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 10

前篇 濁流 01  濁流 02  濁流03   濁流 04  濁流 05   濁流 06  濁流 07  濁流 08  濁流 09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帶微葉王、黃喩劇情 (不見得每章都有,但就直接寫在前面,懶得一章章提醒了)


這周忙到不可開交(躺平)

工作總算到一個段落了,全力趕稿中


===================

10.


黃昏時分,毫無預警的狀況下本家內突然闖進暗影。就像是從牆壁與地板浮起了大量的汙泥一吋吋地吞噬著樹木與生靈,往中間逼近,在宅邸內走動的人偶幾乎在一瞬間,還來不及反抗就被覆蓋過去。整個山中豪宅發出了一串串的震耳欲聾的鈴鐺聲!


「入侵者。」

「有入侵──」


就在外宅被整個吞沒所有的汙泥像是海水倒灌一樣的往裡頭流去。幾乎就在這個時候,內宅裡那個躺在貴妃椅上安歇的男人,他並未張開眼,雖然覆著面具看不見五官,但是可以感覺得到他的不耐煩。


『無知小輩。』

『這裡豈是汝輩放肆之地。現出真面目吧。』


幾乎是聲音隨著半空中搖晃的鈴鐺傳出的瞬間,那噁心的汙泥就像被暴擊了一下,瞬間消失無蹤,藏在裡頭掩飾面貌的人們隨即無可遮掩。五個穿著同樣造型蓋頭披風的人就這麼出現在外宅的屋頂上。同時四面八方出現了許多穿著暗紅色馬褂的持刀手,將他們重重的包圍起來。


「主人,這裡只有我們。」

「那些傢伙沒有來!」


四個人激戰的過程中,似乎是以護著中心的人在戰鬥,只見中間的那個男人咬了咬牙,隔著單邊眼鏡的鏡片看向了半空中的某處,嘴喃喃唸起像是咒文般的話語,伸手一抬,一個板機扣下打碎了看不見的某項咒術。


「撤。」


他手上捏出了術法,嘴裡再次喃喃的唸著什麼。突然之間,就像是無數的線路蜂湧而出,將外圍四個人保護了起來,接著開始慢慢地消失的在眼前。這樣的咒術可以說是相當的特別,特別的只要看過一遍就不可能忘記。


『嗯,你是──』


就像是看到了什麼,始祖本來懶在椅子上的身體突然直了起來,就在他追出去的那一刻,那些人不知道被什麼力量給帶走,只見最後一個離開的人突然回頭望了一眼追出來的身影,斗篷下的嘴突然笑了笑。


「沒想到是你成為了始祖。」人就這麼凌空消失了,只留下聲音還確實傳達了話語。


臉上帶著人皮面具的男人一瞬間右手握拳,然後又鬆了開。這場突如其來的攻擊,就這麼詭譎的結束了。




白板上畫上了溫度跟密度的數據圖,講台上的物理老師畫好了圖表之後,回頭拿起了課本,看了一眼之後繼續教課,講台上的青年大概三十歲左右,端正的五官戴著無框眼鏡也不顯老氣,倒是給人一種和煦微風的氣質,是學校特地聘請來的資深老師,在校園裡頗有人氣。


「水的三態,是根據溫度變化而改變……」


除了顏值,課程價值才是重點,肖時欽雖然並不是特別生動的講課方式,但帶入一些實驗室的趣聞跟生活推演,加上他自己研發出來的背書小訣竅,著實讓不少對這科相當頭疼的學生有不少助益。下課鐘響起,黃少天一整堂課昏昏欲睡的精神終於回來了,幾乎是一喊了下課,他馬上就伸起了懶腰。


「我的天,終於下課了,周澤楷周澤楷周澤楷──你等等中午有沒有愛心便當啊,還是要跟我一起去食堂?」

「跟你去。」周澤楷這就算是一次回答了黃少天兩個問題,反正最終結論是一樣的。

「啊?什麼意思?你這是有帶愛心便當要跟我去食堂吃,還是沒帶要跟我去食堂買?到底哪個意思?」

「沒帶,跟你去買。」


周澤楷說話就是這樣了,也不是語焉不詳,就是說話幾乎只挑著重點說,可以理解是因為家裡人做得太多,以至於他在很多事情上面都顯得各種偷懶,而且在他看來他明明都已經回答了啊。


「算了算了,我們走吧!喂,小戴。你跟我們去吃嗎?還是你今天有約人?」黃少天叫住了拿著便當往外走的戴妍琦,看著她原地小跑的看了過來。「我是說,我跟小周要去食堂,你要一起來嗎?」

「不啦,我有事。今天中午我可忙啦!」

「知道了,妳快去吧。」


戴妍琦笑著揮揮手,黃少天絮絮叨叨的說著最近聽來的傳聞講的是她跟上物理課的肖老師聽說是親戚,所以有時候還會因為這層關係被擺脫幫忙處理一些事什麼的。




與那一次的契約之後已經半年過去了,自從方士謙回歸本家之後,那暗影的行動就幾乎暫停了下來,不知道是因為他們是否發生了什麼內部狀況,或終於發現了他們這樣盲目追尋的做法毫無意義,也因為這樣,喻文州、葉修跟本家的陷阱也就等同於廢置的狀態,但就算不需要防禦來敵。日子也會一步步的往前進,現在的周澤楷跟半年前相比,骨架完全展開,就身高來說將近抽高了三分之一的高度,一口氣比黃少天還高了一個頭。


「是說最近不是很太平嘛,文州那個人啊,神神秘秘的不知道老往哪裡跑,你家的那個叫什麼……呃、江先生是吧,他平常都在做什麼你知道嗎?」

「不知道。」周澤楷搖了搖頭。

「欸?你都不會好奇的嗎?」

「唔,不會。」

「我超好奇的啊,我家那個就是給我一種神神秘秘的感覺,怎麼說呢,覺得他好——帥啊,但是又覺得怎麼老是不讓我知道呢。多半就是些危險的事吧,我也想跟著冒險。」


黃少天不像是一般的言靈師,不會刻意回避說話跟表達,但是卻很精準的回避了可能造成「言咒」的力度,別人是說話沒有重點,他卻是回避了重點,但也不會讓人聽不懂,他意圖「傳達」的話語——現在雖然是平和的狀態,但所有的活動並沒有停止,私底下的搜查依然持續著。


「嗯。」

「我們這一代,好像就你跟你的契約人偶沒什麼狀況,王杰希聽說自從之前他的人偶回歸了之後,一直沒有換新的契約。雖然目前本家給他找了新的人偶就近培養感情,但似乎沒什麼效果。」


周澤楷沒說話,他跟江波濤之間的狀況,自半年前的那一夜已經發生了各種變化。當然這些變化並不足以為人所道,做為言靈師來說他所做的選擇是令人訝異的,但是本家對此並無多說什麼,甚至沒有任何的傳令,但依然另外指派了人偶給周家——做為約定的條件之下監視跟合作關係。


「有狀況?」周澤楷不自覺的脫口而問。

「沒有沒有沒有,剛剛不是說了嘛,就是他常常不帶著我玩啊。」黃少天明顯的身體一震,然後笑著搖了搖手。

「嗯。」




放學來接周澤楷的人,依然排的是孫翔,即便現在江波濤的身分已經完全是自己人了,但是在江波濤知曉全盤布置後,並沒有大動作改變配置,孫翔的高機動性跟高偵查,還有近距離攻擊能力還是最全面的,在容易有突發狀態的時候最適合保護周澤楷。江波濤本來就熟悉周家的配置,現在幾乎完全是自己人的狀態下,更是快速的融入了進去。


「唷,回去吧。」

「嗯……」


不過在這半年裡改變最大的並不是江波濤,周澤楷站定在孫翔的面前,本來還在他胸膛上的身高,現在已經跟他差不多高,大概這世界上變化最劇烈的該算是成長期的孩子吧。


「對了,江波濤要我跟你通知一聲,今天有工作。」


周澤楷點了點頭坐進了車子後座,所謂的工作嘛。就是言靈師的老本行,之前因為他還沒有選定人偶,所以這些工作幾乎都讓王杰希跟黃少天分掉了,但三個月前他開始正式的分到了工作。




工作室之中,難得穿淺色衣服的江波濤一身米白的薄長袍坐在了術紙圍成的陣法裡頭,上頭的文字是『加固』、『強化』還有『再生』。周澤楷不自覺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後走進房間內,門立刻自動關閉。


『甲未年丁時卯刻,姓陳,名某某。』


周澤楷看著眼前的資料朗聲唸出,將照片上的人與他的生辰八字姓名連結起來,只見這頭相當的平靜,但江波濤坐著的術紙卻開始在無風的狀態下飛舞了起來,圍著江波濤發出了光芒。


『於此時算起三年後,由血液中的脂肪於臟器外凝聚,於癸未年大量出血。』


幾乎是瞬間,江波濤的身體上立刻出現了大大小小的傷痕,但是卻立刻恢復了原狀。現在跟以前不同,沒有這麼多懸案,所以在使用言殺術的時候,相對起來較為麻煩,將會根據委託資料上的資訊,討論出最可能致死的原因,利用言靈師的『言術』加強這個可能性,並追加導引。雖然麻煩,當相比起以前,現在的方式反噬的力道並不強烈,幾乎不會遇上致命的反噬。


「下一個。」


周澤楷沒有回頭,僅只是點點頭,然後拿起下一份資料。工作的時間意外的長,差不多花了兩個小時,周澤楷吁了口氣,很少一口氣說這麼久的話,唸這麼多的字,現在總覺得喉嚨沙啞,甚至帶著些痛。


「唔……」

「小周辛苦了。」江波濤站起身,然後伸手扶著自己的衣服,搖了搖頭。「這件衣服又不能穿了。」


工作結束之後,江波濤身上的衣服總是變得破破爛爛的,這次胸口處的衣服被一長條的切開,露出裡頭的身體,周澤楷眨眨眼,雖然眼睛確認沒有什麼傷痕,但還是有種不確實的感覺。


「沒受傷?」

「沒事。」江波濤帶著安撫地笑著。

「我摸摸看。」

「咦?等等──」江波濤來不及阻止,周澤楷已經伸手摸上了被反噬割開衣服而裸露出的身體部位。


周澤楷小心翼翼的翻起那些衣服殘片,確定下面的皮肉狀態,即便對於咒術人偶而言,外層的面貌僅只是一種滯留世界必須的假象,但周澤楷的觸碰卻讓自己身上所附有的高感知咒術強烈的轉動起來,可以感覺得出來對方那一份謹慎對待的情感,江波濤不自覺的臉紅起來,身體被手指碰觸的地方都覺得有點麻癢。


「小周,那個、我真的沒事。」

「江,不要亂動。」


周澤楷一開始的時候確實是有些擔心的,但是確認好那上面並沒有大傷之後,他不太難自控的心猿意馬起來,胸、腹、腰那一片的衣服幾乎被破壞的衣不蔽體,但看不出曾經的傷痕,周澤楷看了一眼那個難得連耳根都紅起來的江波濤閉著眼,他驀地大起膽子觸摸了起來。兩個人之間的態度突然曖昧了起來,但是卻僅僅只到這裡,沒有更進一步。江波濤伸手扣住了周澤楷往下走的手腕,身體往前親了親周澤楷的唇。


「──大方,還有其他人在等著。」江波濤安撫的啄吻著周澤楷的臉頰說著,「好了,我們走吧。」

「唔,好。」


江波濤下意識想牽著周澤楷的手,卻被對方拉住了手,不自覺的一楞。做久了那個照顧別人的人偶,突然意識到對方不再需要照顧者,自己的反應也不像是個慾望淡薄而僵硬的人偶,曾經那個可以一個人待著十多年的江波濤不知道去了哪裡,現在的自己簡直分分秒秒就要跟著自己的主人犯罪!──雖然他並不守人類的法律規則。


「小周,我──」

「嗯?」


至於生理這方面,人偶本身也具備了這個功能,只是自己從來也沒有用上過,雖然應有的知識一點不缺就是了,江波濤並沒有忘記自己過去可是說過兩次,之後會好好教導周澤楷這件事。


「晚上再跟你說吧。」江波濤笑了笑。 「沒事,我們走吧。」


周澤楷完全不知道江波濤那像是在發呆的表情底下藏著的糾結,只是很自然地牽起江波濤的手,開心地感覺到自己跟對方似乎差不多高這點。雖然代價是半年來的骨頭痠痛,但每天晚上江波濤都會給自己痠痛處揉捏,某種程度雖然身體有些不舒服,但藉機可以跟自己喜歡的人親近,一個自然而然發生的身體上親密接觸,也是一種因禍得福。


「嗯。」周澤楷不自覺地舒展了自己的脖頸跟四肢,做出些成長期的慣性動作,雖然還是牢牢的把江波濤的手握在掌心裡。




大概沒有徹底把江波濤變成自己人,都遠遠不知道江波濤是思慮如此周全的人物,性格上帶著一點超脫他給人感覺的頑劣,甚至可以說是一種頑皮,但是同時,卻又擅長於配合每一個人,讓每一個人都能夠與周澤楷的思維結合在一起。會因為被陷害而讓杜明、吳啟、呂泊遠掃了整棟周氏大樓所有的廁所,讓方明華跟他老婆好一段時間不能出去約會,還有整整那個看起來英明威武,實則相當單純的孫翔,可以說是被他無傷大雅的惡作劇鬧得不慎其擾,可是你很難討厭他,甚至是比過去更加的交好。

改變很不知不覺的,江波濤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缸溫水,會根據春夏秋冬自行調整溫度,讓人感覺特別的舒服,但對周澤楷來說,江波濤這點倒不算是改變,他一直以來都這樣不動聲色的配合著所有人,對於周澤楷來說,改變最大的是江波濤對於那些親暱互動上的主動。


「江?」

「噓,我幫你解決吧。」


周澤楷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被江波濤的舌頭所嚇到的孩子,現在已經15歲的他對於這些相當的好奇,但並不是對於任何一個女人的身體,而是江波濤的,他很難控制自己對於江波濤身體的興奮與衝動。江波濤作為他的契約人偶,會解開自己的衣服讓他看個究竟,但是卻沒有讓周澤楷實質上的進行任何撫慰的動作。


「江、江?」


今日相當的特別的是,江波濤主動摸上了周澤楷的身體,以雙手、唇舌進行了周澤楷身體上的紓解。


「江,你怎麼突然?」

「因為,你也十五歲了啊。」


江波濤那輕輕的一笑,分明沒有任何多餘的含意,但周澤楷卻感覺一種說不上來的魅惑感,既天真又撫媚,只有他一個可以感覺,只有他一個人這樣感覺。


TBC...

评论(8)
热度(33)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