下道路車水馬龍,人流車子川流不止,這天空盡處的寂靜與底下都市的喧囂,讓夜晚像是被切割成兩個不一樣的世界。




有時候時間一長,往往忘記了自己最初的性格該是什麼樣的,只剩下執著,對某項事物的執著,葉修點燃了手裡的菸,沒有閒情享受那麻痺味蕾的焦香感。接下了老友的請託,暫且照顧一下這個小朋友,讓他突然想起了過去他的身邊也有個小女孩,是自己曾經的搭檔──或說是主人──他唯一的妹妹,她總是溫順的待在他們身邊,直到蘇沐秋下葬之後,俐落的選擇離開本家的她,也與今日的王杰希表情有著微妙的相似。


──葉哥,別擔心我。

──我不會有事的,我早就想到處看看。


葉修眼睛閉著,菸頭的火光忽明忽暗,很多回憶不受壓抑的浮了上來。可能是因為剛剛把那個少年──王杰希送回了房間,對方比自己想像中還快的冷靜下來,然後就這麼直接回了房間。心念一動,葉修捏掉了自己的菸,然後走上了階梯來到那個少年的門前,停下準備敲門的手,他皺起眉心反手把門打開,裡頭果然空無一人。


「哈啊!我不是契約搭檔,可沒辦法跟你一樣感知他跑哪裡去啊。」葉修煩躁的抓抓自己的頭髮,嘆了口氣抱怨道。


只見葉修右手連動凌空畫起了術式,一個與孫翔相似的探查術發散出去,兩者雖然相似但葉修的探查術卻一瞬間帶著金芒,然後隱若無影。葉修退出了王杰希的房間關上門,他的探查術早已爐火純青,四周外牆上的咒術並沒有異常,表示人並沒有離開房子──想到這點葉修吁了口氣,不慌不忙順著探查術引領出來的痕跡,一步步的前往王杰希的所在,意外的並不很遠。




「喂,你這麼頑皮,小方一直都知道嗎?


王杰希端坐在工作室的正中央。稱為工作室,其實也就是他以聲下咒的地方,也是他與方士謙最常獨處的地方,跟其他人──黃少天或是周澤楷不同,他跟方士謙從來不一起作息,他做為方士謙的主人卻從來不去規範自己的咒術人偶,或許該說,他們兩個之間,因為方士謙的個性更鬧騰,他反而就沉靜下來了。


「他,應該是知道的。」


沒有因為葉修突然出現而嚇到,王杰希坐在他的椅子上,就像是一個小國王。他閉上眼,一個十四歲快十五歲的孩子露出這樣的氣勢跟神情,葉修的腦海裡突然感覺到一股憐惜,純真率性就好像從他的身體裡面被抽取出來,雖然過往多少可以感覺到,但此刻卻明顯得無法視而不見。


──葉前輩,我們家的小少爺,是個曾經會用『聲音』嚇人的孩子。

──多可愛啊。

──真希望他,變回以前的樣子。

──不過,現在也是很可愛的,你跟他相處過就知道了。

──頑皮又鬧騰,但是也很體貼溫柔的人。


「我陪你待在這裡吧。」葉修靠在了一旁的窗上笑的說。

「才、才不用。」王杰希眨眨眼,似乎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這個他驅使不動的人。

「對了,我們第一次這麼清楚的近距離見面吧?」葉修忍不住三秒又開始自顧自地說起話。

「……之前在本家的時候。」

「啊?」

「沒有啦。」王杰希抬起頭,看著突然湊近自己的臉。「你做什麼!」

「嗯嗯,我以前都沒發現,你的眼睛似乎一大一小的很明顯啊。」

「什、那又怎樣,並沒有礙到什麼人吧!」王杰希本來心情就很糟了,因為葉修一鬧口氣更不好了些,「你管我這麼多。」

「沒有要管你啊,我只是說說我自己的觀察結果而已。」


『誰允許你說了。』


作為言靈師,情緒跟出口話語都必須小心,王杰希在這樣的環境下久了,總是壓抑著自己,現在這些話語已經稱得上是口氣相當惡劣了,四周都響起了劈哩啪啦的力量摩擦聲,葉修的手臂上就這麼硬是多了一條傷痕,然後又快速的癒合好,眼前的狀況似乎王杰希都被自己嚇到。


「會發洩也是好事啊,既然情緒不好就別硬藏著,你根本藏不住。」

「你──」王杰希瞪著他,似乎感覺因為剛剛那樣情緒好了些,「我是不會跟你說謝謝的。」

「我也沒要你感激。小少爺,你這樣瞪我真的很好笑,以後乾脆叫你大眼好了。」

「你……」


王杰希拿這個人沒轍,嘴上抗議無用,又做不到完全無視這個人。這來來往往之間,他的心情也顯然被轉移了多數的注意力在應付眼前的這個人,不知不覺之間,情緒也好了很多,他對方士謙的狀況是早就明瞭的,他也早早的就做好了準備,但說到底自己仍然是個孩子,還是壓抑不住自己的眼淚跟情緒,即便對於很多同齡的孩子來說,他已經相對壓抑的,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嗯?睡著了。」


葉修看了一眼那個倚在椅子上呼吸聲平穩而淺的少年,然後伸手將人給抱了起來,將人帶回了房間,路間遇上了僕役,他輕聲的交待了明早給少年請假的事,然後不自覺的溫和的摸著對方的頭。


「果然只是個孩子。」




被送回到本家的方士謙,或許應該說方士謙憑依,那些站在一旁穿著暗紅色馬褂的人們,突然之間化成了飛散的花瓣,然後就這麼直接消失在原地。將方士謙的憑依接過手的人們全部清一色面無表情,反應就像是沒有靈魂的人偶般。


「始祖大人。」


突然間不知何處的鈴鐺驟響,一個穿著華美的暗紅色長袍的男子從樓梯最上層出現,看不出五官的臉上帶著一張純白的人皮面具,旁邊垂著兩條中國結,那墨如夜色的髮還有一步步走下台階的姿勢,不知道為什麼給人一種他其實年紀並不大的感覺。


『冬蟲夏草、防風。』

『回來了就好。』


方士謙的憑依偶身上一時間草木蔓生,在瞬間生出了兩朵奇異的花,接著快速的凋謝,那結成的並不是果實,而是兩團綠色光芒,一深一淺的交錯閃耀著。只見它們漂浮在空中迴旋、翻轉,最終往那男人手中飄去,被收入了兩顆墨色的手玉之中。幾不可聞的,似乎聽到了男人的笑聲,然後他也不多留,直接轉身走回了黑暗之中。


「恭送始祖。」一旁的人偶像是機械般唱誦著,即便那個人早已經連氣息都看不到了。


地上那已經燃燒殆盡的偶身,被打掃的僕役搬起,抬入了一個整個房間都是游泳池般的地方,他就這樣被丟入了那黑暗的水中,然後門就這樣碰的一聲關了上。




滴、澢,滴──澢,滴──


『祝告。』


江波濤躺在黑暗中,他想著自己是不是又像尋常那樣陷入了夢境之中。他的身體比想像中崩壞的更快,人偶的禮物不都是美好的回憶,至少他的全都是他那些曾經痛苦與折磨的過去,他與他的主人從未同心過,他後來有一天,見到了薄藍──那個美麗的人偶最終精魂散去,在美夢中睡去。


『以天為鑒。』


只可惜自己,沒有美夢。


『以地為證。』


他想著今天自己會看到什麼,他其實多少有點期待自己最後一場夢做完之後會看到什麼,也許是周澤楷。雖然他不是與自己靈魂契結之人,也最好不是。


『奉上生辰做為契文。』


──不對。

不對!江波濤開始掙扎了起來,這不是夢。


『吾為周澤楷,年方十四。』


場景一瞬間向四周展開,江波濤恢復了原來白髮白瞳黑衣的模樣,底下的偶身忽隱忽現,他並非如自己夢中所見的躺在床上,而是漂浮在一圈又一圈的術式之上,起陣者正在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出在心中反覆練習好幾次的話語。


『願共享靈魂脈絡,將我的力量與他的靈魂永遠相繫。』

『永不背叛,永不分離,如契如靈所示,如聲所告。』


小周!


『奉告,此靈魂之名為──』

『無浪。』


言靈師的話語,就是開啟力量的鑰匙。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天生天授的神力,他的每個字每個詞都賦予了強制的指示力,可以控制無形的物體,可以任意混亂人心,可以阻斷生命的流動,可以操控靈魂的脈動。江波濤底下的術陣開始發光、旋轉,然後包裹住兩個人,周澤楷的身高還只在他的胸膛以下,但江波濤沒有時間了,他捧著那個跪倒在自己面前的青年的臉,然後落下了一個輕吻。

這就是契約的開始。

江波濤感覺自己幾近腐鏽的身體裡,突然竄進了大量的生命力,多麼的痛苦、多麼的令人恐懼,但是又這麼的耀眼,那是甘霖,卻也是毒藥。他的靈魂與周澤楷相連,與他的感知同步,自己將以他的誓言為依,與他的生命共存。


「吾為無浪。」


江波濤睜開眼的瞬間,一雙藍芒從瞳心中沿著肌膚往外擴散,就像是被病毒侵蝕一樣往外褪皮,每一吋、每一絲,直到化成了黑瞳黑髮,直到每一吋肌膚都白裡透紅,充滿了勃然生機,直到比過去更像是個人類的模樣。即便那只是他身體內部的咒術又重新的被啟動而已,那也無所謂,至少對周澤楷而言。他就是江波濤──他的江波濤。


「承言以諾。」


從這一刻開始,他比任何契約的咒術人偶還要更靠近周澤楷。他拒絕周澤楷,是因為即便成了契約,他的狀況也很快地就會消逝,他不希望建立那樣轉瞬即逝的聯繫,他的「心」只需要他一個人負責,只是他沒有想過,會變成現在這個狀態。江波濤從地上俐落地站了起來,他現在覺得自己有點混亂,這可不是一般的契約,這甚至會限制住宿主的身體跟心靈。

他們私底下戲稱這個契約就像是「冥婚」。


「小周。」


江波濤看著那個方才做事果決俐落的孩子,此刻卻顯得有點有些惶惶不安,忍不住嘆了口氣,方才沒機會阻止,現在再說不想也只是矯情而已,江波濤無法板起臉來對這樣喜歡自己的人說任何一句重話,更何況,他從來就是這麼寵著小周的。


「那幾個傢伙也有參與對不對?」


不過,這並不代表他不會記仇就是了。在屋子外頭守著的眾人突然感覺背脊一涼,他們默默地朝著看似平靜的房間望去了一眼。這時的江波濤伸手抱起了周澤楷,然後在他臉上笑著親了親,這動作就跟過去並無二致。周澤楷感覺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心安,毫不猶豫的伸手環住了江波濤的脖頸──用力的圈住了「他的」江波濤。


「江。」

「小周,怎麼了?」

「我的江。」

「嗯,你的。」


江波濤並不抗拒,這在身體裡面遊走的,屬於周澤楷赤誠而濃烈的感情。就像一顆子彈射進了身體裡後,化成了煙火在身體的四肢百骸迸射著屬於主人獨有的美麗記號。江波濤咬了口周澤楷的耳朵,然後在他因刺痛看向他的時候,忍不住頑皮的笑了笑,這個神情過去很少看見,周澤楷一瞬間總覺得被迷了眼。


「唔,接下來的,等你再大一些。我再告訴你吧。」


周澤楷望著江波濤突然也側頭咬了他臉頰一口,眼神灼灼的望向他。


「等你,」周澤楷不由自主的還是紅了臉,「教。」

「好。」江波濤不自覺地輕笑出聲。






评论(4)
热度(26)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