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15

前篇 濁流 01  濁流 02  濁流03   濁流 04  濁流 05   濁流 06  濁流 07  濁流 08  濁流 09  濁流 10  濁流 11    濁流13   濁流14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帶微葉王、黃喩劇情 (不見得每章都有,但就直接寫在前面,懶得一章章提醒了)


為紀念我們輪迴隊長美顏盛世。

出鏡刷粉辛勞,特奉上一更。

下一章為正文結局。

順便刷一下廣告,濁流繁體版本子還有30本,CWT46見~

剛剛差點找不到最後兩章的純文字版,嚇死我

小事情莫名帥我一臉到底是?

====================

15.

「那是個很久遠的過去。」

很久,很久的以前,雖然也並不是廣為人知,但是咒術師跟擁有特殊能力的人──稱之為神子、祭師或是妖魔,曾經並不是只有傳說故事這些幻想中才存在,但是在近代的某一次戰爭中,大批的特殊能力者幾近完全消失匿跡了。而後的戰爭裡完全靠著近代的高科技武器取代,而傳說成為了真正的「傳說」。

「話雖這麼說,不過我畢竟不是傳說那樣厲害的人物,我所能做到,也只是當年盛況的九牛一毛而已。」

肖時欽靦腆而柔和的笑了起來,但同時卻在陣中不斷傳送著以寶石為媒介製造的特殊金屬式神。但也足夠造成言靈師本宅相當大的混亂,本來的結界一個一個被侵蝕,被破壞掉,紫霧跟金屬式神以葉修他們從來未曾想像的技術摧毀了幾代以來守護著這座山林的結界。即便在戰力上是葉修本身佔據了上風,但是數量上卻完全敵不過這些小小的東西。終於結界破碎的聲響,傳遍了整座深林。

「主人,四方的咒術都破壞了。」

本來被擋在外頭的周澤楷與孫翔等人、黃少天與喻文州還有等在外頭的劉皓、陳夜輝那些人,幾乎在同時懷著各自的理由踏進了裡頭。

「那我們就也進去吧。」


在眼前的結界崩碎的瞬間,黃少天看著喻文州終於往前踏出了一步,方才結界僅只破出一道口子時,喻文州也不為所動的站在那裡,就像是等待著什麼一樣,但此刻,他毫不猶豫地往前了。

「這就是你的目的嗎?」

「這僅只是,開始而已。少天。」

喻文州轉頭看了一眼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黃少天,然後一個抬手的動作就射出了一排的黑色錐子將眼前的金屬式神銷毀,在它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


『喻文州,左邊。』


喻文州的攻擊範圍本來無法顧及到的地方,因為黃少天的言靈術語強制指示,於是近乎不可思議的趕上了。雖然黃少天跟喻文州是相當貌合神離的組合,但在面對敵人上面,他們卻出奇的合拍,難以理解的是即便喻文州已經表明了自己的厭惡,卻幾乎不曾懷質疑過黃少天。喻文州在黃少天的幫助下一路長驅直入的往前,他並沒有回頭一次確認黃少天的狀況。

「哈啊、……」黃少天喘著氣跟上前頭的喻文州。

黃少天在各方面來說都是一個天之驕子,即便言靈的能力改變了他本來的生活,也不曾改變他,直到他遇上了喻文州。在過去曾經有過一個指導者,說是指導──或該說是像損友一樣的存在,那個人與喻文州不同,他並不是屬於自己的人偶,甚至邋遢到了一種幾乎在店裡玩遊戲或跟他們這些小孩廝混之外,沒有看過他做什麼正經的事,直到那個人出現──那個被稱為陳夜輝的男人出現。他們的老大就這麼完全的消失了,最可怕的是,沒有任何人對這件事有反應,沒有警察、沒有追尋──幾乎是與他的能力一起知曉的,那個他們一起廝混玩鬧的男人,只是一個失去自保之力的咒術人偶。


『小心上頭。』


黃少天雖然跟在後頭,卻像是喻文州的雙眼,保護著他。說不清楚自己對於這個同伴的感情,唯一可以知道的是──他知道自己並不想讓眼前的人受到傷害,他不希望喻文州「消失」這件事纏繞在他的腦袋裡。


江波濤跟方學才、戴妍琦在離本宅來說相對遙遠的地方纏鬥著,四周全是江波濤的攻擊咒術所殘留的能量漩渦,那些咒式相當麻煩,一擊不中還會殘留在現場,要是被包圍起來的話,就會全部炸開造成極為巨大的傷害。跟江波濤不同,眼前的兩個都是貨真價實的人類,並沒有能夠說出這些攻擊並不會造成死亡的餘韻。

「喝啊!」

方學才的速度極快,手腕跟雙腿上都刺著代表「速度」與「力量」的咒術刺青,身體上時不時浮起「反重力」的咒文輪廓。比起戴妍琦,他的近身攻擊,那些刺殺武術可能反而是最能夠箝制江波濤的手段。

「哈!」

「煩死了。」戴妍琦抓準了江波濤的一個空隙擊出了一道電光。

「──!」

江波濤手腕一個旋轉,手裡的劍畫出了數個漩渦擋在身前,碰碰碰──的被穿透的瞬間,電光也同時被緩速了零點幾秒,這一點點時間,就足夠讓江波濤一個側身躲避攻擊。

「嘖!」

「真是可怕的默契。果然不是『戰鬥型』多少有點吃虧。」

江波濤的動作沒有因為說話遲緩了下來,因為並非真正的人類,沒有像眼前的兩人那樣的大喘著氣,雖然是這樣,但並不是指他已經勝券在握,事實上眼前兩個人非常的強悍,若只有戴妍琦一個人,江波濤的手段說不定還能取得勝利,但一對二的混戰中,對方又是相對來說較適應「戰鬥」的一方。

「總之,不能再這樣拖下去了。」

江波濤擺平手中的黑劍,一圈又一圈的漩渦瘋狂的被製造出來,雖然他也想用比較帥氣的近身戰解決眼前的人,但以他的能力只怕靠得太近的話,會反而被眼前的兩人聯合攻擊,陷入更加不利的狀態下。所以他也只能由自己本來的攻擊方式演化出更靠譜的技巧,說起來他本來就偏向適合籌謀,而不是拼鬥。雖然這樣,但孫翔無法調遣到這邊來,現在這個時候,他應該已經護送周澤楷回到本宅了吧……


即便同樣是言靈師。

但根據天生能力的差距,所能達成的效果不同,或許該說根據每一個人的個性,所能啟發的言靈效果不同。王杰希不斷地發出禱言,將內宅防守到幾乎滴水不漏,如果聲音能夠一定程度上達成一個人的願望,那麼他所做的事正是依照一個人的想像裡最可能「實現」的言語。他的眼前建造起了一個透明的牆壁,將所有的攻擊阻絕在外。


『加固』

『無堅不摧』

『加固』

『反彈』

『加固』

『侵入禁止』


──如此反覆的唱誦著聲音的力量,王杰希的聲音都要沙啞起來。

但他不能停止,眼前是密密麻麻的攻擊,紫色霧氣跟金屬式神就像是絡繹不絕的湧上,作為戰鬥人員最中心的葉修幾度從中彈起,手裡的武器變化多端卻沒有一刻停下,絢爛的攻擊幾乎要將一個人的視線都吸引住,但現在王杰希卻沒有時間或是餘力去欣賞。


『……咳,加固』


王杰希周邊不斷地出現人偶式神,就像是受到了什麼啟動般的撕咬攻擊著那些金屬式神。就在王杰希的「聲音」漸漸地要撐不住的瞬間,碰的一聲,一道銀光一閃,將他眼前攻擊一口氣全掃了光。


『破』


那個聲音與王杰希的言術不同,聲音清脆而俐落,就像是極少發出聲音般的青澀,卻又有著難以估計的破壞力。只見紫霧被破壞的煙霧中,有兩個人就這麼出現。周澤楷跟著孫翔比任何人都快速的來到了本宅的內部,他的眼神就像是穿透了霧氣的本質般,準確地有如子彈。

「小周?」

「我們追著的人,來到了這邊。」

周澤楷看著孫翔幾乎是第一時間就跳上去輔助了葉修的攻擊,他也同時來到了王杰希的身邊,沒有了週遭的紫霧掩護,裡頭金屬式神的本體幾乎就無法躲藏,被本宅本來就具有的防衛人偶快速的清理,破除了四周的結界咒文之後,估計使用這股力量的正體,也消耗過度,紫霧跟最開始不同,沒有那麼強大的殺傷力。只有在「這裡」的紫霧力量特別的強,表示主人大概也在附近。

「唷,小孫……槍使得越發長進了。」

「哼,拿著一把破傘你倒是得意。」

「已經移交給你的東西,我從來就沒打算再奪回去。」

葉修跟孫翔的關係說起來要說差也是很差,但實際上兩人的關係說是不合更為正確,孫翔跟葉修所使用的憑依都是同一個規格,有著同樣「箴言」的咒文偶身──一葉知秋。孫翔與葉修同為「戰鬥型」,但孫翔的製作完全是一次意外,並沒有為孫翔準備武器,而同時因為失去了前一個言靈師之後,不再願意與其他言靈師合作的狀態,始祖將其武器取回,轉贈給了孫翔,這一個指令讓葉修獲得了長期的自由選擇,孫翔卻始終沒有真正擁有這柄長槍的保證,畢竟以戰鬥數值來說,葉修確實是這柄武器的實至名歸者,針鋒相對或是徹底走避,這就是孫翔後來的做法。

「感覺到了嗎?」

「啊啊……」

就在那!兩個人同時朝著不同的方向攻擊了過去,只感覺被一陣風向帶著,孫翔第一時間被彈了出去,而葉修的攻擊卻擊中了一個像是金屬般的物體,劈哩啪啦的碎裂開來。就在這一刻,四周的金屬式神都碎在了地上。而眼前則是一雙詫異的眼眸瞪大,但他僅只是退了兩步,並未受到傷害。

「老師?」

「你到底是?」

同樣相當震驚的,還有在後方看著敵人正體的兩個言靈師,這一刻他們像是被扯下了裝飾的外皮,恢復成了兩名十六歲的少年。只因眼前所見的,正是他們在學校裡的老師……簡直難以置信,這樣溫文儒雅的人卻是這兩、三年來,莫名攻擊言靈師家系的真正幕後。而另外一邊,孫翔跟兩個看起來也相當無害的對象也是對峙中……

「不再躲藏了嗎?」葉修手一轉退了一步展開了新的攻擊姿勢。

「我也不算是躲藏。」肖時欽推了推眼鏡,然後笑著說:「只是沒必要躲了。」

「肖時欽!」

那一頭,孫翔跟劉皓打了起來,這個人的戰力並不強,但手段卻是十足的纏人。葉修皺起了眉心,他警覺的意識到眼前的人說的並非虛言,四周確實有些怪異……對了,那些人偶!本來一直以來都跟著葉修一起作戰的那些防衛人偶,突然之間全都停止了動作,不,並不是停止動作。

「怎麼……回事?」

孫翔一個旋身躲開了突然射過來的攻擊。那些停止動作的人偶開始從週遭一個個的聚集起來,反過來對著他們四個人擺出了攻擊的姿態。

「這個世界上所謂的永生,只是將自己的靈魂移入另一個肉身。」

肖時欽的手指上頭,聚集起了特殊的光芒,葉修跟孫翔幾乎是不得不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他們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只能選擇停下攻擊,而同時守在肖時欽旁邊的程泰,一個箭步上前用力的打退了葉修。周澤楷跟王杰希貼著對方,四周滿是舉著武器的防衛人偶。他們對望了一眼,腦袋裡完全搞不清楚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樣的狀況。

「而這個家族所具有的永生的咒術,其實只是那言靈師家系的本宅上頭,所刻劃出來巨大的轉生咒陣。」肖時欽的身體正在吸收這咒陣上的力量,他的憑依像是倒臥在沙漠中頻死的旅人般貪婪的吞嚥著水,「這才是真實。」

葉修半跪在地上,他一開始確實很驚訝,但是很快的他意識到了原因,他用眼角瞄了一眼王杰希那邊,顯然那邊的兩個人也同樣想到了這件事可能的原因──始祖。


半個小時前──

當葉修他們還正在激戰的時候,黃少天與喻文州已經潛入了本宅的內部。走進了這個宅邸真正的真實,跟上頭一般的豪宅不同,底下的世界就像是巨大的迷宮一樣,擁有著無數的房間,陰冷、詭譎……黃少天幾乎可以聞到一股奇怪的濕氣。但又不是腐敗的味道……

「這裡到底是?」

「這裡是『我』真正誕生的地方。」

喻文州站在走廊的盡頭,按下了一個鍵。迷宮的正體在光線下無所遁形,那些房間就像是變成了玻璃一般,透出了裡頭的模樣,每一個房間的上頭都有一個像是睡著般的人漂浮在最上面,而底下則是巨大的水池,裡頭全都是人偶,四肢與軀體漂浮在水池中,滿滿的毫無靈魂與意識的人偶,大量的堆疊在水裡,看起來相當的可怕,就好像走進了什麼棄屍所。

「所有人偶都出生在這裡。」

「這種地方?」

而走廊盡頭的房間裡,半空中的玻璃管內也浮著一個人,跟其他房間不同,底下並沒有水池,他的身體就像是發著光一樣的,金紅色的光芒閃爍著,幾乎讓人移不開目光。但同時也讓人覺得很詫異,因為那個人的臉,毫無疑問的是屬於葉修的。喻文州伸起了手,手裡凝聚著黑色的錐子……朝著那巨大的玻璃管。

「喻文州,你不會想這麼做。」

聲音在這個封閉的空間響起,這時才從玻璃管後走出來的男人,他自動的取下了臉上的面具,幾乎難以置信的是,這個人也同樣擁有著「葉修」的臉。

「索克薩爾的憑依與你的靈魂太過契合,這讓你總是有著出乎意料的舉動,但是我沒有想過你會跟外頭的人合作。」

喻文州並沒有放下手,他對上了眼前的人,沒有因為他的長相而吃驚,只是簡單的望著對方。

「你不如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评论(5)
热度(25)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