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14

前篇 濁流 01  濁流 02  濁流03   濁流 04  濁流 05   濁流 06  濁流 07  濁流 08  濁流 09  濁流 10  濁流 11    濁流13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帶微葉王、黃喩劇情 (不見得每章都有,但就直接寫在前面,懶得一章章提醒了)


我要說我每次寫戰鬥都會覺得有點煩躁,尤其是我其實重點不在此的時候。

最近忙到簡直要往生了,感冒結束換牙痛............人生(遠目


====================

14.

在微涼的清晨空氣中,黃少天跟喻文洲一前一後的走在路上,喻文州這幾日都沒有離開黃少天的身邊,因為本宅發生了王杰希的事件之後,他跟周澤楷都直接跟學校請了長假,說不上是監視喻文州,這幾天喻文州也似乎沒有其他的事,不疾不徐的就陪在黃少天的身邊。

「王杰希的事。」黃少天走在前頭,但卻突然的冒出一句,「是你安排的嗎?」

「即便我說不是你也不會相信我,不是嗎?」

「你回答,我就相信你。」黃少天站定了身形,轉過頭看著喻文州。

「……」喻文州也停下了腳步看著眼前的黃少天,那黑得發亮的雙眼像流動在黑色沙礫中金屬液體,漂亮的難以形容。「不是我安排的,但我確實想到了他們會找上他。」

周遭的空氣凝結了一瞬,黃少天僅只是深深地吐出了一口長氣,喻文州卻知道,這代表的是黃少天相信了他說的話,喻文州感覺有些微妙,說不出的微妙,因為他確實沒有說謊。黃少天似乎可以知道他說的是實話還是謊言,這對他來說並不是件好事。

「喻文州,我做了一個夢。」黃少天有著一頭柔軟的髮絲,那纖細的髮絲在陽光過度曝曬之下,會漸漸地帶著點金棕色。「我夢到了一個反覆而不清晰的夢境,裡頭有著一群穿著長袍馬褂的人,也許是戰爭也許是集會,然後最後一幕是他們……趴在了桌子上,躺在了地上。」

喻文州的臉色在黃少天一點一點吐出的話語中泛白,但卻沒有轉開頭,只是靜靜的看著他,臉上的笑容也沒有抹去,說不上有反應,但也說不上沒有反應。

「那是你的目的嗎?」

「我只是想要真相而已。」喻文州踏出了步伐,幾乎是一瞬間的他揮出了一道黑色的結晶就這麼往黃少天的射去,「你信嗎?」

「我相信。」黃少天並沒有閃躲。

那黑色結晶沒有與他有一絲的接觸就這麼擦過他的頰側,直直往後頭的來人射去,擊倒了那手中握有武器的暗影,同時喻文州也站到了黃少天的身邊。現在在攻擊言靈師家戲的人馬,一組是戴妍琦一人,另一組是劉皓的手下陳夜輝一組人馬,喻文州很清楚現在能夠攻擊他們這些擁有特殊力量的人其實數來數去也只有這些,他提供了資訊,卻並非他們的人,這對那些人來說是威脅。

「這些人會來找你我也是你有想到的嗎?」黃少天的背靠在了喻文州的背上,明明是個少年,腦筋卻意外的靈活。

「是。」喻文州這次露出了點無奈的苦笑。

像往常一樣,雖然他們並不是那樣心靈契合的主從,卻在戰鬥中非常的有默契,喻文州跟黃少天互相配合著,甚至可以說,是喻文州配合著黃少天喋喋不休的言靈術所製造的空檔才能打出有效的攻擊,本來應該在人類的前方像送死般護衛的咒術人偶,不知不覺間像是被護在了後頭。戰鬥結束之後,黃少天並不擅於戰鬥,身上平白的添上了許多擦傷,喻文州看了一眼,主動湊上來想要轉移傷口,卻被黃少天避了開。

「明明不喜歡的,就別做了,這只是小傷。」

喻文州望著黃少天無言的皺了皺眉,這時的他沒有一絲的笑容。顯然是顯得相當的困惑的反應,咬了咬唇瓣,又往後退了一步。黃少天不得不說他真不懂喻文州這個人,明明不喜歡,不讓他做卻又會彆扭,真是不好相處。

「事情很快就會結束了,我保證。」喻文州望向了太陽升起那半邊天空,「我保證。」




每一個人偶都不會做夢,除了死前。

如果在閉上眼的那一刻看到了什麼影像,那說不定是一段記憶,一段刻印在靈魂之上的記憶,有時候會是過去遇見或是經歷過的人與事,葉修睜開眼,看著眼前的景象。他記得曾有一個人偶這樣問他,是否曾經看見過「死亡」,那時的他還不曾經歷過搭檔的意外,所以他說他從沒見過,但是那個人偶卻糾結的說,他是個才剛誕生的人偶,卻常常眼前滿是血紅跟人影。

「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只是看到了這一大片的紅玫瑰,想起了點事。」

「……喔。」

本宅相當的廣大,分成內宅跟外樓,王杰希因為被迫待在這裡就忍不住開始到處走走,他在前頭探險,葉修跟在後面看著,王杰希這看起來乖巧但膽子特大的行徑,對葉修來說已經是個見怪不怪的狀態了。他們就這樣一路從仿古山水園景走到了圍滿了玫瑰的西式庭院之中,當初他們進來這裡幾乎都是靠著車子接送進出,實際走起來確實是相當的廣大。


笨蛋!

哈哈!你抓不到我!


「嗯?小少爺你在笑嗎?」

「什麼?」

「呃,可能是我聽錯──」


葉修你這個渾蛋!

你還能再無恥一點嗎?

哈哈哈──


葉修總覺得自己身處在一片幻覺之中,他的腦中響起了各種的聲音,玫瑰與樹叢在庭園裡交疊成了一處迷宮,而那些虛虛實實的聲音與人影交錯著,讓他一瞬間有些頭暈目眩了起來,就在他終於踏出一步的瞬間,卻手臂卻被人扯了一下,轉過頭只看見王杰希不知道什麼時候拉著他的手臂。他的視線卻不是看著自己,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只見戴著白色面具的紅袍青年就這麼站在庭園的中心,手裡拿著一個細長壺嘴的水壺。

「葉修?」王杰希看著神態有些不對的葉修小聲地喊住了他。

「我沒事。」

就在這時,那男人抬起了頭,白色面具上的鈴鐺微微的發出聲響,他的眼與葉修的就這麼直接的對上了,一瞬間一股熟悉感就這麼竄上了意識之中,葉修並不是第一次見到始祖,但卻突然的感覺到,他們這才是多少年來的第一次真正面對面,他不管不顧的踏出了步伐。

「葉修你!」

但奇怪的是,當葉修往前走近的時候,那個青年似乎愣住了,然後看著葉修不耐煩的破了眼前的迷宮陣,就這麼直直的走向眼前的這個「始祖」。王杰希一瞬間雖然愣住了,但還是跟了上去,雖然擋不住人但葉修這麼怪異的舉動卻無法放置不管。

「你是誰?」

『……』

葉修一個飛躍,就這麼穩穩的站定在始祖的身前,王杰希沒有再更近一步,但這樣看過去,不管是身高還是氣息,兩個人意外的相似。就好像是其中一方是位另外一方量身打造的存在,若覆上那白色的面具,甚至可以隨時取代另一個人。

『好久不見了,葉修。』覆面的青年那看不清喜怒哀樂的五官似乎是笑著,『我還以為你永遠不會再站在我的面前。』

「什?」

『嘖,看來並不是個相談的好時間。』

突然青年朝著天空看去了一眼,然後他往後退了一步,伸出手比出了一個阻擋的手勢,葉修試圖追上而踏出的步伐就這麼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中,被言靈術。

『有不速之客來了,葉修,去做你該做的事。』始祖往後退了一步,然後就這麼一步步的順著花園的階梯往下走去,『我也做我該做的事。』

「發生什麼──」

碰的一聲驚天的巨響在外樓的園景遠處響起,王杰希跟葉修一個轉頭,那個紅袍青年已經消失在迴旋的樓梯之中,各種式神已經在半空中待命起,但來襲者與之前不同,似乎對本宅的構造相當的清處,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表示一路的上的警戒都沒有起任何作用。

「居然有人闖進來了?」

「看來我們被留在這裡是被算計好的。」葉修回頭看了眼已經消失的咒術樓梯,「但也只能上了。」




膨脹、扭曲、蔓延的紫色迷霧,再一次的竄入本宅之中,但跟過去僅只是用來掩護的不同,這一次的入侵方式相當具有殺傷力,低級別的式神跟紙人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被汙染進而破壞。幾乎發現不起作用後,一群穿著紅袍或是紅馬褂的低階人偶,前仆後繼的出現,砰砰砰──在橙紅的夕陽下迸裂出了許多閃光交錯,他們或說是它們正在用自己的身軀與那些紫霧混鬥。

『千機。』

葉修的肌膚上面佈滿了咒術跟陣法,右手往上一轉,手心前方長條的咒術發著光,然後他一個順手往下將武器就這麼穩穩地握住,雙手向前,那長條型的光柄在眼前展開了圓形的咒術,將撲面而來的紫霧衝擊擋住,那衝擊將他往地面硬是下沉了幾公分。周邊的低階人偶沒能在這招下支撐,一片死傷慘重,不能成型著半數以上。

「這次可麻煩了。」

從紫霧裡頭鑽出了許多小型的金屬製品,上頭鑲嵌的寶石看起來特別可愛,但在葉修的眼裡,全都附帶了大量的攻擊咒術,只見這些小型的式神從紫霧裡面不斷地、不斷地鑽出,幾乎要淹沒半個山腰,本宅的防禦在這些小東西的攻擊下,完全不堪一擊。

「到底在哪裡?」

葉修一路跳上了最高的地方向外窺探,卻一無所獲。反倒遭受了那些金屬式神的攻擊,火焰、冰霜、烈風、音嘯──這些攻擊模式跟過去的相比,完全是不同程度的層次。




半天以前──

戴妍琦想著終於到這麼一天了,她早在相當久以前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雖然過往的布置之中,自己決不會單槍匹馬的來面對他,至少不是這樣會被辨識出身分的狀態下。她舉起了手腕,指尖凝起了咒術之陣。

「我很抱歉。」

「如果會抱歉,就不該這麼做的。」

突如其來的聲音從半空之中響起,同時一道深色的劍光閃過,戴妍琦憑著自己的直覺躲了開來,能量的漩渦在方才的位置上展開,她不得不跳離原來的方向更遠一些。

「誰!」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是誰的,不是嗎?」輕快而溫和的聲音,一身黑衣的江波濤從黑暗中走出,他的臉上佈滿著金色的咒文,「我想我的小主人知道,他是你這次的目標,一定會有些難過的。」

「江波濤……不,你是無浪。」戴妍琦右手凝起了火光咒陣,望了一眼原來站著周澤楷的地點,現在已經空無一人,隨即想到自己這是中了陷阱,「是周澤楷讓你在這裡待命的嗎?」

「不,小周的話他不在這裡,他現在應該已經前往本宅了。」江波濤笑著搖了搖頭,手裡劍刃略寬的黑劍響起了劍鳴,「這次的行動,是我指揮的。」

對話之間兩人已交換了三次的位子,江波濤手裡黑劍的能量漩渦一個又一個擊出,雖然沒有擊中靈活的戴妍琦,卻也把她漸漸的困在能量圈中,當然江波濤也並非是絕對的優勢者,他也近乎是東逃西躲的閃避那些炎術攻擊,衣服即便是具有一定防護能力的卻也被燒去了一些,露出了裡頭因攻擊而泛紅的身體。

「你為什麼這麼做!」

「因為我需要『永生』那個能力。」

「但你是人類,你並不是──我們。」

戴妍琦一個旋身假動作,再丟出一道攻擊,因為距離太近,江波濤在這一刻閃避不及,只好正面抵擋住戴妍琦的火焰,沒有讓對方在這一瞬間脫身,就著半著火的狀態追了上去。

「告訴你這個咒式的人,也許也告訴了你,咒式需要經由人偶師才能賦予,所以你才會利用攻擊所屬的言靈師試圖逼迫我們的始祖現身。」江波濤手裡的黑劍嗡嗡作響著,「因為本宅你們曾經攻進去過,但卻無法深入,調虎離山之計的前提是先削弱我們的可戰鬥人員,簡單,卻非常的有用。」

「你滾開!」

戴妍琦落地的瞬間突然發現自己陷入在各種漩渦的中心點,而唯一的突破口正對著江波濤,但她現在擊出的火焰無法逼退江波濤半步,這讓她瞬間意識到自己將會命喪於此了。

「但不管如何,無論是什麼樣的理由讓你願意賣命至此,我只能讓你──結束在這了。」

一連六個能量漩渦一口氣爆炸,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一道瞬影閃入了中心,將戴妍琦牢牢的護在了身下,煙霧、火光跟衝擊過去之後,應該要有人的地方卻空空如也。江波濤轉身望向了自身視線的死角,只見戴妍琦因為衝擊暈了過去,被來人抱在了懷裡。

「不要得意。」

「什麼?」

「她,並不擅長算計,論單打獨鬥未必會輸你。」

「這樣倒說的我好像很心機啊。」

江波濤歪頭一笑,手裡的黑劍輕輕一甩,能量再次充盈在周身。只見方學才輕輕捏了捏戴妍琦的臉,就看到她咳了幾聲之後醒了過來,一醒來便瞪大了眼。

「你?主人呢?」

「主人已經代替你,跟對方進一步交涉了。」方學才輕聲說道,「我們只要把這個人暫且困在這裡就行了。」

「是,我知道了。」

對戰再開,這一次是二對一。但江波濤顯然並不在意,眉心的慎重倒是多了幾分,但並不影響他臉上的微笑。




現在──

「言靈師在我們那個年代裡,並不算是太強的能力者。」黑暗中的青年推了推粗框的眼鏡,「畢竟,需要知道對手正體是誰這個條件真的是太不適合正面衝突了。」

「主人,周澤楷、黃少天都在本宅外頭了。」

「那麼,憑依一葉之秋跟索克薩爾也都在了吧。」

「是的。」

只見肖時欽撥通了手機,對著電話那頭的人說著:「希望你跟你的政府,說到做到。」

那頭的聲音輕笑了聲道:「當然。」


TBC...
评论(2)
热度(19)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