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13

前篇 濁流 01  濁流 02  濁流03   濁流 04  濁流 05   濁流 06  濁流 07  濁流 08  濁流 09  濁流 10  濁流 11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帶微葉王、黃喩劇情 (不見得每章都有,但就直接寫在前面,懶得一章章提醒了)

把短小的肉給先砍了.........

總覺得這篇真是寫的一波三折的,中間三次元的公司老闆發生了點事,害我這一個月也忙得幾乎只剩下工作工作工作跟少少的趕稿時間(血淚)

隔一天更新一次,這周首販的ICE跳過,下周應該能貼完正文。

有文藝太太的肉圖加持的隱藏番外只收錄本子裡XD

====================

13.

天色微霽,周澤楷朦朦朧朧的睜開了眼睛,靠在身邊的江波濤沒有醒過來。周澤楷不自覺的往江波濤那靠緊了些,感受著他像人類一般身體因呼吸而起伏,那只是人偶的魔力循環系統仿照人類一樣的呈現。在被子底下兩個人都赤[ ]裸[ ]裸的狀態,昭然若揭昨晚所發生的一切親密行為。江波濤帶領著自己領略了自己即便想像卻也不及萬分之一的世界,情[ ]慾的世界就像是條很微妙的界線,在昨晚之前,他即便出於好奇觸摸著江波濤的身軀,是熱切而且興奮的,但是卻不會想像著之後的事情,但現在江波濤僅只是安靜的睡在自己的身邊,周澤楷都能想起他之後被自己壓在身下的模樣。年少氣盛的身體泛起了點騷動,周澤楷想了一下,湊上前親了親那閉著眼正在休養生息的江波濤,然後又撐不住突然升起的睡意呼吸轉沉。

「……唔。」

江波濤在周澤楷熟睡的瞬間睜開了眼,眼神清明的望著周澤楷熟睡的眉眼,長開的五官跟幼兒時相比起來差別很大,只有眉眼沒怎麼改變。江波濤伸出手,指尖輕輕的在對方的輪廓上描繪著。




寂靜的言靈師內宅,建築物外頭非常突兀的建著山水庭院,王杰希穿著一身近似於人偶的白色短褂披著淺綠的外衣,燈光埋在那些石燈籠裡,代替燭火搖曳著淺黃的光芒。

「看來你沒事。」

聲音響起的時候,王杰希身體下意識都要彈起來,但聲音在腦中轉了一圈他又停下了動作。同時他也看向了對方,看著那人從假山上輕巧的跳了下來,葉修無論何時都顯得沒什麼改變,穿著跟平常時候並無二致、相當隨性的服飾。

「是本宅的封鎖禁制,對你一點作用也沒有,還是你這段日子都在這裡?」

「怎麼?好奇了。」

「……不想說就算了。」

葉修走近了王杰希,曾經的小小男孩現在也是跟自己近乎對視的高度了,若說人類有什麼令人覺得驚奇的地方,大概就是這份成長之後的差距感。有些熟悉的部份,也有些陌生的部份,這才意識到他們已經有半年沒有碰面了。

「這個宅邸的禁制似乎對我本身沒有什麼用處,不過對其他人來說似乎有很強烈的排斥作用。」

「是嗎?」

王杰希知道葉修平時是不會回到本宅的,估計是因為聽到了自己的事這才回來看看,但是看到自己沒事又不知道為何彆扭了起來,反倒裝成是剛巧遇上了自己,王杰希在內心裡忍不住腹誹了一下這個不管什麼時候都這麼不直率的男人。

「沒有跟許斌試著結契嗎?」

「即便是咒殺術,現在的做法也不像過去那樣簡單粗暴,對我身體的危害並不大,簡單的轉移也不難,」王杰希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然後眨眨眼,「也許我真的需要人偶陪在身邊,但也許那些人偶反而會限制我,有的時候我會覺得,言靈師跟人偶的結契,那些好處僅只是附加價值。還有些別的什麼,我也不知道,說不準。」

葉修看了王杰希的眼睛,本來小的時候還算明顯,長大了之後兩隻眼睛的差別倒是變化的不多,不仔細看只會感覺這個人是好看但是五官有些不協調。葉修拉回了突兀的思考,回到方才王杰希的話有所指上。

「你是不想與任何人偶結契才這樣說,還是你這幾天待在本宅裡有什麼想法?」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燈光昏暗的關係,多少顯得葉修懶散的表情有些深沉。

「我若說是兩者都有,你會不會覺得我挺亂來的。」

「依你的性格來說,我該說意外還是不意外呢。」

不可否認王杰希不想再有結契人偶,受到方士謙離開的影響很大,但是更進一步來說,正因為他是一個無法只把人偶只當成道具的人,無法讓自己的心腸變得更硬,於是只能透過這樣的方式去委婉的應付四周人對這件事的期待跟想法。葉修對這樣的王杰希並不討厭,跟他比起來,自己單純只是任性妄為罷了,蘇沐秋是重要的搭檔,再不會有人這樣思考與自己的關係,從不利用言靈師天生的能力驅使自己去做任何事,而且放任自己的作為,葉修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這些細微的事,事實上他無法相信任何有可能利用自己的人,包括她——葉修的腦裡浮現了某個身影,然後又將它按下了。

「先不提我的事……葉修,你知道那些人到底在找什麼東西嗎?一開始針對的是人偶身上具有的能力,但半年過去似乎針對的目標改變了?」

「這些日子我各方查探,有人提醒我,是不是我們從來就搞錯了。這些人從來就不是同一批人?」葉修搖晃了一下手裡不知何時點起的菸,另一隻手指梳開了遮蓋在額前的頭髮,「不過,我當時放棄這麼想是因為攻擊方式是很相似的,不太可能兩組人馬都使用同一個方式。」

「唔,第一次受到攻擊之後,中間好像相隔了一段時間,如果他們在那段時間裡面有所接觸?」王杰希皺起了眉頭並不十分確定的臆測著。「假設,他們目的是不同的,但兩者之間的利益卻是有關係的?」

風滑過設計的相當精美的造景之中,枝葉被搖晃的沙沙作響,葉修指間夾著的菸灰不堪負荷的落下,隱沒在褐色與灰色的土之中,在昏暗的夜色中不見蹤影。葉修在思考。王杰希也在想,而這個宅院裡的談話,讓另一個人也深思了起來。

例如,那個側躺在內宅深處貴妃椅上的男人。




黃少天、王杰希、周澤楷是這一世代的三位言靈師。但並不代表他們之外就沒有別人,更進一步的是,除了始祖庇護之外的其他言靈師,戴妍琦現在所做的事就是造成恐慌,讓始祖暴露出來,劉皓是個狡猾的人,但他給的資訊足夠詳細,讓她確定了她所要的東西就在某個咒術人偶身上又或是還沒有被賦予。

於是從原來的針對那些咒術人偶之外,現在追加針對起了那些言靈師。

「果然還是跟主人一起行動比較愉快。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戴妍琦這次的行動完全沒有跟肖時欽報備,完全是自己的獨斷獨行,她做起來格外的吃力,雖然她的能力完全機動性,沒有護身的人偶在身邊的言靈師基本上在她眼裡不堪一擊。但擁有戰鬥能力的咒術人偶對付起來可就相對起來相當的辛苦,劉皓跟陳夜輝僅僅提供情報跟掩護,並沒有實際的參與過程。

「狡猾的東西──」

濃霧開始將四周覆蓋起來,目標物被漸漸地趕像她這裡,戴妍琦強打精神的望向來處,她的目的只有人偶,言靈師怎麼樣都無所謂。因為她的戰鬥方式並不細緻,所以跟過去相比之下多少對人類造成了傷害,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只見她周身的火焰像災難般擴散出去,掩住半面的面具發出了鈴鐺般的聲音,清脆而綿延不絕的響徹在詭譎的霧中。

「趕快完成,趕快回去。」




周澤楷把頭靠在江波濤的肩膀上,把身體大半的重量都壓在他的身上,就這麼趴著看著江波濤給自己的班導說著話,本來這個工作應該是方明華要做的,但最近這個工作也移交給擅長與外人溝通的江波濤身上。

「呼!」

可是也講得太久也太長了,周澤楷忍不住開始小小的惡作劇起來。在江波濤的耳下輕輕的呼著氣,立刻感受到自己靠著的身軀克制不住的抖動了動,這是周澤楷在跟江波濤發生了親密關係之後的大發現,那個自己到處亂摸都不曾有什麼反應的江波濤,在一些很隱密的部位反應特別的明顯,譬如耳下的頸子、譬如說側腰往後靠近背的三個指節處,譬如說大腿內側或是腳踝等等。


欸,你不乖啊,小周。

哼。

唉呀,再一下下?

我不──


周澤楷在內心裡補上了一句大騙子,只見本來穩穩地讓自己靠著的江波濤開始忍不住的晃動起了身體──在周澤楷那一連串的小動作下。江波濤當機立斷的跟話筒那方迅速的結束了對話,然後用掛斷的話筒敲了一下周澤楷的頭。

「你啊,我不過就是多問了點事。」

「問我。」

「我會問的,但是從你的觀點跟從其他人的觀點講法會不同,我這也是想知道啊。」

「別人,不重要。」

「是是是,你跟我的想法最重要是吧。這我也是明白的。」

江波濤親了親周澤楷的唇,不帶任何過多的情緒,這輕快的動作比起情人,更像是一個照顧者安撫自己的孩子那樣的反應,周澤楷並沒有吵吵嚷嚷的抗議,即便他更喜歡那濃烈的深吻,卻也貪戀著被江波濤寵著的感覺。

「還要。」

江波濤意會的又落下了一個吻,「夠嗎?」

「還要。」周澤楷低下了頭,將自己的臉湊近。

江波濤勾起了淺淺的微笑,然後開始這一連串幾乎沒完沒了的親吻,直到周澤楷終於忍不住的用他那相當青澀的吻試圖去撩動江波濤的情緒。舌尖與舌尖交纏著,吐息與唾液黏膩的混雜在一起,說起來很奇怪,他們因為各種原因明明時常在「接吻」,但一直到最近這半年才漸漸感覺到「吻」的真義。

周澤楷只感覺到一股酥麻的感覺竄上了頭皮,說不上什麼吻技吻功,他也只有跟江波濤接過吻,但是那人的舌尖就像是沾了蜜似的令人上癮,黏膩而溫暖的彼此糾纏著。

「小……唔周、小周!」

「江?」

「咳咳,白日宣淫對身體可不好。」

「唔!」

江波濤笑的寵溺,雖然用手擋下了周澤楷的攻勢,但周澤楷被擋下也只是有些稚氣的望著江波濤眨眨眼,多少看起來有些呆愣的感覺,相當的可愛,雖然身體在這一兩年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開,無論是身高或是身材,每一處都昭顯著成年人的氣息,但在神態跟某些細微的喜好上還是顯得相當稚氣。江波濤按住了周澤楷的攻勢,然後在他的額頭上輕輕彈了一下。

「回房間吧。」

「──好。」




硄啷的聲音響起,肖時欽只覺得眼前的景物像是半溶解一樣的失去了應有的狀態,他穩住了自己的身形,這個不完整的憑依崩解的速度比自己想像的快速。

「主人!發生什麼事了?」

「……我沒事。」

幾乎是立刻從走廊那頭的房間裡衝過來的戴妍琦,看著眼前望著地上的玻璃杯碎屑發呆的肖時欽,小心翼翼地探問著,對於肖時欽的狀況,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卻也知道肖時欽並不希望他們知道這麼多。

「妍琦。」肖時欽扶正了自己鼻樑上的眼鏡,望著戴妍琦看了眼,然後笑道,「最近好像比較少看見你,還在對我之前說的話不開心嗎?」

「我……並沒有,不開心啊。」戴妍琦不自覺的低下頭,雙手手指在背後攪曲了起來。

「我其實滿對不起你們的,為了讓我再次復生,讓你們與那樣的傢伙合作了那麼長的時間。」肖時欽坐進了沙發裡,慵懶放鬆的姿態看起來更像是個老學究,「好險這一切已經結束了。」

「主人。我不知道其他人,但是我的話,只要您可以醒過來就是最好的結果了。」戴妍琦咬住了下唇,腦子裡想著的是劉皓他們給予的資訊,「如果真的有能讓您的憑依穩定下來的方法,甚至是讓您的身體長久的使用的方法……」

「戴妍琦。」肖時欽的音調一變,迅速的截掉她的話尾,「你沒有與他們交手過,你不明白。」

「……」戴妍琦低下了頭。

「我們。我說的是像我們這樣擁有特殊能力的人,為什麼會變得如此的稀少,你沒有那段記憶,你不明白。」肖時欽嘆了口氣,然後軟了語氣說道,「這些日子以來,與他們暫且合作的時間,我也不是白白的任人利用了,我是為了找到一些消息,然而摸到了一點訊息之後,我沒有再繼續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大概知道了我想要的答案。」

「主人?」

「你知道,我事實上已經是個活了超過兩百歲的人了……」肖時欽微微一笑,看著玻璃窗上反照出得自己模樣,「那些人,我在找尋的……那些消失已久的人,曾經在很多年以前的大戰中,基於衛國保家的緣故獻出了他們的能力,但最後全都消失了,所有的紀錄都不復存在。」

「您的意思是?」

「再繼續合作下去,他們就是我們的下場。」肖時欽站起身走到了戴妍琦的身前,然後摸摸她的頭,「當然,劉皓跟陳夜輝並沒有這樣的能力,我指得是他們背後的人,也許等到我離世之後,我想至少上頭對你們的限制也會縮減。」

「但是……」戴妍琦喃喃自語的發出了細瑣的聲音。

「嗯?」肖時欽看著那個眼底蓄滿著擔憂的少女,說起來她也只是快十六歲的孩子而已。

「……我只是擔心。」

肖時欽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後深深嘆了口氣,他站起身然後走到了窗戶旁,將窗戶開啟後,微涼的風帶著外頭花園裡的曇花香氣飄了進來。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搖了搖頭,眼裡的世界多少顯得有點搖動。

「妳去休息吧。」

肖時欽閉上了眼睛,沒有聽戴妍琦說了什麼,門開闔的聲音響起後,似乎就只剩下了風的聲音。狀似空無一人的房間靜悄悄的,肖時欽就這麼靠在窗台上吹著風,直到一件披風蓋在了他肩頭上,他頭並沒有回,但他卻很清楚這個人是方學才。

「我其實挺想讓你們,也讓我自己,自由。」肖時欽就這麼按著衣服穿了上去,深深的嘆了口氣,「最近那些事果然是那孩子做的,你這幾天跟去吧,至少讓她活著回來。」

「遵令。」

房間再次回歸寂靜,肖時欽不溫不火的笑了笑。看上去就像是隻被踏入了領地的獅子,他往後退了一步,闔上了窗戶的瞬間,天上劃過了一道分割黑暗的閃電,劇烈的雷聲就像是開幕曲,就如同他此刻的心情。



TBC...


评论(2)
热度(15)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