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雲城

[520翔江]無妄海

 @江受安利企划 

就不該偷懶用和諧字眼查詢器草草貼文的。

先把肉前貼上來,晚點補不老歌外連。

翔翔各種霸氣我也是很難............控制。


※ 孫翔X江波濤

※ 玄幻古風paro,魔修設定


* * *


曾幾何時,他少年得意,年僅弱冠便成為了嘉世一派的掌門人,卻沒想到卻陷入了這金玉其外、腐朽其中的修仙大派的內部爭鬥之中,沒能撐起這搖搖欲墜的仙山,只被這沉重的擔子與人世的瘋狂擊落,孫翔這半生的修為就這麼沒了去,他曾經白衣紅帶不可一世,然而如今卻只能滿身血汙的躺在這,不甘的看著曾經的一切逝去,而他做為最後一代的掌門背負著滿身的罵名。

他不甘心。

他不甘願。


「……!」


最後一代的嘉世掌門孫翔喘著氣,瞪著朗朗晴空,直到失去意識的那一刻。

在他完全失去意識前,彷彿是鬼差索命般聽到那似有若無的鈴鐺聲響起。




那並不是錯覺。

那本來若有似無的鈴鐺聲越來越是清晰,只見同時兩個人影越來越接近,襯著黃昏橙紅的景色,他們皆穿著同樣的玄色服飾,而那一身玄色服飾上,僅有一人在腰帶上懸掛著銀色的鈴鐺,每踏出一步,那顯然是特製的鈴鐺皆會發出與一般鈴鐺不同的沉淺聲響,而他的臉上罩著一層玄色面紗,底下的臉龐若隱若現。

只見他們以一種詭譎的身法,輕飄飄的靠近這頭,然後在孫翔的身邊停下了步伐,旁邊另一個人蹲下了身將早已奄奄一息的孫翔身體上搜了搜。


「紅帶、白衣、嘉世令符,左掌教,這就是教主尋的孫翔嗎?」

「我看看。」


只見那個罩著玄色面紗的男人走到了前一個人讓出的位子,他似乎是眼睛不好,臉貼近了人才能看得清,他伸手摸了摸孫翔的臉,像是又確認了一番,然後站起身點了點頭。


「是了,帶走。」


那人輕飄飄地起身,只見另一個人一個作揖的禮節,帶上了已然不省人事的孫翔,兩個人就這麼踏著如鬼魅般的步伐一步三步遠的快速離開。




等到孫翔再醒過來,他人已經身在江湖中聞名的不日天城。

不日天城,魔修大派──輪迴天道的根據地,著名的一半白晝一半黑夜,不光不闇、不清不濁──輪迴輪迴天道輪迴,若天道不仁,則吾相輪迴。著名的只憑教義準則做事,現任教主周澤楷是如此,他麾下的左右掌教皆是如此。


「……嗯?江、醒了嗎?」

「掌門是想問孫掌門已經醒來了嗎?」


殿上的那個俊美無雙之人,便是那教主周澤楷,只見他話僅說了一半,一旁的左掌教就已經將他要問的話猜了個七七八八。左掌教便是那雙眼半盲的江波濤,只見他回到了不日天城,便沒有罩著那層玄紗,底下的容貌雖不及教主天顏驚人,卻也算是容姿俊雅。


「人是醒了,但身子不爽利,想是要人來一趟怕是有些難度,教主想看他得屈尊走一趟了。」

「唔、算了。」

「也是,我也不贊同教主去。」

「江、」

「你休想。」

「江?」

「人可是我帶回來的還要我哄,不幹。」

「江波濤。」

「不幹,就是不幹。」


只見一旁的右掌教方明華跟其他教眾都見怪不怪的眼不抬眉不抽的。




雖然在大殿上跟自家教主鬥嘴鬥的都沒個上下尊卑了,但話到了頭江波濤還是來到了這個小院,只見他踏進那院子的瞬間,就看到孫翔直望著天上那奇異的日月同天的景象。江波濤覺得吧,雖然自家的教主絕對稱得上盛世藍顏,但是眼前的孫翔卻毫不遜色,氣宇軒昂與飛揚跋扈在一個人的身上連綿不絕的交融著。


「江先生有何指教?」


只一句,江波濤便知道這人為何容易受人不待見。

他生的如此張狂,性格也張揚,話裡句間全帶著挑釁與震懾,半分也不服軟,這樣的個性在正道顯然是半點也不討好,也許魔修這隨性的法門更適合他一些,然而現在他內丹虛浮,紫府崩解,若要重建紫府,重新築基是不可能了。


「敝教教主關心孫掌門的恢復狀態,特命我前來詢問。」

「哼,魔教中人如此惺惺作態也是無用,如今孫某已是廢人,你們如此作為也是討不了什麼好處。」

「輪迴天道雖是魔修,但不興噬魂術,我們依器而生與器同修,孫掌門天性與我教中人相合,特此江某誠心相邀。」

「你是傻了嗎?我方才不是說了,我現在一身道行已毀,修什麼修。」

「若江某有能令孫掌門重拾修為的方法,你可願意一試?」


江波濤的眼瞳映著半天星河,一時間孫翔說不清楚是被取回修為所吸引,或是倍被眼前這人的神采所惑,他喉頭一動,潤了潤如火燒般的喉嚨。


「若不是噬魂術那般取人性命的法子。」孫翔似想到了些什麼,「孫某便試試吧。」




沒有說違背意願,沒有提這事是否亂道悖德,孫翔其實很清楚自己沒有那樣的談資與人爭辯,若是以前總在強爭硬奪,然而其實他終究什麼都沒有得到。


「呼、」


在奇怪的藥草桶裡浸上了七天之後,孫翔對鼻間縈繞的藥味已經沒有什麼意見了,這段時間以來,除了另一個被稱為方先生的藥師,便是江波濤日日陪著,有時說上一些言不及義的事,然更多的時間,他只是靜靜地待著。

這對孫翔來說,是一件很奇妙的感受,他過往在嘉世一脈總是不乏跟前跟後的溢美之詞或棉裡藏針那般擠兌之言,然而在這裡,他並未被捧著,也並不被擠兌針對。


「不日天城是很自由的。」江波濤像是從孫翔的臉上讀到了什麼,笑著說了兩句,「當然你要是罵我們教主就是另外回事。不過我也不介意啦,那人可麻煩的呢。」

「嗯?」

「啊,跟你差不多麻煩。」

……


孫翔瞪了他一眼,然而江波濤不知是真看不到或是假看不到,依然笑的沒心沒肝的,彷彿這世上沒人能使他的笑減去半分。孫翔看著眼前的青年,他的頭髮顏色很淺,一雙眼睛也淺,乍一眼像是外域的血統。一開始看不怎麼習慣,久了卻覺得好看,也許是他的笑容──特別的好看。


「你跟那周教主是什麼關係?」

「嗯,周教主嘛,是我的表哥。」

「喔。」

「我其實是胡說的,你別這麼容易信我,我感覺有點心尖疼。」


先卡個位。

晚點補車連結。

评论(6)
热度(48)

用文字留下屬於自己活著的證明。
《全職》傘修、邱葉、黃喻、韓張、周江、葉藍....
《UL》敵國組
《EVA》薰嗣

© 天上雲城 | Powered by LOFTER