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周江]濁流 16

前篇 濁流 01  濁流 02  濁流03   濁流 04  濁流 05   濁流 06  濁流 07  濁流 08  濁流 09  濁流 10  濁流 11    濁流13   濁流14   濁流15

※擷取—ZE—言靈師設定大改動,

※紙人設定有大幅度改動,不遵照—ZE—設定

※擷取FATE咒術人偶設定大改

※劇情純為私設

※帶微葉王、黃喩劇情 (不見得每章都有,但就直接寫在前面,懶得一章章提醒了)

內頁插圖感謝 文藝 美圖

====================

16.

喻文州總是在作夢。

不,人偶不會做夢,只有死前才會有這一世的記憶在眼前流轉。但是他有的時候,總是會看到一些奇怪的景象,一開始就像是閃過一樣,隨著自己的力量越來越清晰,那些畫面卻也越來越頻繁地出現。他曾經害怕過,這是不是表示他身體有著缺陷,他很快就會歸於塵土。但他卻意外的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

那些記憶裡的自己,也同樣擁有著特殊的能力,凝聚著黑色物質……時而捲曲像是鞭子,時而凝煉成利器。

而他並不是人偶,他也是人類。

「過去,曾經有一場大戰。」那個長的像葉修的青年說起,一個漫長的故事,「『像我們』這樣的人,為了保護我們的家人與家族,而選擇使用我們所擁有的力量,參與了戰爭。」

「然而戰爭結束之後,那些力量過於強大的人,反而變成了受人恐懼的生物,至少對於上層來說。覺得像我們這樣的存在不受控管,相當的可怕。於是在歸途之時,那些人全部都被銷毀了。」

喻文州閉上了眼睛,那些扭曲而片段的記憶,似乎開始因為接近了真相而疼痛了起來。

「我們葉家,作為言靈師,在當初擁有咒術能力的各家系之間來說並不是出彩。」那個長的像是葉修的男人開始走動了起來,他眼睛望著喻文州的手動了兩下,「那是因為,葉家真正的力量,並不是言靈。而是人偶的製作之術,在當時可能會被趕盡殺絕的那一刻,我跟我的雙生哥哥,作為家族剩餘的最後兩個人,將咒術人偶的禁忌之術開啟,藉此與之抗衡。」

「那麼,我又是怎麼回事。」喻文州深吸了口氣,然後問出口。

「我剛剛說了,我們是最後的了,卻不是最適合戰鬥的,於是我們利用了人偶之術,將你們的靈魂附著其上,這樣便可使你們藉由憑依繼續活著,只要能活著就能與外頭的那些傢伙談條件。」

「呵呵……」喻文州臉色微變,卻還是輕笑了兩聲。

黃少天的腦容量大概一口氣聽到太多驚世駭俗的訊息,已經將近要爆炸了,他忍不住抱著頭。

「我不懂,所以其實人偶本身,也是人類?」黃少天皺著眉心難以置信的說著,「那這樣,我們一直以來的做法不是很奇怪嗎?我們把這些咒術人偶,做為……」

玩偶或是物品這樣的使用。言靈師甚至對著咒術人偶傾瀉著各種情緒跟慾望,那這樣的話,不就等同於是在對著一個人……各種猥褻跟玩弄了嗎?

「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微小的,被消音的聲音從暗處傳了出來,喻文州第一個聽到了這個聲音,卻來不及阻止,一顆子彈就這麼射進了充滿著力量的玻璃水缸內,破碎的玻璃聲,伴隨著力量控制權的喪失就在此刻。

「那是因為他不想讓『我們』知道,咒術人偶的真實啊。」陳夜輝舉著槍從意料之外走出,他嘿嘿的笑著,「葉秋先生,背叛可是不行的。」

「……呃、唔!陳、夜輝……」

被稱呼為葉秋的男人,這時突然露出了痛苦的神情跪坐在地上。他的身體被玻璃缸內所溢出的水弄濕,裡頭那個「葉修」的身體並沒有因為方才的衝擊損壞,只是載浮載沉著。

「只要再把你殺掉,就破解了真正的永生之術了。」

「你……」就在這個時候,喻文州也同時跪在了地上,無法動彈。

黃少天看著眼前的一切,四肢發軟,但呼吸跟心跳卻極端的急促,他只是個十六歲的少年,他甚至沒有做過幾次言靈師的工作,他除了與喻文州一起的時候,甚至很少使用言靈的能力。但是現在,他必須這麼做!


『去死。』


黃少天大概第一次,這麼激烈的使用著言靈,即便底下的力量中心被毀,卻依然沒有辦法遮掩此刻爆發出來的力量,近乎驚人的話語不斷地傾洩出來,黃少天瘋狂的力量爆發後,身體像是破敗的人偶般倒了下來,喻文州一瞬間眼睛滑過了慌張。在陳夜輝倒地的瞬間,他湊到了黃少天的身邊。

「……少天。」

喻文州並不喜歡自己的言靈師,他一直以來都抗拒著,即便利用了黃少天,讓他找到了自己尋求的真相,但是正如同黃少天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死去,他也……同樣。




「這塊圖地上凝聚的力量,已經失去了主人。」肖時欽恢復了力量,身體不再軟趴趴的,「他們的人還糾纏著我的手下,你得依照約定先解決這件事。」

「我知道了,我知道的。」

肖時欽走到了周澤楷的面前,做為老師與學生,他對周澤楷並無深仇大恨,他甚至對於這個學生相當滿意的,但是做為一個對手,他對這個十六歲的少年也沒有多大的仁慈。他一個彈指,那些人偶將周澤楷壓在了地上,劉皓蹲下身,看著眼前趴著的周澤楷。

「你……」

「你跟你的咒術人偶,是以冥婚的契約連結在一起的吧?」劉皓伸出一根手指,抬起了周澤楷的臉,「如果是以前,我應該會找個人偶利用出軌的方式讓你們的連結失效。但現在沒有時間了,就不用這麼麻煩的方式……這可不能怪我,為了遵守約定讓他們脫身,只得這麼做了。」

「不……」


『滾開。』


周澤楷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用力的掙扎著身體,甚至使用了言術,但現在卻絲毫沒有用處,劉皓手指點上了周澤楷的眉心,像是斷電一樣滋的一聲,周澤楷可以感覺的到,另一頭的消亡。他彷彿可以看見,江波濤突然停下的動作,就這麼失衡的摔落在地上,然後外貌散去……只剩下一體通體漆黑的憑依。




江!

不──

這頭的江波濤幾乎是毫無預警的,突然全身像是抽去了所有的知覺,腦袋裡翁的一聲,他所製造的那些漩渦全都散去,而身體像是失去了阻力往前衝擊,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然後眼中失去了光芒。江波濤想過自己消亡時會做怎麼樣的夢,他想過也許全都是與周澤楷的回憶。但卻沒有想到此刻自己沒有作夢,但卻還想著……他。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戴妍琦縮著身體看著眼前突然結束的一切。

「大概是,主人那邊成功了。」

「是……這樣?」

「怎麼了?」方學才看著戴妍琦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人偶。

「只是覺得,沒有真實感。」

「走吧,我們該離開了。」




周澤楷喘著氣,幾乎要壓抑不住全身上下的憤怒。看著這樣的他,肖時欽突然有股心有不忍的窒礙感,但劉皓早就說過了,江波濤跟其他的高段人偶不同,是憑依本身具有能力,而不是裝載著人的靈魂。肖時欽略感不適的皺了皺眉,然後一個後退,與自己的手下打了暗號。

「肖先生,你想去哪裡?」

肖時欽被發現自己企圖偷溜的意圖,也只是笑了笑說道:「既然已經結束了,那我們就……先走一步了。」

接著不給對方反應的時間,立刻使出了術法逃離,幾乎飛逃出了好一段距離之後,與戴妍琦會合之後,幾個人毫不猶豫地再次轉移了位置。這頭的劉皓也不急著追上去,嘖了一聲,冷笑想著遲早會抓到那些個人。劉皓踩著周澤楷的手,可以感覺到對方身軀打著顫,沒有把一個十六歲的小孩放在眼裡。

「周澤楷……你冷靜。」


『閉嘴。』


四周像是燃燒起來般的響起了像是爆竹般的聲響,將劉皓整個團團圍住,他的聲音嗚咽著發不出聲音,不可能,這怎麼可能!陳夜輝應該已經把言靈師家族的力量給破壞掉了,怎麼可能。


『我要封住你的嘴巴,讓你再也不能說話。』

『不准動,全身的經脈都斷掉,就像我失去江一樣的──』

『周澤楷!不准說出那個字。』


王杰希的言靈切斷了周澤楷本來的意圖,那些直接的惡意是不能從嘴巴裡出來的,這樣會造成不可違抗的後果,絕對不可以。劉皓已經在地上躺著,像是一個廢人般的模樣,卻還是活著。至少還是活著……


『睡吧。』

『周澤楷,休息吧。』


也許是王杰希的言術奏效,也許是本來就一口氣爆發了太多的力量,周澤楷昏迷了過去,至少這一刻,不會再有其他事情了。四周的人偶都突然恢復了正常,葉修跟孫翔也都再次正常的活動著手腳,而在他們要往裡頭走的時候,一個與葉修長得幾乎完全一模一樣的男人走了出來,他身上穿著的是始祖所穿著的衣飾。他們倆個對上眼的瞬間,葉修愣了幾秒,然後顯然很困惑的望著對方。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說來話長。」

葉秋一點一點將剛剛在裡頭發生的事說了出來,基本上連結了這些事,多少目的跟過程是明朗的,那久遠的前塵過往不再多提,孫翔跟葉修先一步進入了地下密室開始復原咒術,侍奉的人偶將江波濤的憑依帶了回來。那完全失去力量的咒術人偶,眼神完全失去了光輝。依照慣例,人偶將失去靈魂的憑依扔進了水池之中,裡頭滿滿的與江波濤相同面貌的憑依。

當周澤楷醒過來的時候,是在本宅的床上,他其實並無大礙,並以最快的時間跟王杰希進行了修復咒陣的工作,為了救喻文州而頻死的黃少天,在喻文州的及時救助下,救回了一條小命,但因為是三個言靈師中最為嚴重的那個,於是只能躺在床上禍害照顧他的喻文州。




無浪,我可以製作給你。

但是靈魂與記憶是同一體的,重新注入靈魂的無浪,無法擁有江波濤的情感。

那是幾乎不可能靠我的力量做到的事。


周澤楷混混諤諤的來到了存放著無浪的水池裡,他被告知,江波濤的憑依就被丟入了裡頭。已經有好幾次,他都想挑下去尋找,但是卻被阻止,裡頭的憑依會對靈魂的熱度有所反應,若是周澤楷進去,很有可能會被偶身纏住,依照周澤楷現在的精神狀況,很有可能會溺死在其中。

「即便是這樣。」

「即便是這樣,我也想試試。」

周澤楷縱身一躍,跳進了那個丟棄著各種憑依的水池,幾乎是在同一刻,所有有著無浪臉的偶身全都聚集了過來,就像是要佔據他般的纏了上去,周澤楷的掙扎幾乎不起作用,也許是因為他無法認真的抵抗,也許他的小江就在這裡頭,也許溺斃在這裡,也是找到他的好方法。


江、

江、

江……

──小周。


幾乎是這一刻,水池裡突然響起了一抹聲音,其他纏住了周澤楷的憑依停下了動作,往後退去,周澤楷在水中睜開了眼,他不會認錯。

這輩子,不可能認錯。

那是他的小江,那是他的伴侶。

周澤楷抱住了那個殘破的人偶,他確實的感受到了,那呼喚著他的聲音。



全文完


其實實體本有肉番外。

评论(6)
热度(37)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