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 11

前篇 濁流 01  濁流 02  濁流03   濁流 04  濁流 05   濁流 06  濁流 07  濁流 08  濁流 09  濁流 10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帶微葉王、黃喩劇情 (不見得每章都有,但就直接寫在前面,懶得一章章提醒了)

全職ONLY 《榮耀歸來》

主辦非常的用心,真的很遺憾不能在這場出新刊,台上的遊戲主持非常可愛,尤其是後半場的蘇沐秋。大概跟黃少天一樣的煩人,經典的一幕,蘇沐秋對著葉修說:這掛報(葉修)起標價多少你來訂啊,想當初你才300,我500.............我妹無價

還有上半場通殺全場的唐柔(爆笑

有時候看著這些活動,雖然說不上什麼初心不負,但是人生還是挺美妙的。

===================

11.

喻文州返回黃少天宿舍的路上,他一身靛色針織衫與深色牛仔褲看起來相當悠閒,只見他本來相當隨意的步伐突然一滯,然後腳一使力彈跳出去,幾乎是同時破空而來的一排錐子就打在他本來的行進道路上,而轉眼抹入地面毫無半點傷痕。喻文州在空中藉著一個蹲姿再次轉了方向,迴避了再次襲來的攻擊,來者顯然很了解喻文州的戰鬥模式,打出來的招式相當快而且密集,讓喻文州很難抓到空隙反擊。

但也僅只是壓著他無法反擊而已。

「──嘖。」

「唔!」

追擊的人意識到自己的攻擊並沒有達到意料中的效果,毫不考慮一招招連的更為兇殘,就在最後虛晃一招後,放下一個大招。喻文州似乎立即猜到對方意圖脫逃,但他追擊不及,人已然消失蹤影。

「哈啊──」

喻文州站定在地面上,似乎表情閃過慍色,然後深吸了口氣後看了看四周的道路,繼續往原來的方向前行。


在周氏大樓的頂樓上,江波濤看著底下的都市街道,這整個城市的構造其實很奇怪,周氏一族在都市靠近中心的地方建起了一棟底下每一層樓分組給不同商業公司的大樓,而上頭的部分則建成了周氏一族的根據地,與其說這是奢華,不如說這是一種被孤立起來的狀態,或許應該說……方便監視。王家分在了城市另一頭的郊區,從這裡看過去,江波濤連那像是天雷所製成的外牆都看不見,說起那天雷咒式,比起防外敵,更加像是在拘鎖內部的人。

「嗯?」

再怎麼樣始祖這樣的目的,總不可能是──江波濤突然感覺自己似乎閃過了什麼奇怪的念頭,甩甩頭,將那些毫無道理的猜測給抹消了去。

「江前輩。」

上來喊他的意外不是別人,而是孫翔。江波濤回頭看向了那個身形挺拔的青年,同樣是人偶,孫翔很明顯的是「戰鬥型」,他的整個身形修長、四肢有力,某種程度來說,這種人偶真的相當非常特殊,雖然這麼說很奇怪,但咒術人偶大多用來輔助的多,即便並不是沒有戰鬥力,但也不是主要的能力。

「找我?」江波濤毫不掩飾對孫翔的探索目光。

「呃,怎麼了?一直看著我?」孫翔在江波濤的面前,相對來說比在其他人面前略有些單純。

「小孫,你有攜帶的特殊咒術吧。」

孫翔目不轉睛地看著江波濤雖然不太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問,但還是聽話點了點頭。孫翔一向以不太服人聞名,不好相處就是他的代名詞,這點一直到被指派來周家都沒有改變過,但是要說他這輩子第一次感覺到服氣,卻是眼前這個看起來相當不起眼的人──雖然他絕對不會說是因為被江波濤整得不得不服。

「小孫,始祖有另外指派給你的任務嗎?」

咚的一聲,孫翔打從靈魂深處被投下了一顆石頭,不自覺地全身冒汗。孫翔向來相信自己的直覺,他知道接下來說的話,將會決定他在這個地方的去留。

「有。」孫翔毫不遲疑地回答。

江波濤一雙眼閉上,並沒有立刻追問下一句,再睜開眼。「我不會追問,你的另一個任務是什麼。但是你得保證,你會以家主的性命優先,在不影響你的立場的狀況下。」

「好。」

「我信你。」

孫翔長吁了口氣,一瞬間他慶幸了自己從來不是個善於說謊的角色。孫翔很喜歡這裡,比起本家,他真的很希望在這裡就這麼待下去了,所以他並不希望被這裡的人所避開,這是個很奇妙的感覺,他一直都是個獨行者,到底什麼時候如此依戀一群人。

「小孫,我很喜歡你的。」江波濤踏出了步伐與孫翔擦肩而過,從側面看去他眼眉之間的銳氣一瞬間消散。「別擔心,今日的對話,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江波濤已經下了樓,獨留孫翔一個人慢一步在頂樓上,他僅只是喃喃的自語著。

「謝謝你,江前輩。」


這一頭的公園裡,肖時欽正在他晚飯後的散步中,突然四周瀰漫起一片暗影,就像是從影子中擠出了大量透明的汙泥,肖時欽似乎毫無察覺的走在自己熟悉的散步路線上,直到那些汙泥幾乎把他包圍起來的一刻,肖時欽眼鏡後頭的眼睛一冷,一道大火將欺身上前的汙泥全部燒退了去,但火焰並沒有因為壓制了汙泥而停了下來。

「小戴,不得無理。」肖時欽歪了歪頭,臉上的表情顯然無辜。

「哼。」

從後方走出來的人,儼然就是戴妍琦,只見她指尖上藍色的火焰這才消散。她走到了肖時欽的身邊,警戒地望向了某處。那頭的長椅上,一個男人不知從何時就坐在那裡了。

「請問陳隊長有什麼事呢?我記得我們的合作關係,在當初你與我雷霆一族的約定破壞之後就已經結束了。」

「肖先生怎麼這麼說呢,那一次完全是誤會。」

「誤會!你當我們──」一旁的戴妍琦忍不住拔高了聲音,然後被肖時欽按住了肩膀壓下情緒。

「你看,陳隊長,我們家的小朋友都不想跟你合作了。」肖時欽推了推鼻上眼鏡笑了笑說,「這可不是我說了算。」

只見路燈下那個男人站起了身,朝著肖時欽這頭走了過來,戴妍琦指尖上警戒的發出火光,對方似乎並不以為意,在雙方都可以看清楚對方長相的距離停下了腳步。

「戴小姐,如果我跟你說我們已經確實地掌握到『永生』的資訊了呢?」

戴妍琦微啟了唇想要說些什麼,但還是回頭看了肖時欽一眼。只見肖時欽並沒有看向這邊,僅只是微笑地看向那個雖然話是喊著戴妍琦眼睛卻是看著自己說的人。

「陳夜輝,認真說吧,我對你這樣毫無誠意的做事態度是不太欣賞的。」

「別這麼說嘛,這一次我們可是有了有力的協力者。為了表達我們這邊的誠意,我可以先告知我們這邊得到的『永生』的內容。」陳夜輝對眼前的男人並不特別懼怕,但也不得不說卻也佔不了上風,頰邊滑下了一滴汗,不自覺的討好地說著。「若是你聽完沒有意願,那我這邊也絕不糾纏。」

「──不。」肖時欽溫和的勾出唇角的笑意說道,「我說了,我不信你。」

肖時欽說完話,毫不猶豫地帶著戴妍琦轉身離開。陳夜輝這一刻面容扭曲了一下,他沒有想到居然會被拒絕,對於雷霆這樣近乎幾近覆滅的術師一族居然會拒絕這麼一個好機會,他怎麼也無法想像。這一刻陳夜輝終於緊張了起來,他原看不起眼前這群人,他原以為接下這樣的任務並不難。

「肖時欽!說到底你現在的身體也不過是個敗落的憑依,若沒有那『永生』咒術,你的身體很快就會撐不住了!」陳夜輝連忙喊住眼前快步離去的兩人,咬著牙大吼著,「你到時候就不要來求我們合作。」

肖時欽沒有停下腳步,但走在他後頭的戴妍琦卻很明顯的停頓了一下,但隨即跟上肖時欽的步伐。他們走出了公園之後,肖時欽的神色面容已經與平常並無二致,反倒是戴妍琦長吁了一口氣,露出了擔憂的神色。

「主人,如果那個咒式真的能幫助您……」

「小戴。」肖時欽看著斜掛在夜空的弦月,「時間並不是那麼重要的問題。」

「可是對我們來說,您很重要。」

「我明白,但對我來說,你們也很重要。」肖時欽伸手摸了摸戴妍琦的頭髮,「我們回去吧。」

「嗯……我明白了。」


陳夜輝沒想到自己居然就這麼被丟下了,肖時欽看起來那麼溫軟可欺的模樣,卻絲毫不為所動。他不明白,陳夜輝怎麼想破了頭都不明白,這麼好的一個條件為什麼卻被拒絕了。

「陳隊長的說服失敗了嗎?」

突然一個聲音從空曠處響起,似乎嚇到了陳夜輝,他急忙地往聲音來源看去,只看到一個碩長的影子在地上拉出了一個人形,路燈的燈光照在深色長風衣背面,拉出了男人線條優美的背部。

「原來是你,嚇死我了。」

「我只是剛好經過而已,並不是刻意來關切這件事,但我想你可能會需要幫助?」

「這個、這個就不用了。這件事我們會自己處理的,用不著你費心。」

「哦?那就好。」那黑色髮絲在光下看起來極度的柔軟,「那我就等待好消息了。」

「那我先走了。」

陳夜輝像是逃走般的快速地離開公園裡,說真的他一點都不想跟那個男人多待在一起一秒,只要看著他那似乎烙印在臉上的笑容就覺得毛骨悚然,彷彿被人盯著般,全身每一處都不痛快。


男人站在那裡動也不動,幾乎是完全確定了陳夜輝已經離開了之後,臉上的笑容才像是被撕掉一樣的沉了下來。

「出來吧,少天。」

在不遠處的樹後,黃少天就躲在那裡,他之所以可以知道,只是因為他們兩個靈魂契約之後,可以明顯地牽引住彼此的所在位子,喻文洲過去僅只用來確認黃少天,卻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黃少天也利用同樣的方式鎖定住他。黃少天全身發著抖從樹後走了出來,眼神看的出來情緒相當混亂。

「文洲,你為什麼會跟那個男的認識?」

「你不需要知道。」喻文洲撇開了頭,眼神不耐煩的看向一旁。「你為什麼出來,很危險。」

「那個人……」

「我是不會說的。如果你硬要不顧我的意願問下去,就用言靈術強迫我說。」喻文洲看向黃少天,他很清楚如果這麼說的話,黃少天反而會踟躕他是否該使用。「用你的言咒,問出你想知道的。」

黃少天沒有說話,但在喻文洲反應之外的是他突然衝上來的動作,並不是想揍他一拳,卻是用力的抱緊自己。

「那個人很危險。」黃少天抱住了喻文洲,就像是會失去什麼一樣的發著抖。「我過去的照顧者的死,似乎跟那個人有牽連。」

「……我知道。」

「我知道你討厭我。」

喻文洲本來要回抱住黃少天意圖安撫這個快十六歲的孩子,但這句話卻讓他停頓了動作,本來在嘴邊的話都化成了一片空白,他這時應該要否認才是的,但喻文洲卻反而愣住了。一直以來,他自問沒有一個行為有任何的漏洞,但即便看不到黃少天的臉,喻文洲也知道……自己的偽裝似乎在這個少年的眼睛下曝光了。

「嗯,你說的對,我不喜歡人。」

喻文洲閉上了眼,雙手就這麼脫力地置於兩側,不再強迫自己去回抱著眼前的黃少天,他本來就是屬於較為冷淡的性格,一直以來用淺淺的笑去掩飾自己陰暗而銳利的一面,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曝光的,也不知道是怎麼被發現的,他不會去問,也不會去想,更不會去做些什麼。


周澤楷洗完了澡從浴室裡出來,看著江波濤站在窗戶的旁邊看著夜空發呆,一瞬間只覺得那個畫面意外的美麗,一身黑衣的江波濤,月光透過針織衫一點一點閃著光芒。

「江?」

「嗯,小周什麼事?」

「喜歡你。」

周澤楷最近越來越喜歡把江波濤往懷裡塞,近乎孩子氣的抱著大布偶一致的舉動,尤其是在江波濤的身形對自己來說,越來越方便圈在懷裡之後,但事實上改變的並不是江波濤的身型,而是周澤楷自己寬厚的肩膀跟修長的四肢。

「我知道。」

「江,喜歡我?」

「我愛你。」江波濤回過頭親了親周澤楷的唇,「開心了嗎?」

「嗯!」

江波濤搖了搖頭,周澤楷的問話方式並不像是愛侶,多少帶了點小朋友對家長的口氣,不然這種過於甜膩的話,還真是沒辦法這麼簡單的說出口。

「小周,我跟你說一件事。」江波濤毫不遲疑靠在周澤楷的胸膛上說著話,「人偶啊,在我們誕生的時候會擁有一些只有我們特有的咒術,雖然不是每一個人偶都會有。」

「江?」

「我所攜帶的咒術是一種叫做『箴言』的預知術。」江波濤說話聲音輕輕的,就像是講解一件毫無關係的事情。「雖然不是百分百的準確,這就有種因為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感覺,當然我不能預知太遙遠的東西,除非所有的吻合條件已經不可能改變了。」

「江,怕的話就不說了。」

「沒事,我只是想到了,就跟你說說。」江波濤抖抖身體,講完之後放鬆了很多,「嗯,總覺得不說好像我刻意瞞著你,確實我因為過去的事,所以不太喜歡這個持有咒術。」

「嗯。」

TBC...

评论(2)
热度(32)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